绝代艳修之旅 第一集(下)

  • 绝代艳修之旅 第一集(下)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摘要

本文最后由
abcd12342001

2010-4-13
02:05
编辑第一集
艳鬼逼人
第十一章
色诱淫戏

本文最后由
abcd12342001

2010-4-13
02:05
编辑

第一集
艳鬼逼人
第十一章
色诱淫戏

一夜未眠,乔三难免有几分困顿,可刚一见到卿娘正在厨房忙碌的倩影,他立刻变得精神抖擞,意兴飞扬。

“嫂嫂,我帮你!”

卿娘脸颊一红,很不自然的松开了手头的活计,“你……还是休息一会儿吧!昨夜是不是又在外忙了一宿?”

“嗯!”乔三心中是喜意翻腾,嫂嫂的关怀自然不是第一次,但这种隐带酸意的语气却绝对是第一次。

乔三一边往灶里添加柴火,一边表示清白道:“再隔几天要开什么选举大会,我昨夜被叫到郊外的城隍庙去了一趟,一来一回就白白耽搁了一整夜……”

“哦!”叔嫂二人心绪都是千变万化,脸上神色又都保持着波澜不惊,小叔详细近乎啰嗦的解释,同样让花信少妇芳心忍不住生出丝丝窃喜。

片刻沉默后,乔三突然话锋一转,称呼一变,语带炙热道:“卿娘,我买了枝珠钗,你看好不好看?”

“不……我不要!”见乔三似乎还有坚持的意思,卿娘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三弟,你不要逼我,不然……”

还是这一招,不过却每次都能奏效!

要害被切中的乔三只能再次无奈低叹,然后老老实实离开了厨房,不过那珠钗却被“遗忘”在了灶头上,最后被卿娘犹犹豫豫的玉手装进了怀中。

美妙的情愫在温馨中盘旋而出,宁静的气息一点一滴的加深着叔嫂禁忌的波澜!

※※※
※※※※

当乔三重新出现在集市上时,已是午后时分。一上午的睡眠让他神清气爽,充满斗志的踏上了最有“钱途”的工作岗位。

“三哥,你昨天又怎么提前走了,害的人家窑姐儿一个劲儿抱怨,说老大你不是男人,嘎、嘎……”

一群泼皮可不懂什么礼仪尊卑,虽然很是服气乔三,但在言语上照样嘻笑调侃。

“他娘的,改天老子一定弄得她下不了床!”乔三习以为常与兄弟们玩笑了一番,然后猛然振臂一呼。

“兄弟们,他娘的给老子开工啦——”

汗……泼皮开工?!当然是坑蒙拐骗、敲诈勒索!

“娘,这家伙简直不是人,比鬼都不如,竟然连老婆婆的钱也勒索!”

屋檐暗影下,纯净女鬼苍白娇弱的面容闪过阵阵幽沉的光芒,善良的少女怎么可能看得惯泼皮所作所为?!

“小幽,这种人渣死不足惜!咱们继续跟下去,只要一有机会就动手!”鬼姬的灵体似若美丽的诱饵,散发着致命的幽香,随时做好了“诱杀”的准备。

自龙母给了法力后,母女俩已勉强可以在白天行走,但还是本能的惧怕阳光,只能隐身穿行在阴暗的角落。

“老大,他娘的钱收完了,咱们喝花酒去吧,你昨天跑掉了,今天不会又中途开溜吧?嘎、嘎……”

“操!去就去,老子是金枪不倒,只是那些小娘们儿不够漂亮!”乔三带头向青楼走去,男人的本性怎么可能在这方面示弱,更别说阳气旺盛的他!

“耶……嫖妓去喽!”几个小混混大呼小叫,生恐别人不知道他们伤风败俗的豪举,引来路人纷纷侧目,暗叹果然不愧是流氓泼皮,连逛青楼也是这么“光明磊落”!

“小幽,快,娘有办法了!”鬼姬眼眸一转,灵光闪烁间,一个绝妙的主意爬上了心海,盘旋纷飞,再也抹杀不去。

一对女鬼飞速穿墙越壁,径直进入了倚红楼。

“老鸨,快出来,咱们三哥来挑姑娘啦!”

