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妹妹爲我吹

  • 姐姐妹妹爲我吹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另类小說
摘要

我有一姐一妹:姬儿,24岁,高挑苗条,深褐眼珠,一把棕色秀发又长又直,有一对不大不小的尖挺美乳,乳头大而翘,腰背处及肚脐四周均有刺青。她或许不是海报女郎般的性感尤物,但我的朋友一致认定她是这里最惹火的女郎。

我有一姐一妹:姬儿,24岁,高挑苗条,深褐眼珠,一把棕色秀发又长又直,有一对不大不小的尖挺美乳,乳头大而翘,腰背处及肚脐四周均有刺青。她或许不是海报女郎般的性感尤物,但我的朋友一致认定她是这里最惹火的女郎。

他们说的大致不错。
姬儿是个聪明的女孩,正在念大学,和一个同学认真的交往。

珍娜,芳龄18,浅金短发,蓝眼珠,身躯娇小玲珑,圆滚滚的小乳房,一级棒的屁股。她是个美艳动人的小妞,爱去派对,总是惹麻烦。

我爲何清楚知道她俩的身体特征?读下去自有分晓……上个春天,我姐姬儿趁大学春节假期回到家里来。她和珍娜共用睡房,逗留大概一个月。开头数天,我们三人常常一起参加派对;我刚满21岁,可以合法地和大姐去酒吧饮酒。我俩和一大班朋友由一间酒吧喝到另一间,不到淩晨不回家。很不幸的,珍娜还不够大,不能和我们一起四处去寻欢作乐。

我俩通常都会待到日出前最后一间酒吧也关门才归家,而我立刻就会不省人事。姬儿入了大学,豪饮的经验比我多了几年;我试要和她一较高下,可总是输得很惨经历过数个痛饮的漫长夜晚,一早醒来我有种不太对劲的感觉……我试着回想昨晚的细节,希望找到解释。那种豪饮长夜的最后几个钟头的事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姬儿说过这叫不省人事,我压根儿记不起前晚喝醉前后发生的一切。她告诉我那是喝酒过量的征状,并提醒过我要留神。「至少我没有驾驶,」我说,之后我们就没再多谈。

总而言之,事有跷蹊。我想不透爲何会这样。我觉得老二有点儿痛;难不成昨晚我干了那回事?我等着见到姬儿时问上一问;若果真有那回事,她定会告诉我。我会爲此大爲火光,因爲我竟然完全想不起来了!!我觉得自己醉死前好像曾经射过精。

午饭过后,我见着了姬儿。我问她昨晚玩得开不开心,乘机套取消息。她迷惑地看着我,然后说:「噢,又不省人事了,是吗?放心,你没有令你或我或甚麽人难堪。你老姐我可有好好的照顾你,回家时你都烂醉如泥了!你不要喝得那麽过火啊,安迪。你老是不省人事,累我担心。你睡成那样,有时我怕就连原子弹也弄不醒你呢。」好吧。我想我应该没有干那回事,大概只是撞到老二罢了。

第二天晚上,我们到了数条街外一所大宅参加派对。珍娜也在,如我所料,她又在惹麻烦,就是那种一个辣妹在色中饿鬼环伺的派对中所引起的麻烦。女孩子恨死她,也恨死自己的男友;男人爲谁能抱得美人归争个你死我活。却没有人成功。珍娜总是能够从这种场面脱身,尽管绝非容易。也有人想钓姬儿,还有我,但我们去那里并不是爲此目的,只是想和朋友社交一下而已。

那一晚,我在深沈的梦乡中梦到了性交。严格来说,是口交才对。完全醒过来时我又有那种奇怪的感觉;我短裤前面那个尿洞黏稠稠的,都是正在干的精液……我竭力回想,不错,我记得我发了个春梦,可是……无论如何,我可从没试过梦遗……或许我睡着时射了精吧。这件事开始严重地困扰着我。

