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大战准新娘同事

  • [转载]大战准新娘同事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摘要

大战准新娘同事因为要赶一个提案,所以加班加点通宵工作,从周二早上9:00开始直到
周三晚上12:00,连续奋战整整39个小时。

大战准新娘同事

因为要赶一个提案,所以加班加点通宵工作,从周二早上9:00开始直到
周三晚上12:00,连续奋战整整39个小时。

我叫邓楚文,广告公司的客户经理,30岁了,收入还不错,但加班对于广
告公司来说是家常便饭,老婆也渐渐习惯了,所以就加班来说本来实在不值得一
提,但是公元2006年10月17日加班到18日午夜12点却有必要一说,
最后我的提案大获成功都不是关键,关键在于午夜12点后的15个小时。

故事要说的清楚,有些背景就必须要交代,但有些我会穿插在故事里面说,
这里先要介绍另两个关键人物。

周文媛,女,27岁,身高168厘米左右,体重应该在51公斤上下(根
据我抱起估计出来的),三围不是很清楚,胸不是波霸型,可是很坚挺,臀部非
常丰满且上翘,腰身纤细,小腹平坦。她的长相不是非常靓丽的类型,不过很耐
看,而且非常具有知性女性的那种气质韵味。她是我的同事,公司的文案指导,
有一个交往了一年多的男友,已经决定将在2006年11月9日结婚,我的这
个提案她也要参与,所以跟我一同加班。

文媛人比较开朗,平时比较话多,尤其跟我很说的来,用她的话说觉得我像
她的大哥哥,于是有些亲密动作她自己不觉得,可我毕竟是男人,刺激袭来偶尔
也要意淫一番,所以,她在我的想像中早已经被我奸过很多次了。

故事正式开始在10月18日(周三)午夜12点,因19日下午3:00
要正式提案,而当时我的工作基本完成了,就是还有部份创作稿纯纯还在修正,
文案部份也基本完成了,不过文媛在做最后的校对。为了给19日的提案储存精
力,我给文媛和纯纯交代了几句后就进休息室睡觉去了。

公司的休息室不大,有一个可以折叠的沙发床,一张小桌子,平时会在这里
开一些头脑风暴会议,折叠沙发床打开也不是很大,一个人睡还蛮舒服的,两个
人的话就有些拥挤了。

因为我老婆习惯裸睡,天气凉一些的时候会穿一个很短的睡裙,站起来只能
遮住屁股,躺下就很容易露出下半身了,我常常在加班到深夜回家,那时她通常
都睡了,我疲惫的时候呢就先睡,半小时到一小时后开始跟老婆做爱,不是很累
的时候就直接抱住老婆,开始上下其手,通常十分钟左右,就可以让老婆在睡梦
中激起情欲,然后我就长驱直入,老婆的身体很敏感,在睡梦里面愈发娇羞,通
常要我抽插半个小时左右才会醒来(这也是另一个故事,所以会放在以后记叙,
这里只是强调我的习惯)。

睡得迷迷糊糊之中,我早就忘记了这是在公司休息室,还以为是家里的大床
呢,一个翻身,抱住床上的老婆,发现老婆竟然穿着衣服,我迷迷糊糊的说了一
句「怎么还穿着衣服啊?」,其实那时我自己也穿着衣服,双手自然的就拉起她
的衣服,从下面伸进衣服里面,握在老婆的乳房上,开始揉捏起来。

我的欲望很快就升腾起来了,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也穿着衣服,虽然觉得很奇
怪,可是也没有深思,迅速的解开自己的裤子,释放出早已暴涨的肉棒,一只手
继续揉抚着老婆的乳房,另一只手已经游走到了老婆的小腹下。

当时真的是只觉得奇怪,并没有其他想法,因为我发现老婆穿着裙子,里面
还穿着短裤,是那种平角的蕾丝透明纱线的内裤,老婆都是裸睡,而且穿的也大
都是t字裤。但是欲望来了,我也没有想太多。