又瘦又高,外号“油条”的小泼皮抢先冲入了青楼,一边抱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妓女一阵猛啃,一边怪笑着摆了老大一遭,“三哥说了,他今天要展示一下金枪不倒的绝技,嘿、嘿……”

“对、对……”另一个外号“烧饼”的小泼皮立刻推波助澜,矮胖的身形正巧与油条相映成趣。

大胆三习惯性的坐入了一角的椅子,然后就准备听听小曲、喝喝小酒,打发无聊的日子。一见这些卖弄风骚的青楼女,他就忍不住暗自撇了撇嘴,家中的嫂嫂可是六盲镇第一美女,长期受其熏陶的家伙眼光早已被养得无比挑剔!

这时,一脸市侩的老鸨子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去招呼其他要求简单客人,反而一脸得意的凑近前来,
“三哥,小妇人这次可不白收你的银子;告诉你,我们倚红楼今儿就来了一位绝色美女,还没开始接客呢!看在三哥面子上,奴家才第一个告诉你!”

“老鸨,你他娘的是铁了心要赚老子的银子,是吧?!好,那就瞧瞧!”

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乔三此时此刻必须随波逐流,更何况他男人的潜意识也希望有艳福临头。

“行,三哥你就等着瞧好吧!”

老鸨子心情莫名其妙好一阵轻松,好像完成了一件丰功伟绩一般,满心欢喜小跑着冲向了后院。

红粉霏霏的房间内,一个女人正悠然对镜梳妆,光滑的铜镜映出了鬼姬艳丽丰润的容颜。

“娘亲,你真准备诱惑泼皮三呀?!”小幽的声音在女人身后出现,很是好奇的追问道:“那坏蛋的阳气那么厉害,母亲你要怎么诱惑他呢?!要不要女儿帮忙?!”

“这……”对于还不解人事的女儿,鬼姬真是难以解释,哭笑不得一脸尴尬道:“小幽,你只需要在外面守住院门就可以了,不要进来影响娘的计划,记住了吗?!”

※※※※※※※

“幽娘见过三爷!”大胆三刚刚走进厢房,一位彩衣女子已抢先盈盈一礼,然后缓缓抬起头来,如水似雾的美眸偷看了乔三一眼,眼带羞意,眉露怯色,随即掩唇退回了摆放菜肴美酒的小圆桌旁边。

乔三只觉眼前一亮,呼吸发紧,他终于看到了美女——不,不是美女,而是尤物,一个艳色堪比卿娘的绝代尤物!

这幽娘体态丰腴,相比嫂嫂少了几许端庄优雅,却多了三分妖娆艳丽,更能勾动男人本能的热血冲动。

“鬼迷心窍”的老鸨自觉退了出去,幽娘低垂的眼帘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得意,色诱——这就是龙母提点的妙计!

要想让泼皮无赖自愿受死,唯有让他酒色迷心时,自动张开嘴唇与心神,而鬼姬到时自可长鲸吸水,把个无耻泼皮吸成可怜人干;成熟女鬼为此是煞费苦心,不惜化身落难妇人投身青楼这等女人的火坑,张开罗网等待大胆三这色狼自动跳下。

“三爷,来,奴家敬你一杯!”劝酒的同时,幽娘悄然看了看清澈的美酒,那里面可有她从鬼林带来的迷魂草汁,专门用来对付这难缠的泼皮三。

幽娘只是浅浅的沾了一下,她一杯酒还不见少,可乔三已一连被灌了好几杯。

“嗯,这酒真烈!唔,我头晕!”乔三似乎嗅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挺拔的身形开始摇摇晃晃,脑海更是迷迷糊糊。

幽娘得意而笑,随即冷声命令道:“大胆三,放松心神,张开嘴!”

“阿切!”鬼姬刚要俯身上前,迷糊的乔三突然一个神奇的喷嚏,接着就——清醒过来。

“啊……三爷,你?!”鬼姬心中大吃一惊,想不到连迷魂草也不能制服这死泼皮,难道真要以身色诱?!

