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极荡妇

  • 超极荡妇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摘要

两天后,我的大孙子阿英和孙媳妇儿白洁回来了。阿英已经二十五岁了,身材比起阿雄来要强壮一些,个头也略高些,样貌却都是十分英俊。孙媳妇儿白洁却是那种小巧玲珑型的小女人,本来像这种女人应该是乳小臀平的,可她最令人惊异的地方却正是这两处,她的乳房算得上是巨乳,我猜想如果她身子立直不动,只有头向下看,恐怕都看不到自己的脚尖。屁股更是又圆又大,以她的年纪都差不多快超过我的屁股了,真正是前凸后翘。阿英说他只所以喜欢上她就是喜欢她的大奶子和这两片大屁股蛋子。

两天后,我的大孙子阿英和孙媳妇儿白洁回来了。阿英已经二十五岁了,身材比起阿雄来要强壮一些,个头也略高些,样貌却都是十分英俊。孙媳妇儿白洁却是那种小巧玲珑型的小女人,本来像这种女人应该是乳小臀平的,可她最令人惊异的地方却正是这两处,她的乳房算得上是巨乳,我猜想如果她身子立直不动,只有头向下看,恐怕都看不到自己的脚尖。屁股更是又圆又大,以她的年纪都差不多快超过我的屁股了,真正是前凸后翘。阿英说他只所以喜欢上她就是喜欢她的大奶子和这两片大屁股蛋子。

阿英回来的时候,我正在和儿媳妇素芳在客厅里说话,见到儿子,素芳高兴得又哭又笑,抱着他不住地亲吻,一叠声地说我的大鸡巴儿子回来了,我的大鸡巴儿子回来了。我坐在那儿没动,只是微笑着看着这母子俩。

阿英终于摆脱了母亲的纠缠,转过头冲我过来,亲热地叫一声:“奶奶!”

我向上伸出手,搂住了大孙子的脖子,回应他道:“乖孙儿,想死奶奶了。”

“我也想你呀。你来的当天我才出去的,这几天在外面就一直想着你。小洁,过来见过奶奶。”

“奶奶好!阿英在外面确实是一直想着奶奶的。就是晚上和我做爱时,也一直想着呢。”说着冲着丈夫一笑。阿英作势欲打,脸上却充满笑意。
“是吗?小洁,他与你做时,是怎麽想的呀?”

“他叫我奶奶呢!一边操一边说,奶奶,我操死你,干死你!”白洁哈哈大笑起来。

隐藏的内容
“嗯,我的大鸡巴孙子对我就是好。这回你回来了就可以真的操奶奶了。高兴不高兴呀?”

“当然高兴了,我恨不得现在就操你!”

“好呀!刚才你妈妈还说一等你回来就让你操我呢。来吧,奶奶现在就让你操!”

我说着就已经开始脱衣服。阿英还没来得及说话,一边的素芳和媳妇白洁就已经过来帮他解开了裤子。素芳掏出儿子的鸡巴在我的面前抖动着。

“妈,看看你大孙子的鸡巴是不是比以前还大还粗?”

我定睛一看,果然如此,他的鸡巴不但粗,而且非常长,顔色也比较深,倒有点儿象我在色情片里看过的那些黑人的鸡巴,尤其是鸡巴头足有鸡蛋那麽大,红通通的,真是可爱极了。

“天呀!我的孙儿,以前从未见它这麽大呀?怎麽几个月就变成这样了?”

白洁在一旁接口道:“奶,你不知道,前两个月阿英出差碰上了一个世外高人,教了他一种很奇怪的法子,还给了他一些药,他回来有一个多月没操我和妈妈,连小妹挺着大肚子让她操,他都不干,一个月后,他就变成这样了。那一天晚上,他一连操我们三个人一晚上,还是英勇善战。你问妈妈,她都让她儿子操得昏天黑地,跪在地上求饶。是不是?”

“是。我真惭愧,那天晚上我真恨不得就死在他的鸡巴下,给他当牛做马都行,妈妈,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我吃惊地睁大眼睛,伸手撸了几下,果然是坚挺无比,入手滚烫。我已经开始迫不急待地想试试它了。我张开嘴,把整个鸡巴头先吞了下去,啊,好大呀!我慢慢地往里吞,鸡巴头已碰到了喉咙,可嘴外面还剩下一大截呢。我伸直了脖子,就在这时,白洁在后面猛地一推丈夫的屁股,我欧了一声,那剩下的一大截鸡巴就整个捅进了我的嘴里,鸡巴头滑进了我的食道,胃里一阵翻腾,好象要吐的感觉,我拚命地忍着。现在我的整个脸都贴在了阿英的鸡巴毛上。

我的耳边响起了白洁兴奋的叫声:“妈妈,快看,她真的全吃进去了,英哥的鸡巴全进她的嘴里了,瞧,我早就说过,奶奶一定行的,怎麽样?”