我直接将手轻柔的探进老婆的内裤,抚摸起老婆的阴部花瓣,很湿,加上感
觉到老婆的不同,有强烈的陌生感,更觉刺激,于是将老婆的短裤褪下来,露出
潮湿的花园,再把老婆的屁股向我身边搂了过来,暴涨的鸡巴在老婆的穴口摩擦
了几下,然后便挺进老婆的花园深处,我微微感觉到了老婆的抵抗,于是一手搂
住老婆的腰,一手搂捏着老婆的乳房,下身开始挺动抽插。

「老婆,今天你怎么了,还穿着衣服睡?」我问道,但感觉到的是老婆更用
力的挣扎,其实在做爱时候,适当的挣扎真的更能刺激男人的欲望,我当时就是
更觉得刺激,于是抽插得就更加猛烈了。

「老婆,你什么时候穿这样的短裤,什么时候买的啊,我怎么没见过,是不
是想穿给别的男人看啊?」我接着说,还开着玩笑(我和老婆做爱时候常常说些
彼此觉得刺激的话,有时候还有角色扮演游戏呢)。

老婆被我插得发出了闷哼声,似乎停止了挣扎,我伸手抬起老婆的一条腿,
身体稍微横过来一些,让鸡巴更深入的插进老婆的阴道,老婆呻吟的厉害起来,
不过明显的能感觉出老婆在压抑她的快感和呻吟。

这时我发现床的两边多了扶手(沙发的扶手),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一个激灵
反应过来这不是在家里。霎那间我的脑中一片空白,不停地回想刚才觉察出的不
同和陌生——穿着衣服睡、穿我没见过的内裤、乳房坚挺(老婆的乳房是那种白
白大大软软的感觉,很温暖,而现在摸到的是坚挺、刺激、青春的感觉)、有挣
扎反抗(老婆如果就是在梦里面也是顺从和欢畅的)。

插入的感觉也不同,老婆的是湿润柔软一圈一圈的收缩吮吸,现在的感觉是
阴道口非常的狭小,紧紧的箍住阴茎,但穴内却很宽敞,内壁的刺激是点状分布
的,恰好我的龟头非常大,在这样的穴内实在是加倍的舒服,这样的穴事实上也
是需要我这样的大龟头加长阴茎来刺激的(后来的故事也证明了这一点)。

我还在呆呆的想着,身下肉体的动作却唤醒了我,发呆的同时,肉棒深深的
插在柔美的穴内忘记了动作。女人可以忍住诱惑,却绝忍不住深插在穴内碰着花
心的肉棒一动不动。

「嗯……快……嗯……快动……快……快动……嘛!」

是文媛的声音,我把她的身体扳了过来面对我,真的是文媛清秀的脸,可是
表情是我从没见过的诱惑神情——大家可以试想一下,平时端庄秀丽,书华气质
的女人,现出的淫荡表情会是多么的动人。

我顾不得多想了。

起身!

抽出肉棒!

文媛紧紧的拉住我,双手抱住我的腰,不让我的大鸡巴抽离她的嫩穴。

但无疑她抵不过男人力量。

我站在沙发床边!

俯身!

把文媛身体抱起横放在沙发床上!

拉开她的双腿!

硕大的龟头顶在文媛叉开双腿暴露出来的毫无防护的淫穴口上!

文媛用力把腿打开的更大!

腰部用力向上挺!

我势大力沉的用劲压了下去!

伴随着一声快乐的尖叫,大龟头阴茎全根没入文媛的淫穴!

那种舒爽的快感刺激着我,我奋力的抽插着,势大力沉,文媛在我身下快乐
的大叫起来。

我揽起她的头,亲吻她的嘴——文媛的快乐叫床声被堵成了呜呜的叫声。

我稍微放缓了抽插的频率:「小声点!纯纯还在外面呢!」

「她……啊……她……肯定……肯定……回……回去……去了……」说完这
句,文媛兴奋的又肆无忌惮的淫叫起:「啊……好舒服……啊……太舒服了……
哦……哦……我……我……从来……没……没这么……舒服过……啊……」

伴随着最后一声超高分贝的喊声,文媛两手紧紧的抱住我,双腿收紧缠在我
的腰上,穴内紧紧收缩,将我硕大的龟头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无比刺激,并且有
一股热流全面浸淫着我的龟头,阴茎更是被阴道口越箍越紧,几乎就要突破我的
极限。就在这时候,文媛全身突然松了下来,横瘫在了沙发床上。小穴也没有刚
才收缩的那么紧了。

连续五百下的冲刺让文媛高潮了!