“吼、吼……”鬼姬还在犹豫,乔三突然发出了阵阵奇怪的呻吟,然后急色的扑了上来。

大胆三人是醒了,但心神并没有醒,就在他迷魂草入体之时,他眉心的热气又爆炸了,就像上次强行刺入卿娘蜜穴时一模一样;不同的是,他对窑姐儿没感情,只有欲望——黑暗的欲望,比上一次强大数倍的黑暗欲望!

啊!怎么会这样?!怎么办?是不顾一切完成任务,还是立刻逃走?!

鬼姬心慌了,意乱了,在乔三其势汹汹的虎扑下,她本能的感到了害怕!鬼姬怎会想到,迷魂草对于乔三来说,不是迷药,而是无比强烈的催情媚药!

化身幽娘的女鬼还在犹豫,她的身体突然条件反射的弹跳了起来,惊恐的脸颊忽青忽白,忽红忽黑,胸前还残留着泼皮三狠掐的火辣辣!

“咦?!幽娘,你干什么?!”

乔三不满的瞪着花容失色的女人,这可是妓院,幽娘是妓女,自己是买欢的恩客,这点动作可一点也不过分!

怪啦……真是一个不一样的窑姐儿!

“唔……三爷,坏死啦!别……别捏,人家……受不了啦!”片刻时光,幽娘已在适才的羞愤中下定了决心,半真半假在男人怀抱中扭动娇躯,巧妙化解了泼皮三的怀疑。

想不到这死泼皮这么难缠,看来不付出点代价是不可能的了!

“嗯!”异变的乔三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反手搂住女人柔腻肉感的腰肢,大手顺势下滑到了翘挺浑圆的美臀之上,五指重重的揉搓女人的臀肉,然后手掌一翻,用指背在女人浑圆香腴间挤压、探索,弄得幽娘的香臀禁不住用力一夹,深深的臀缝羞人至极的夹住了男人的手指。
第一集
艳鬼逼人
第十二章
香艳亵玩

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乔三当了几年的泼皮,耳濡目染,见多识广,黑暗欲望支配着他开始了香艳的亵玩之路。

“啊……三爷,坏死啦!”相比乔三这“半专业”的恩客,幽娘这鬼妓可就业余多了,就连挑逗诱惑客人,翻来复去也只有那么几句。

幽娘腰肢被男人用力向前一带,整个平坦的小腹都贴入了男人火热的怀抱,柔腻的女体清晰的感受到泼皮那坚硬的物事,而且还正巧顶在她小腹的销魂漩涡上。

幽娘向后微扬的面容还未发出惊叫,男人的突袭已占据了她只属于丈夫的檀口。

“无耻,下流……”鬼姬一边暗自咒骂,一边急速调动鬼力,她等待的就是这一瞬间。

虽然与计划不符,但也是错有错着!吸——赶紧吸,把这恶棍泼皮吸成人干,吸得魂飞魄散!

鬼力飞升,鬼姬的丹田变成了飞速旋转的“黑洞”,强大的吸力长驱直入,径直扑入了男人的丹田重地,然后好似饥渴的野兽张开了巨口!

“呃——”女鬼的身形突然好似雷击般连连抽搐,体温更是忽热忽冷,这一次受到的阳气冲击竟然比上一次更加强烈,差一点让她魂飞魄散!

遭啦!想不到龙母提点的办法竟然也不行,原来这泼皮恶棍这么强大!

“哈、哈……幽娘,你可比外面姑娘们的本事儿差远了!”不待女人回过神来,逃过一劫的家伙丝毫没有危险的自觉,大手横空一抓,狠狠扯住了女人的衣裙。

“哗……”幽娘鲜艳的彩衣被扯开,半边丰润的香肩落入了男人视野之中,红红的肚兜也未逃过男人火热呼吸的喷溅!