“啊,真是呀!没想到奶奶还有这麽一手深喉技术啊!这可不是一天两天练出来的。”

“是啊,我这几天和英哥在外面还练呢,每次一到食道口,刚进去一点儿就要吐,只好就作罢。”

“那是你的体形,身材和生理构造决定的,你除了有一对大奶子和一个大屁股外,其他都是属于小巧型的。后天的训练是很难做到的。”

“那你做到了吗?”

“不瞒你,我经过苦练,已初步掌握要领,现在要吃英儿的鸡巴应该也是能吃下去的。不过,我决没想到奶奶会这麽轻易地就把英儿的鸡巴吞下去了。尽管是你在她不提防的情况下推了一把,不过只有这样才看出奶奶的功夫确是很深。”

我耳朵听着她们婆媳两人的对话,心中却是叫苦不叠。我以前确是曾经试过用喉咙接纳阴茎,不过他们的鸡巴跟阿英的没法比,加上我天生就是大嗓门,可能食道也就大吧?但这一次确是有些难以接纳。好在我多少有些经验,努力放松神经,尽量使脖子和嘴处在同一直线上,放松颈部肌肉,把自己想像成是一个空空的袋子,浑身不着半点儿力气。

慢慢地我有些适应了,并示意孙子可以抽插了,阿英也是非常兴奋,因爲他和很多女人试过,都没有成功,没想到却应在了奶奶的身上。阿英心想第一次不能让奶奶太难受,不然以后就没得玩了。他慢慢地向外拔,差不多快到食道口的时候,又慢慢地往里插,拔出插进,拔出插进,渐渐地祖孙二人都感受到了乐趣,我开始主动迎合,最后就是我在把鸡巴吞进去再吐出来,这样玩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我的脖子已经酸得受不了了,嘴巴也开始疼,我的眼泪流了出来,阿英也可能是第一次尝到这种滋味,全新的快感,令他也濒临高潮,又插了不知多少下,阿英突然抱住了我的头,身子前倾,大鸡巴更加深入的插进我的食道。我当时的感觉就是鸡巴已经进入了我的胃里面,所以当孙子的精液喷射进来的时候,我感觉就是直接射进了我的胃里面。

当阿英和妈妈、老婆操屄的时候,我躺在沙发上,喉咙开始发痛,在这以后的几天里我说话都有些困难。

素芳开始浪叫起来:“啊…………啊,大鸡巴儿子,操死妈妈了…………他*的屄被亲儿子操烂了…………啊…………大鸡巴儿子……妈妈爱死你的大鸡巴了,啊……使劲儿…………啊…………操吧…………用妈妈生给你的大鸡巴操你的亲妈…………啊,我的亲哥呀…………操死妈妈小妹了………啊,天哪,大鸡巴儿子又操进他*的屁眼儿了…………啊,我的爹呀…………妈妈现在是你的女儿…………是你的小妹妹,你是我的亲爹……亲爸爸…………是我的爷爷……祖宗啊…………天哪,你操到妈妈女儿的大便了,要被你操拉了。”

我因爲喉咙还在痛,分散了注意力,所以听到素芳的浪叫和看到他们母子相奸,暂时还忍得住,可孙媳妇儿白洁却无法再忍受了,她脱光了衣服,跪在丈夫的身后,双手扒开阿英的屁股蛋子,露出黑褐色的屁眼儿,伸舌头在他的屁眼儿和阴囊上舔着。因爲丈夫正在操着婆婆的屁眼儿,所以白洁就用手玩着她的阴道,玩了一会儿,她把两个手指伸进婆婆的屄里,出出进进的捅着,素芳的大屄被操得咧开了一个大洞,骚水不住地往外流。白洁由两指变成三指,然后是四指,大拇指还不停地揉着婆婆的阴蒂。
素芳大叫着“我的妈呀!你这个小骚屄,把我的老屄抠烂了!别把整个儿手都塞进去呀!”