我无法抑制自己,疯了一般的冲刺起来。

一分钟以后,文媛全身的肌肉又绷紧了,淫叫声一浪高过一浪。

而我是招招见底,棒棒到心,每一下都直抵文媛的穴心,文媛如疯了一样,
喊着:「啊……要死了……舒服……」

「哦……爽啊……疯了……快点……」

「再快点……啊……」

「到了……啊……又到了……啊……」

随着文媛的第二次高潮,我也喷射出了精液,一滴都没有浪费,全部灌进了
文媛的淫穴。

文媛无力抗议:「你……怎么……射进了……我……在……危险期啊……」

我趴在文媛身上,鸡巴还插在文媛高潮后穴内,文媛每过几十秒小穴还会痉
挛收缩一下,滋养着我射精后已经疲软的肉棒,我用手和腿支起自身的重量,身
体却紧贴着文媛。

过了一会,我伸手在沙发床边打开了休息室的灯,看着文媛。

只见文媛脸色潮红,眼神迷离,上衣凌乱的卷起露出一边的乳房,我探起些
身,视线向下移动,文媛平坦的下腹随着呼吸起伏着,撩起的裙子搭在小腹上,
我再抬起些身体,看着我和文媛身体的相联处,一片狼藉,文媛的两腿还保持大
开着,一条腿平放着,一条腿却搭在床边了,白纱蕾丝透明的内裤挂在脚踝上。

「在看什么?」文媛眯着眼睛问,声音完全没有了平时那种爽朗的天真感,
代之一种无比慵懒的媚惑感觉。

「看我的小文媛是怎么淫荡的啊!」我挑逗道,感觉下腹部的欲望又有些升
腾起来!

「讨厌了……就知道欺负人家!」说着文媛还用小手打我两下!

「不是你跑到我床上来勾引我的吗?」我说着还故意下身动了几下。

「才……没有呢,人家只不过也是太困了才过来休息的吗?谁知道你竟然是
个色狼。」

「我是色狼!?你好好的休息干吗把胸罩脱下来啊?」

「都……戴了一天一夜了!睡觉……嗯……当然脱下舒服……嗯……啰……
讨厌了……你……嗯……还来……」

我已经开始感觉到肉棒似乎又恢复了一些,慢慢的硬了起来,于是缓缓的有
节奏的又开始抽插起来!(天哪,我自己都吃惊我恢复的速度,已经有五年没有
这么快的恢复了,跟老婆在恋爱时候偷尝禁果,大学三年级,第一夜做了四次,
3分钟、15分钟、40分钟、70分钟,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大学毕业两年后
结婚,三年时间里,老婆的穴被我插了近千次,几乎是夜夜春宵啊!可是结婚后
慢慢就没有那么激情了,频率也开始降低,每天一次到每周三次到每周一次,而
且开始需要些别的刺激才有激情来,更不用说射精后三分钟之内重新硬起来了)

「别动!」文媛紧紧的抱住我,小穴用力地夹住我的大鸡巴说道。

我停下动作:「不舒服?」

「不是!」文媛把搭在床下的腿移到了床上,接着道:「等一下了,让人家
休息下嘛。人家从来都没有这么舒服过,所以要多回味下,顺便休息下,恢复体
力啊!」

「从来没有舒服过,你跟你男朋友,不对,你准老公(突然想起文媛一周前
发的喜帖)难道不做爱?」

「当然做了,不过他没你这么会害人(听听吧,女人怎么都这样,自己爽成
这样还说我是害人)。他……他的那个没有你的那么长,……那个头头也没有你
的那么大,每次进来都没有什么感觉。再说也很久没有做了,因为说要等结婚那
天嘛,都怪你!!」说完又跟调情似的打了我两下。