春戏终于开始升级啦……

圆润的香肩虽然多肉,但绝不臃肿肥腻,面对如此美肉,男人却不懂温柔,噗的一声,一大口烈酒喷洒在女人酥胸肚兜上。

肚兜本就细腻单薄,经此一喷,更是与饱满双乳紧密相贴,曲线必露;酒香弥漫,肉香四溢。

酒色交相辉映间,乔三的眼神死死留恋在女人酒珠闪耀的乳沟内,心神拼命想钻进去,一探尤物豪乳之颠的鲜红娇嫩。

任务失败的幽娘这一次是真正的害怕了,下意识双手护胸转身就逃。

“哈、哈……”豪放的恩客完全把女人的羞急当作了调情,迈开大步就向女尤物妓女追来,欣长的手臂连连挥动,将慌不择路逃入死角的幽娘外衫纷纷扯落,碎布在地上拖出了一条暴虐的轨迹。

又羞又恨的鬼姬似若惊慌的小兔,恐惧的呼吸又羞又急,牵动双峰不停的起伏;她双手越是用力保护双峰禁地,却殊不知这样一夹,高耸的乳峰反而更被夹出了又紧又深的沟壑,还有最为迷死人的乳浪起伏!

乔三黑暗的性致已达前所未有的高度,面对妖娆迷人的窑姐儿,男人无所顾忌,一把将幽娘安的半身倾倒,香臀高翘,然后兴起之下,大手一扬。

“啪、啪……”清脆的掌声过后,女人丰腴的圆臀上留下了一道淫靡的掌印,极度征服的快感让乔三万分得意,大手紧接着好一阵揉捏、拍打。

强劲的力道创造了无尽淫靡的五指红印,在把幽娘肥美的香臀打肿之后,他又将美酒喷洒在颤抖的臀肉上,然后伸出红舌在上面轻轻吮吸……

泼皮三一手握住一个颤抖的玉峰,然后用力向中间一挤一撞,饱满的乳肉在美妙的闷响声中碰在了一起。

双乳连续不停的对撞,女人的硕大丰满让这淫戏更是火热自如,层层叠叠的乳浪在男人眼前飞速荡漾!

鬼姬再难忍受男人的恶行,急怒之火让她脑海一热,手指一抖,指甲悄然变成了长长的鬼刃。

得到龙母提升后的鬼力已能刮起凌厉的劲风,鬼姬发丝飞扬,杀气冲天,指刃一下子就刺穿了乔三的衣袍。

“啊……”发出惨叫的依然不是酒色迷乱的乔三,而是恼恨无比的鬼姬,男人体内突然暴涨的阳气又一次印证了龙母的警告!

鬼姬好似风中枯叶,灵体正巧落到了床榻上,帐幔震颤,被褥翻腾,引得不知内情的男人——心花怒放。

“嘿、嘿……幽娘,你的小花招还挺多嘛,连上床也这么别致!”

男人一边大步向春帐逼近,一边自行宽衣解带,“美人儿,不用急,三爷来啦!”

鬼姬逃过了魂飞魄散之危,但却逃不过好色泼皮的欲望之火。在乔三的逼压下,她再也顾不得什么使命,还是先自保再说!

逃!赶快逃!意念一动,鬼姬就欲化为缥缈的灵体隐身而去。

“唔……完啦!”

前后不倒眨眼的时间,鬼姬就由慌乱变成了惊恐,由惊恐变为了绝望。此时此刻,在乔三阳气笼罩的范围内,她不仅难以逃走,就连变回灵体也难以办到!

天啦,这可怎生是好?!做人时为了贞节变成了鬼,难道做鬼还躲不过被蹂躏的命运吗?!苍天呀,这是什么世道?!