那个周末,我没有和姬儿或珍娜出街,而是和男性朋友出去玩。我们去了一间脱衣舞夜总会,那里啤酒的价钱比别的地方贵上一倍,所以我没有喝多少。我很早回到家,然后就回房睡觉快睡着时,有些东西弄醒了我。我在黑暗的房间中睁开眼晴,见到我想是我姐妹的其中一个站在门口,大厅透进来的亮光隐约勾勒出她的轮廓。当我要开口问她有什麽事之前,她踏前一步,然后又停在那里。
看来她尽力想要不吵醒我。

真是古怪,我决定先别出声,看看她搞什麽鬼。

她来到床边,非常缓慢地坐下。现在我总算看清楚了,她是我大姐姬儿。她专注地盯着我的脸,但是在黑暗中她显然不会看到我一只眼睛微开一线。我只能隐隐窥见到她除了长睡袍及短衬裤外就什麽也没有穿了。她到底要搞什麽鬼啊?

她抓住我毛毯顶端一角,悄没声息地慢慢拉低,让我大部份身体露出来,而我只穿着短裤。我小心地维持呼吸的节奏;我要她认爲我睡过去了,看看会发生什麽事。我姐姐接着伸出一双皓手到我的裤裆,灵巧地解开前面的纽扣。然后,我只感到天地震撼:她探手进我的裤中,轻巧地掏出我无精打采的鸡巴!
要制止自己对此作出反应,大概是我一生中所做过最难的事了。起初我爲我姐会看到我的鸡巴感到尴尬不安;可接下来她已捧住我的鸡巴了!我一下子明白到这正是早上神秘感觉的由来。姬儿晚上溜进我的房间,趁我熟睡时玩弄我的鸡巴!她一定是以爲我这晚又是不省人事吧!

在我继续想下去之前,姬儿已低头至我的腹股沟,将我软趴趴的阳具放进她温暖湿润的口中。老天!!我本想制止这件事,但随即被“吹喇叭”的畅美快感所淹没。
我感到少许尴尬的是,我的鸡巴在她口中开始硬起来,但是我知道这正是她想要的。

她的脑袋轻柔地上下套动,将我8英寸长的鸡巴一大截吞没,又不时擡头望我,以防我醒过来。我姐温柔地、无声地、疼爱地吸弄着我;我只感到天旋地转,试着要了解这一切到底意味些什麽。
她烫滚的唾液厚厚地涂满我整支巨屌,一会儿后她移开脑袋,改爲用手轻轻捋弄我的鸡巴。她再次擡头看我,以防万一,然后又凑过头去继续她徐缓的吞吐。

教我无比惊讶的是,我看到姬儿一只玉手探进睡袍内,一面开始爱抚奶子,一面继续用樱唇套弄我那根现已怒耸朝天的老二。她拉捏着圆鼓鼓的乳头,乳尖开始自睡袍内支起。她的套动变得更爲急促。看着自己姐姐玩弄她的奶子实在是太刺激了,我感到快要爆发。
可姬儿没有停下。我迅速地想:好吧,我以前没醒过来,所以现在最好也不要醒过来了!

我的屁股不知不觉间上下摆动;姬儿没有停下,所以这大概是正常的吧。只见她的手快速地移到短衬裤前,抚摩阴户,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在我姐姐口中爆发,试着不要戳刺得太大力。我发出了少许声音,希望这没有大碍吧,同时持续发射。

姬儿并没有把肉棒自嘴中抽出,只见她迅急地两三口就把差不多每一滴精液都咽下;她还吮吸(我的意思是吮吸)鸡巴剩下的精液,令我万分惊异。接着她又用香舌清理好我的阳具,再次迅速地瞄了我一眼,看看我醒过来没有。她爲自己这次又能顺利过关感到满意,于是徐徐站起,蹑手蹑脚走出房间。
房门“喀嗒”