原来这样啊(看来如果女人欲求不满,真的是有机会就容易出轨的啊,看来
这次便宜我了)。

「文媛,那以后我看来都要我帮你了!下次介绍你男朋友我认识,我好好教
教他啊!」

「你坏死了,想得倒美啊!你以为我是什么啊?」

「你是我的小老婆啊!」说完我又开始耕耘起来了!因为看到文媛好像恢复
了一些,而且阴道内的律动也快且强烈了起来。

「啊……啊……啊……嗯……嗯……」文媛也禁不住呻吟开了。

我抬起文媛的双腿,将它们架在我肩上,双手从文媛的胳臂下环绕在她的背
上。一把抱起文媛,然后站了起来。文媛的嫩穴更加紧密的贴着我,大龟头在里
面跳动,随着我手上用力,将文媛一下一下抛起落下,文媛的双手也环在我的脖
子上,小穴有如熟透了一般,淫水不断地淌了下来。

我在休息室走动着,一边插着文媛的穴,同时吩咐文媛拿起一个靠垫放在休
息室的小桌子上,然后将文媛放在了桌上,脱下了文媛的上衣,文媛的上半身变
成了赤裸的了,下身的裙子依然裹在腰间。我深深浅浅的又抽插了起来,文媛呻
吟不断。

接下来又换过几个姿势,比如让文媛背对我站在地上,翘起屁股,上身撑在
桌上、床上……期间文媛又高潮了两次,我也没有停下,一次抽插着,现在文媛
的声音都已经有些哑了,可是我还是没有觉得要射的感觉。

我再次把文媛的双腿架在我的肩上,抱起她:「我要把你放到你的办公桌上
去插你。」

「嗯……嗯……不……要……嗯……」文媛无力地拒绝着。

我抱着文媛,打开休息室的门,一边插一边走,办公室里面静悄悄的,只听
见插穴时的拍击声和文媛无力的「嗯……嗯……」呻吟声。有两台电脑没有关,
屏保的蓝光使得室内还有些亮度。

我把文媛放在了她的办公桌上,拿起桌上文媛和男友的婚纱照,放在文媛的
面前,文媛呻吟着,把相框翻过来放在身边:「嗯……讨厌……嗯……你……」

「我们把灯打开好不好?」我问。

「嗯……不……嗯……不要……不……嗯……不要。」文媛连连拒绝。

文媛越拒绝,我越觉得刺激,于是一把抱起文媛,走到墙边,打开了办公室
内其中一盏灯(安全起见,没有多开)。

有了灯光的照明,更显出了文媛的妩媚,她头侧向一边,头发披散着,随着
我的动作■舞,喃喃对我道:「嗯……我……我嗯不……行了……嗯……嗯……
还是……让……嗯……让我用嘴……来……来……」

「不行,我要射在你的小嫩穴里面。」

「嗯……嗯……小嫩穴……都……都……嗯……嗯……都快给你……插……
嗯……破了……嗯……」

这样娇慵无力的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我加快了速度。抱着她转战各个办公
室,时而站,时而坐,时而把文媛放在别人的办公桌上,还不是用语言挑逗她—
—下:「要不现在给你男朋友打个电话啊?」

「你男朋友知道你在加班吗?」

「以后还要不要跟我加班啊?」

「……」

其实我能感觉道,文媛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不可能从我的枪下逃脱的。

最后,在连续抽插近一个小时之后,我终于坐在文媛的办公桌前的凳子上,
面对面抱住文媛,在文媛的淫穴内一泄如注,滚烫的精液射在文媛的花心上,让
文媛再次兴起一阵小小的高潮。然后,文媛竟然还无比清醒的冲我说了一段话:
「文哥,我被你操死了,你可把我害惨了。本来跟男朋友就没有过高潮,这辈子
怕是跟他都不会再有高潮了,下个月就结婚了,本来没结婚还好,让你搞也还说
的过去,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跟别人。可结了后,就有点太对不起我老公了。唉!
你真是害死人……」

说完,也不管穴内还装满了我的精液,已经开始缩小的肉棒也还塞在她的小
穴里没有拔出来,就趴在我的肩上睡着了。

我静静的抱着她,一任文媛趴着肩上,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3点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