危急时刻,异变突生,尖利的叫声在粉红的空间内回荡。

鬼姬回神一看,竟然是女儿不顾一切向乔三冲来,其结果自然也没有悬念,唯一不同的是,小幽运气更好,被反震出了房外,侥幸逃过了可恶阳气的力量范围。

“咦?!怎么有寒气?!”小幽的攻击虽然没有伤到泼皮无赖,但却让乔三感到一股寒风吹过,诧异的望了望窗外的盛夏阳光。

“蹭、蹭……”瑟瑟发抖的鬼姬得此机会,聪明的飞速溜下床来,丰满的美臀拼命向门外冲去。

“哈、哈……还玩!”可惜男人欲望涌动的大手又破灭了幽娘的幻想,乔三稍稍冷却的黑暗欲火瞬间卷土重来,“好啊,宝贝儿,咱们再玩大一点!”

对这窑姐儿的“演技”真,他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一会儿骚浪投怀,一会儿又全力反抗,这荡妇与贞女的交替,反而更加勾动了男人眉心的热气凶猛肆虐!

“呜……”乳珠被噬咬,桃源芳草被泼皮狠狠扯落,当乔三玩性大发,尽情蹂躏幽娘女体之时,女人终于吓得“哭”出声来!

女人始终是阴柔偏弱的动物,即使是女鬼,她本质上也是一个女人,当无穷的恐惧弥漫身心之时,当自身力量难以反抗只能任凭宰割时,鬼姬就像个小羔羊一样哭了!

“求求你,放……放了小妇人吧!呜……”泪珠涌出了眼眸,梨花带泪的美艳妇人芳心无比的哀羞,她不仅是害怕,而且还羞愤到了极点,想不到在恶人这番肆意的玩弄下,自己两腿间竟然已泥泞一片!

呜……天啦,难道自己真是一个淫荡的女人?!那自己当初自杀又为了什么?!

生理的反应背离了心灵的控制,意识的痛苦远远胜过肉体的折磨,鬼姬并不明白,错不在她,而在于泼皮三眉心那股热气的强大诡异!

“母亲,你坚持一下,我去找老鸨!”关键时刻,灵秀天生的小幽给予了母亲反抗的动力,纯净女鬼在危急中灵光闪现,想起了化解危险最为合适的人物。

“嘿、嘿……幽娘,宝贝儿,你看,你的毛毛都湿了,还是让我给你梳理一下吧!”

有反抗才有压迫,有难度才会有乐趣!乔三最是信奉这一点,长期在青楼闲坐的家伙这一次是真正尝到了异样诱惑的滋味!
第一集
艳鬼逼人
第十三章
女鬼的哀羞

“啪——”大手飞舞,爱痕绵绵!

乔三亵玩女人的双臀,狎弄尤物的双乳,淫戏幽娘的娇躯,黑暗的欲望令他玩得不亦乐乎。

“呀……好疼!”鬼姬这是遇到了克星,乔三的阳气让她变成了最为柔弱无助的小羔羊,美艳女鬼在哀羞中,做着一次比一次势微的反抗,

男人喉间一阵火热的滚动,伴随兽行回归的是牙齿将女人乳珠向上拉扯,扯得女人的玉体不停向男人紧贴。

“呜……求求你……松……松口!”

绝望与仇恨交织,快感与贞节纠缠,幽娘软求不行,开始切齿的诅咒,恨火在欲火中显得特别诡异缥缈,“恶贼……我死也不会……啊……放过你……呀!”

“嘿嘿……幽娘,我也不会——放——过——你!”话音未落,乔三的中指已强行插入了女人的幽谷,连续不断的摩擦声成为了房中的主旋律。

可怜的幽娘又怎是乔三泼皮无赖的对手,男人阳刚之体似若一座大山横亘在她两腿内侧,手指还在春潮间进出,昂扬巨物已剑指玉门媚肉,让花容失色的鬼姬顿觉天旋地转!

完啦!这下真的要玩完啦!无耻恶人随时可以刺穿自己贞洁的蜜穴。

“唔……呜……”鬼姬如泣似诉的呻吟在唇边回荡,生理的快感让她本能的扭动腰肢,心理的痛恨又让她五内如焚烧。

“天啦,那玩意儿怎么……那么大?小穴恐怕都会……啊!我这荡妇在想什么?!不……不……我不是荡妇……不是……”

痛苦的挣扎,矛盾的呻吟,天人交战的心灵,幽娘用力掐着自己最疼的地方,心中更痛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死去,这一切为什么不是一场恶梦?!呜、呜……

“宝贝儿,你这么快就爽了呀!”乔三这家伙还真是没心没肺,差点把人家弄得魂飞魄散,他还以为自己用口手把美人儿弄得欲仙欲死!