一声关上。

我躺在那里,想着刚才倒底是怎麽一回事,一定想了有整个钟头。
天啊,那实在是美妙极了!但这样做对吗?我要不要阻止她?我不知应想些什麽,我只知道,明天醒过来时,我会清楚知道是什麽引致那“奇怪的感觉”……概括地说,接下来几天家里气氛怪怪的。我扮作若无其事,姬儿也是一样,但是我发现自己用一种全新的角度看我姐姐。她替我吹喇叭啊,老天!当我俩在屋里遇上时,我充分意识到她是个名副其实的火辣女郎。我发现自己渴望再有那晚的经历……而这次不仅是吹喇叭而已……但是我迷惑了。如果她趁我熟睡时替我口交没有问题,其他事是否一样没问题呢?要是我们都是醒着又怎样了?我决定见步行步,当然,还要想方设法使它再次发生……于是,接下来的星期四晚我们又到不同酒吧找乐子。我尝试装作喝得很凶。

那晚我花了很多啤酒和金钱,但我希望这是物有所值的。经过一夜(尽管那时已是清晨了),我们回家,姬儿负责开车。机会来了,我心想,于是在车上假装不省人事。果然,姬儿叫了我5、6次,又稍爲用力的戳了我肋骨数下后,接着就探手到我的下胯。

她一手控制方向盘,一手隔着牛仔裤抚摸我的老二。整段车程中我都紧闭着眼,不敢偷看。当我完全举旗时,我感到有一阵子她摸索着我的拉縺,但她定是认爲我们快到家了,所以放过了它。我可不想就此停止。她又把我弄硬了,我求神拜佛,望我姐回家后会再给我吹吹喇叭。

姐姐妹妹爲我吹02姬儿扶着我入屋;我演了好一场戏,假装我“太醉了”,难以自行下车上楼梯。我们到了前廊,在门口遇上珍娜,她帮姬儿扶我入去。姬儿细语道:「我告诉过你了―看看他!醉得要死!他记不起什麽的!」我落力演出,绝不欺场,故意大声说:「嗨,珍!」并向沙发走去。
「噢,别这样,你这家伙,快回房去吧。直接上床!你今晚饮得太多了;我告诉过你要你留神的!」姬儿粉臂环着我,带我走过大厅进入我的房间。
珍娜只是站着看。我含糊地向她俩道晚安,扮作醉得不省人事,渴望姬儿在我们入了房后会搞我的鸡巴。

可她并没有那样做。她扶我上床,我立时扮作睡死过去。接着她熄灯离开就是这样。难道……她可能是要等到珍娜去睡吧?也许她没有中计。告诉你,我是有一点儿醉(我怎也要喝点啊,姬儿可不是傻瓜),在倾听她回来中睡着了,然后很快又醒过来……房间漆黑一片。我的牛仔裤被褪下,然后是短裤。我躺在那里,下身赤裸,直至……是谁呢?似有3只手在摸我的?我只穿着衬衫,等待我姐的小嘴替我服务,可是却听到她说:「坐下吧!甭担心,他睡了,信我吧!」还有其他人在房内。我听到珍娜的声音,但不知她说些什麽,因爲她压低了声线。姬儿继续说:

「静静的看,我给你示范。」然后,我终于感觉到她抚弄我的鸡巴。

她用另一只手把玩我的卵蛋,才一两下子就搞得我暴长10英寸。我听到珍娜说:「移开一点,我看不到啦!」姬儿一面挪动娇躯,一面继续搓揉我的肉棒。

眼睛适应了走廊透进来的灯光,可以看到珍娜身穿上衣及短裤一套的灰色棉质睡衣套装,坐在睡房窗旁的椅子上。在门口遇上我们时,她可不是这样穿的……姬儿则换上一袭白色睡袍,长仅及膝盖之上。珍娜正打量着我的鸡巴。