她不叫还好,这一叫,白洁反而一用力,居然真的把整个手插进了婆婆的阴道,一下子就到了手脖子的位置,而且她还开始在里面转起了手腕,并前后抽动起来。

就在这时,阿娟挺着个大肚子从外面走了进来,看见阿英,兴奋地大叫起来:“大哥,你什麽时候回来的?”说着,就扑过来抱住了正在努力奸污母亲的阿英。

“大哥好坏,回来也不告诉人家一声,知道这几天小妹好想你吗?”

阿英对这个妹妹是宠爱有加,立刻停止了对母亲的抽插,但鸡巴却没有拔出来,就这样放在他*的阴道里,转过头来和妹妹说话。素芳也只好保持原来的姿势等着。

“小妹,哥哥也想你呀!哟,肚子这麽大了?快脱了让哥哥看看。”

“嗯,人家不但肚子大了,小屄也比以前骚了,你要狠狠地操我哟!”

阿娟开始脱衣服,素芳趁机对儿子说:“儿子,再操妈妈几下。”

阿英还未回答,阿娟突然上来“啪”地一下在他*的屁股上抽了一巴掌,随手拉开了哥哥,阿英的鸡巴就从他*的阴道里滑了出来。
“操你妈的屄,哥哥要操完我,才能轮到你。”

素芳大概是遗传的毛病,她的妈妈就是喜欢受虐,而且是喜欢受子女的虐待。素芳诺诺地应着,果然退到了一边。可是,一转头,阿娟对着哥哥却堆起了媚笑,看得出来,她喜欢她哥哥对她施虐,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果然,阿英擡手就打了阿娟两个大耳光,她那粉红的小脸上一边一个立刻出现了红红的指掌印。阿娟嘤咛一声,“扑₇”一下就跪在了哥哥的脚下。

“啊…………哥哥呀,你用力打小妹吧!小妹欠揍,小妹的骚屄也欠你操,你打吧,只是不要打我的肚子,我还要给你生个女儿,等她长大了,就让你这个亲爸爸操。好不好?”

这时,白洁仍在一旁用手掏着婆婆的阴道,我也忍不住过来,躺在素芳的旁边,叉开大腿,冲着孙媳妇儿道:“小洁,快点儿,你也抠抠奶奶的大屄吧?”

小洁伸手,却没有插进我的屄里,却用手塞进了我的屁眼儿,我强忍疼痛,尽量打开双腿,白洁的手使劲儿一捅,就整个儿塞进了我的屁眼儿里,那一瞬间我差一点窒息,直肠内被充满,使我有一种要大便的感觉。

孙媳妇儿兴奋地叫起来:“啊,奶奶,我都摸到你的屎了,热乎乎的,好好玩呀!”

我大叫道:“好媳妇儿,那你就使劲儿抠吧!啊…………抠啊,奶奶从早上到现在还没有拉屎呢…………啊…………啊…………噢,天哪…………把奶奶的屎抠出来…………啊,我的骚屄媳妇儿…………啊,你要把我抠尿了,啊…………不行了,我…………要尿了…………尿了…………尿出来了。”

我的尿水不听控制地从尿道里直喷出来,又急又多喷了孙媳妇儿一脸,白洁猝不及防。她刚回来还不知道我们在家里早就习惯了这种饮尿的玩法。素芳在一旁挤了过来,张开嘴象接喷泉似的喝着我的尿水,白洁显然看呆了,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听到阿娟在一边叫到:“嫂子,你在看什麽?还不快点象妈妈一样喝奶奶的尿?你不在家的时候,我们一直用尿做饮料的,你尝尝,保证你会喜欢这个的…………啊,哥哥呀,操死我了!”

白洁有些心动,但还在犹豫,不料,婆婆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把她的头按向我的胯下,此时,我的尿水就快要尿完了,她正好把我余下的尿接在嘴中。

“喝下去!”素芳对儿媳妇道。她自己已是满口满脸满身的尿水了。

白洁果然喝了下去,另类的刺激令她难以自制,一口喝下之后,她不待别人再说,已主动趴下来,舔着我身上和尿道口、屄口、屁股上流淌的尿水。而她的手不自觉地从我的屁眼里抽了出来,却带出来了满手的黄乎乎的大便。素芳也在舔我身上的尿,舔到我屁眼儿的时候,根本不在乎屁眼外被媳妇儿带出来的屎,居然连屎带尿一块舔了个干干净净。

由衷感谢楼主辛苦无私的分享
是最好的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