“哈、哈……”见幽娘犹如一汪春水瘫软无力,乔三更是意兴飞扬,手指一收,狂野的大手一抄一分,坚定的分开了女人的玉腿,硕大的玉柱与火热的眼神同时向女人玉门扑去。

“啊……”前所未有的惊恐让幽娘惊醒过来,灰暗沮丧的玉手下意识一伸,险之又险在洞口前握住了男人的玉柱前端,那雄伟滚烫的触觉又让幽娘一颤,差一点就危险至极的松开了手掌。
第一集
艳鬼逼人
第十四章
迷乱

狗急会跳墙,人急能生智,女鬼惊急之下,也想到了化解危机的“好”方法。

“三爷,好三爷……别急嘛!”

娇腻浪声之中,鬼姬平坦肉感的小腹往上一挺,浓密的芳草在空中划出美妙的轨迹,与男人的玉柱——交错而过,整个桃源贴到了男人强健的腰部,用丰润的香臀巧妙的压住了阳物!

如此简单的措施当然不能抵挡欲火升腾的乔三,幽娘不待男人二次挺身,抢先手足用力,丰乳肥臀在纱帐内划出了一记销魂的圆弧波浪。

“咦?!”等乔三诧异而兴奋的叹息冲口而出时,幽娘整个娇躯已坐到了他的大腿之上。

“幽娘,你这是……?”别看乔三这家伙阳气旺盛,自称金枪不倒,但在男女之欢上,除了与嫂嫂那次灵欲交融外,他其实还是个白丁!

“咯、咯……”鬼姬用阵阵浪笑掩饰了眼底的惊慌与仇恨,媚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双乳,含羞带怯对无耻泼皮道:“三爷,奴家先用这儿帮你消消火,咱们有的是时间,别急嘛!”

“嘿嘿……那就试一试!幽娘,夹紧一点……”乔三可不会让女人轻松把时间拖过!

幽娘没有办法,唯有老老实实上身前倾,用她的那一对跳跃高耸的丰乳夹住了男人的阳物,两手同时挤压自己的乳峰边缘,用别样的“销魂洞”转移着男人的欲望。

“啊……”低低的呻吟同时在两人唇边回荡,乔三在如此柔腻的夹击下,黑暗之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能让一个女人摆出如此淫靡的姿势,男人的征服感自然强犹如飓风刮过!

幽娘开始了生疏的上下起伏,哀羞的心绪也压不下女人视觉的冲击,每一次下沉,那超越寻常的凶物就会挤出乳肉的“夹缝”,好似一头巨兽般向她的唇舌扑来。

天啦!真大,真烫,而且……而且煞是神奇!

坚挺不乏细腻,硕大又不失红润,常人黑不溜秋很是难看,这泼皮的玩意儿却隐隐散发润白的光华,圆头顶端那小小的细缝已溢出丝丝水渍,非但没有腥骚的气味,反而还散发着如兰似麝的馨香,让鬼姬玉容不知不觉离那羞人之物越来越近……

“嗯……夹得好!幽娘,再快一点……”

乔三享受一会儿过后,高涨的欲火让他忍不住向上迎合,一次出乎意料的猛烈上冲,竟然……嘿嘿……竟然一下子冲入了女人被娇喘吁吁的小嘴!

丰润微翘的朱唇被迫分开,坚硬的皓齿也挡不住男人欲望的涌动,幽娘受惊的香舌原本想要尖叫,不料刚一伸展,竟然把男人圆头上的淡淡水渍舔进了嘴中。

一男一女几乎同一时刻仰脸尖叫,乔三自然是舒服的不知天南地北,而幽娘则是羞急的不知今夕何夕。

兴发如狂的乔三无师自通的昂然站立,不受控制的大手将女人散乱的发丝抓在了指缝间,一边将女人小嘴向自己的阳根拉近,一边以魔鬼般语调威胁道:“夹住它,用小嘴!不然……三爷就立刻干你的小穴!”