「哇……我也见识过这种东西,可是却不像这样……」「什麽不像这样?」姬儿细声道。

「不像这样……大……你真的试过用口给他吹,他却没醒过来?」「当然了!看着吧……」就这样,我姐再次埋头苦干,给我来了这生人中第二次最棒的口交。爲怕挡住珍娜视线,每当秀发落下来时,她就用手拂开,以免阻碍珍娜欣赏。
珍娜惊奇地瞧着她大姐吮舐她哥哥的鸡巴。

「你想他感觉得到吗?」她问。

姬儿的脑袋往上移动,吐出我的鸡巴。「噢,当然感觉到了―他总是扭来扭去,不时呻吟,尤其是快要爆发的时候。有时他甚至张开眼睛。但是他从未醒来过。
而且他也不会记起来,谁叫他饮成这个烂醉如泥的鬼样!」「你怎样处理那些……精液?」姬儿朝上瞄了瞄她,给了她一个「你认爲呢?」的表情,又继续吸吮。

「你有没有上过他?」珍娜突然问。

姬儿迅速瞥了她一眼,我的鸡巴自她嘴中跳出。「怎麽可能!那是对马克不忠啊!」「而这不算吗?」「嘘!当然不算啦!只是口交罢了!更何况他不是别人,他是我弟弟啊!而且他也不知道。好了!别吵了,让我好好干完。我告诉了你喔,只有静静的才让你看。」珍娜没再问下去。姬儿专注在我的肉棒上,就像那天夜里一样给我吹喇叭。

我姐温热的小嘴狂野地套弄。我开始呻吟扭动;姬儿没有停下,珍娜凑近来看。

她身体靠过来,玉手插进胯间「噢噢,不错,他喜欢这样,」她喃喃细语。
「吸他,姬儿。就是这样,吸安迪的老二。」她放在大腿上的手开始移动,隔着棉睡衣爱抚她那年方18的阴户。

「吸他的巨屌!」珍娜淫秽的话令我俩更是来劲。姬儿倍加卖力,深深吸吮,我感到精液上涌。

自眼睑下偷望,只见珍娜将睡衣短裤的裆部扯到一边,露出下阴。大厅的灯光自敞开的房门流泻而入,落在她坐着蠕动的那张椅子,映照出她迷人的粉红阴户。

我看到的不是很多,因爲她另一只手开始快速地抚摩她袒露的阴阜。

「吸他那又硬又大的屌,姬儿,帮我狠狠的吸!」她脸上露出近似野兽的神情,凝望姬儿衔着我肥大的肉枪上下滑动,爱抚着自己……我瞥见她将手指塞进秘洞,抠挖个不停……这美景看得我热血沸腾,精液快要爆涌!
我的下体在姬儿脸蛋上激烈磨蹭,她一叠声地娇吟:「唔……嗯……唔!」我再次喷了她满喉咙的灼热浓浆!!
她饥渴地把我的阳精喝个涓滴不漏,珍娜在旁看着,皓手拍击着她湿淋淋的肉阜,玉体在椅中抖颤不休。

我窥视珍娜,她紧咬樱唇,手指在蜜壶中研磨,娇躯哆嗦,到达了高潮。我「啊啊啊啊」的大叫,她俩一瞬间僵住,但我只是含笑转了个身。

看不见她们,但我听到姬儿说:「看到了吧?这是我第四次替他吹喇叭,而他却一无所觉!这很好啊!我在家里也可以爽爽,而且这也……没什麽大不了的!」珍娜躺回椅中,气喘吁吁。姬儿朝下瞧着她细妹裸露的阴户。「哇……看样子你真是爽毙了呢……」她说时,珍娜缓缓整理好睡衣。