在最可怕的威胁笼罩下,妥协的泪花一涌而出,幽娘半坐而起不敢有半点怠慢,生恐男人真把目标转移!

“嗯……好好替三爷含一含!啊……对,就这样,含住它……哦……”

幽娘双手被迫握住了阳根,玉脸机械的前后起伏,屈辱与悲怨充斥了身心。

呜……女儿,快搬救兵来呀!快呀……娘亲坚持不住啦!

“噢……”乔三昂首而立,幽娘跪坐在他面前,男人得意的面容微微低头一看,正巧看见自己的宝贝在女人小嘴间忽隐忽现!

“噌……”阴暗的欲火一下子冲上了头顶,淫戏的刺激绝对不可抗拒,看着自己的阳物在一个陌生而艳丽的女人嘴中进出,看着尤物的嫣红双腮忽缩忽涨,乔三心中别提多么自豪满足,本能的前后律动自己的腰肢,追寻每一个男人都最喜欢的酥麻刹那!

阳物与女人朱唇的摩擦越来越快,越来越急,鬼姬脑海已是一片迷乱。

羞耻、愤怒、快感、仇恨……所有的意念都交织在一起,让她在痛苦中陷入迷乱,在挣扎中达到了——高潮!

“呃——”如此淫戏亵玩中,鬼姬赤裸的玉体连连颤动;在阳气环绕下,她温凉的幽谷竟然竟然开始了久违的“抽搐”!

“天啦!自己真是淫荡的女人!”

长久的信念受到了致命的冲击,这远比肉体的伤害更加难以承受,哀羞的女鬼心灵逐渐迷糊、沉沦!

“我是一个贱女人,我是一个贱女人……”

当幽娘下意识伸出唇舌卷缠男人的圆头柱身时,她终于由清明陷入了心灵的死角,半痴半傻,对外界也没有了反应!

“呃……深一点,对……”乔三可不知道自己摧毁了一个女鬼的心灵,色欲飞涨的家伙正在为女人的配合而大为兴奋。

阳根不停穿过朱唇,刺入小嘴,然后在香舌的卷缠中继续向里深入……

反反复复抽插之中,圆头进入的越来越深,浑身火热的泼皮清楚的感到,每当自己扯着尤物的秀发迎合之时,阳根就会狠狠刺入她温润的喉咙,就像插入蜜穴一般美妙,而且还特别的紧、特别的暖……

“啊……”男人的呻吟悠长低沉,乔三每一次插入“深喉”,总是会研磨片刻,让圆头最敏感的马眼久久停留一番。

“呜……”幽娘早已泣不成声,心海的屈辱无边无尽,身体的快感同样一望无边。

她在淫靡与混乱中——彻底沉沦了!

泪水越流越多,樱桃小嘴的吞吐、玉手的套动、对男人春丸的抚摸……也越来越快,香舌的卷动持续了好久、好久……一直到泼皮三身形猛震!

“呀——”

乔三只觉腰椎一麻,喉间一声闷吼,雷电般快感沿着背脊冲上了头顶,又从上而下冲入了丹田,最后,滚烫的火山完全爆发了!

一发发流弹凌空喷射,第一发射在幽娘小腹上,第二发喷在乳沟正中,第三发涂上了玉脸,第四发涌入了小嘴……然后是汹涌奔腾的欲望洪流!

“咕噜、咕噜……”幽娘想把阳根吐出,可乔三却更加粗野的用力向里一插,直接插入了“深喉”,最为美妙动听的声响出现了,最为销魂荡魄的刺激降临了!

白色岩浆强劲的冲击,促不及防的爆发,被阳气弄傻的心灵,还有那别有滋味的味道……这些“巧合”加起来就成了“必然”,尤物女鬼必然的悉数吞下了男人欲望的琼浆,只在嘴角溢出了几点极其淫靡的白色痕迹!

“啊……幽娘,宝贝儿,真爽!”阳根天长地久般的跳动终于缓缓结束,直到此时,泼皮三还以为尤物实在履行窑姐儿的责任。

依然坚挺的阳根顺着女人的小嘴、脖子、双乳、小腹、玉腿……拖出了湿淋淋的淫靡轨迹,最后停在了女人春潮泥泞的玉门方寸地。

一代色狼怎会这般容易打发,不真真正正插入女人的身体,他又怎会结束?!

“不——”一身淫靡痕迹的鬼姬吓得瘫软在地,她没有想到,泼皮竟然强悍到这种程度,难道经受那等淫辱后,自己还是难逃被强暴的命运吗?!

呜……不长眼的老天!

就在这时,已被鬼姬忘记的救星终于来到!

房门被几个大汉重重踢开,气势汹汹的老鸨不顾烟尘碎屑的弥漫,当先第一个冲了进来!

惊怕的却不是飘飘欲仙的乔三,而是被救的鬼姬;女人的本性真是奇怪,嘴边兀自残留白色痕迹,她却不愿被众人看到自己赤裸的玉体!

“唰……”焦灼的意念还未进入心房,女鬼的灵力已抢先射出了双目,奇迹发生了,以往绝不可能出现的一幕出现了,鬼姬竟然轻易的控制了老鸨与一干打手!

难道是因为她吞下了泼皮三的岩浆?!呼……

事情再无变化,乔三被一干打手强行“请”了出去,除了泼皮三外,神色呆滞的众人根本就看不见软倒一侧的美艳女体。

“一群神经病!”对于老鸨等人莫名其妙的来去,乔三的精明好似已随着欲望一起流泻,一时间根本想不出答案。

他又怎么可能,怎么愿意相信,让自己尽情淫辱肆虐的尤物会是一个人类谈之色变的女鬼?!

乔三一走,被玩弄到虚脱的鬼姬这才得到了自由,如释重负的叹息还在房中打转,焦急的小幽已穿墙而入。

“小幽,你记住,从此以后,泼皮三就是我为娘不共戴天的——大仇人!”鬼姬用一生最凝重的语调,咬牙切齿地把仇恨刻入了女儿心间,“不杀此贼,誓不投胎!”

阴森的鬼力在空间回荡,一对鬼母女携手穿墙而出,离开了这令鬼姬羞愤交加的淫靡房间。
第一集
艳鬼逼人
第十五章
十阳之秘

几乎是乔三高潮激射的同一瞬间,九幽宫内就传出了狐后惊喜的笑声。

“启禀万妖王,小狐又感应到了淫血气息!”

汗……乔三与淫狐的感应还真是“不离不弃”!

“狐后,这次能测出大概位置了吗?”万妖王竟然又开口了,那团神秘的黑雾随着话音一起缓缓流动。

“东胜神州,敖来国境内,临近东海一带!”狐后眉心淫血印好一阵颤动,全力施法的淫狐结合山川地理,最后肯定道:“十阳珠内还有鬼王的气息,不出意外,十阳珠落在了地界东门——鬼林内!”

“鬼林?!”一干妖魔齐齐一震,心神变得一样亢奋。

“十年,整整十年啦,咱们妖界再也等不起了!”

王座之上传来了神秘妖王幽沉之音,“没有强大法力帮助,十阳珠虽然不易融合,不过一旦第一次变异成功,就是法力通天也再难将之取出!你们千万要记住,一定要在十阳珠第一次异变前把它找回来!”

缥缈的话语微微一顿,万妖之王凝声道:“上天待我妖族众生不公不平,吾等修炼比之庸碌凡人还要艰辛数倍,唉……可恨的虚无苍天!不过,如果有了十阳珠,一切都能改变!”

感慨的语调再次回荡,黑雾的运转突然猛烈,“十阳珠乃混沌法宝,遇正化为‘十阳不灭体’,入邪则为‘十阴不灭体’;不论十阳还是十阴,都是不死不灭;历经十次死劫后,必将进入至高之‘混沌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