我想珍娜定是肯定地点了点头。
「但你怎样下火了?就只是吸吸他的鸡巴?」她问。

「不,我有时会一面吹喇叭,一面自渎,有时会回到房再弄。」姬儿回答时慢慢下了床。

「唔,我在想……如果和弟弟干没关系的话,那麽妹妹也没关系了,不是吗?」珍娜说着,朝姬儿走近一步。她说话的同时解开了上衣的纽扣。

「什麽没关系了?」姬儿万分惊讶地问。她如被催眠似的直盯着她妹妹解开上衣,袒露出一对别致的美乳。

「我他妈的好想要啊,姬儿。我猜你也是一样吧。让我帮你消消火。没关系嘛,你又不是不忠,不是吗?」珍娜已经站在姬儿面前,捧起她的一双手,放到自己乳房上。

姬儿没有抗拒。珍娜凑过身去,在她耳边细语。
我听到她说的每一个字。我的老二又硬了起来。我是不是死了,到了天堂?「让我吃你的小穴。」她往姬儿耳中柔声说姬儿感受着珍娜的玉乳,深深叹息。珍娜将手放在姬儿的屁股,搓揉那丰臀,然后又转移阵地,隔着短裤抚摸她如今已春潮泛滥的桃花源。姬儿没有回答,也没有应允,但显然想要珍娜舔她。珍娜领着她大姐走了数步,来到椅子前,接着自姬儿的睡袍下徐徐褪下她的短裤,脱裤的当儿一面摩挲着那对修长匀称的美腿。

姬儿想要说话:「珍……」却没有说完。她们已全然忘记了我,我看着她俩每一个动作。珍娜让姬儿坐到椅子边缘,分开她的脚踝,搁在长毛绒座椅的左右扶手上。

姬儿美丽的阴户尽入我的眼下。那是我所见最完美的阴户:棕色阴毛细意修剪齐整,柔柔覆盖于肉丘。两片蜜唇露出大半,半张半掩地隆起,粉红娇嫩,肥美肉厚。唇瓣间含露欲滴,泛着濡湿的微光。之后,珍娜的脑袋阻碍了我的视线,开始上下摆动,舔舐姬儿的肉缝姬儿的头猛向后一仰,享受着她妹子舔舐、吸吮、深吻她的嫩穴,心醉神迷。

一会儿后她连连娇喘,我想珍娜插进了一根手指,又或是两根,我可不能确定。

姬儿一把拽起睡袍,姿态无比诱人。睡袍越过她的头顶,瞬间落到了地上。

紧接着,她一对迷人的奶子就呈现眼前。不算大,却很挺拔……它们自娇躯伸出,骤眼望去似有一英尺长,顶端是两点大而饱满的粉红色蓓蕾。她挤按捏拧着它们,珍娜则吃着她的阴户。「珍……噢噢噢、啊啊,珍……」她想要说话,却再次失败。

我渴望自己能看到椅子那边的一些细节,但又提醒自己现在已经很幸运,床上的景观也很不错。
我看到珍娜绝妙无瑕的屁股,她蹲跪在姬儿大张的修长粉腿前,短短的睡裤尽头处可见到她的肉缝。
而姬儿则在拉扯着她那一双裸着的梦幻美乳,这一双乳令我自小就震惊不已。我两位千娇百媚的姐妹在爽,而我则占着头位看戏。老天,我真希望上了她们!!

不久,随着一声哼唧,姬儿将珍娜的脑袋紧按于鼠蹊,震颤着泄了身,那两颗乳头看起来又棕又硬。珍娜擡起手来,撚揉着这两点乳蒂,将她的姐姐推向高潮。
姬儿她泄身时,秀额紧蹙,彷佛十分痛苦。但我知道事实正好相反。有一刹那,我以爲她或者会叫出声来,但她却稳住她的呼吸。

她浑身乏力地软瘫椅中,玉颊霞烧。珍娜倾身过去亲她,说了一些话,我却听不清楚。姬儿探出两手,捧住珍娜的娇靥,回吻了她。
旭日将要东升,珍娜先离开,一会儿后姬儿也走了。我一面怀疑着这周到底是不是一场梦,一面沈沈睡去。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