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质模特儿献媚 – 好运的男人自自然有福了

  • 高质模特儿献媚 – 好运的男人自自然有福了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家庭伦理
摘要

我叫veronica,三十六岁,未婚。五年前曾是当打模特儿,经常出show、拍平面广告、试过多job多到撞期接唔晒,行出街都会有人认得我。好景不常,自从三年前跟某公司因合约问题告上法庭之后,依几年都无公司找我接job。多年来的辛劳和付出,刹那间被化为乌有,以往依赖为生的职业,一下子好像弃我而去。

我叫veronica,三十六岁,未婚。五年前曾是当打模特儿,经常出show、拍平面广告、试过多job多到撞期接唔晒,行出街都会有人认得我。好景不常,自从三年前跟某公司因合约问题告上法庭之后,依几年都无公司找我接job。多年来的辛劳和付出,刹那间被化为乌有,以往依赖为生的职业,一下子好像弃我而去。

我没有因此而放弃,过去我跟行内人事打了不少关系,希望借此挽回一些机会,只可惜行头太窄,消息传得太快,尤其像我这类有些少知名道的,最终…..还是解决不到我的问题,当中遇过一些害群之马,他们竟提议我做小姐,话我好有市场之类,那刻我坚决反对,但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发觉自己的saving一路减少,日子真系好难过。

我不想踏上做小姐的道路,我想了又想,最后作了三个重要的决定,第一,我把我的32b升级到34d,第二,我将下巴及眼型改造,第三,我改掉跟我多年的姓名。希望透过这些改变,能帮我的事业再创高峰。

记得我手术后回家那一天,楼下的管理员问我找那一个单位,这一刻,我感到生命重新开始,我要开展我的新生活。

但现实却很残酷,三十三岁才重头开始,价钱被公司压得很低,现在的收入相等于以往的一半,维持基本生活开支是足够的,但相比以前就不能相提并论。当模特儿这行,思想都很古怪,而我是其中一个,廿六岁前我曾有五次拍拖经验,廿七岁那年改变方向,跟一个同年的女子生活,自从事业失败之后,我已经几年没有再拍拖了。苦闷既时候,我会上下咸网,自己用手、按摩棒自慰。数数手指,我同男人上床的次数不多,虽然同过咁多个男人一齐,但当时我会要求他们守我的规矩,可能系咁,大部份都说跟我性格不合而分手。

今年初,我卖掉楼房吐现,将钱再买入一个三百多尺的全新开放式的单位,以单身人士来说,大小还可接受。邻居多数为年轻家庭,出入碰见的大多是廿至三十出头的男人,他们的眼光不在乎二类,从脸开始打量到胸部跟着停留下来,或是呆望着我的胸部再扮作若无其事。

以一个身材苗条的女仔来说,34d的上围其实好大,一件紧身衫就很容易将上围出卖,身边的男人总会用上色咪咪的眼光去看我的胸部,有时他们呆看着我,这类的眼神令我最为难堪。而这对变大了的胸脯,令我发现自己对性的需求大了,加大几码的胸围确实包裹不住整个胸脯,乳房因整型后亦变得特别敏感,为难了自己的是平常数星期才来一次的自慰,现在差不多几天就需要。心瘾一起只手就自然送到乳房和乳头上面,想忍都忍唔到!

今天清早起床觉得还有小小⑧,番睡醒来已过了下午二时,一起床就感觉好肚饿,吃了即食面就敞在床上看杂志,刚翻阅到最后几页的散文,喉咙即时感到干涸,全身皮肤感觉痕痕痒痒,看完内容讲及有个男生怎样将女友的好身材暴露给外人观看的时候。下面已被刺激到开始发潮,感觉到有水流紧出黎!

我左手已按在自己的胸部,隔着t-shirt不停搓揉,杂志不其然从右手掉了下来,右手自然地移到内裤上面,我闭着眼睛,慢慢按摩着身体,咀里开始发出兴奋的呻吟,当触动到敏感部位,更不自禁地大叫起来。

我一边摷一边从抽屉拿出了按摩器,手指已伸入衣服里面直接搓着乳房,在站立的乳头间打转,足足舒服了数分钟,我把t-shirt拉高挂在颈项上,一对坚挺的乳房终于跑了出来,我的手更能灵活地玩弄起来,把两个大包包搓圆按扁,两团肉在我手中变出不同形状,快感全身。开动了按摩棒,先隔着下身那条白色高腰内裤上打转,一阵阵的刺痛走遍全身,我刻意集中在外围游移,令快感增长。

忽然间,门铃响起,我放底了按摩器将t-shirt从颈上穿回,门铃再度响起,我飞快走到门前,从防盗眼看出去,原来是大厦管理员,我拉开了门,将头探出去,原因我下身只穿了一条白色已湿透的内裤,那个管理员用了衰衰既声线跟我说:“小姐,有住户投诉你屋企发出嘈音,希望你可以细声d。”

我一时奋怒起来,回应说:“阿叔,咩野呀!边个人投诉咩野嘈音呀?”

管理员听见我的反应,或许加上看到我的美丽方容之后,态度上明显改变了,变出了笑容之外,更给我看见他一对淫贱既眼神对望着我细声说:“系你斜对面,佢下午有仔女响屋企做功课,听到你…d叫声,就同我地投诉。而我按门铃之前都有留意到,响条走廊出面都听得好清楚。”

哎呀!真系尴尬死啦,我说:“咁我响屋企做咩私人野关佢咩事呀?”

管理员再将头贴过来跟我说:“我地都有咁讲过,但系投诉人话每隔三两日就听到,老实讲,我地好为难呀小姐,人地有仔有女既,又好难怪人地㖞。”

我当刻觉得瘀到爆炸,但心里面依然很气,只回应了:“ok啦,知道啦!!”

正想把大门关上,管理员却把门推住,为怕他会把头伸进来看我,我即时探头出去,他笑淫淫的说:“小姐,我地有地方可以比你做私人野,不如我带你去啦?”

哈!心想,我唔会比对面既师奶玩死既,好,就睇吓点,我决定去看过明白。我说:“咁你等我一阵,我要换件衫先得。”

我转身返回床边,发现大门并没有自动关上,那明显管理员仍然用手推住,心谂佢可能好耐无见过我呢类型咁正既美女,今日不如当行一场内衣show益吓佢啦!

我借意走入洗手间如厕,两分钟后冲水出来,发现大门再被推开多了,我暗笑,穿得像照片一样的我,走到大门前一手拉开,发现他的头刚好贴在门上,他看着我立即擡起了头,跟着再呆一呆,眼睛就停住在我的白色内裤上。

我抛媚的说了句:“先进来吧,比我两分钟可以吗?”

他反应不下,迟迟钝钝的说:“小姐,好的。”他站了进来

我背向住佢走到床边,弯着腰在衣物架上找衣服,t-shirt拉高了,好让他可以昅清楚我条白色高腰内裤加一双长腿,我将衣服翻来翻去故意拉长时间,还摆了几套专业model既咪人pose出黎。

跟住我弯低身把迷你短裙慢慢穿起来,转身拿起手袋把银包及按摩器放进去,再走到近门的椅子坐底,一边在穿上帆船鞋,短裙底故意向着他,留意到佢不停昅我裙底,我眼睛也偷望了裤ᝂ位置,中间的地方已明显顶胀起来,我忍不住暗笑,他当然全不知道。

入到电梯,面前的全身镜面让我把这位管理员看个清楚,他个子高大,身材健硕,皮肤以男人来说算是不错,还有一头黑发,年龄顶多50岁左右。他从镜中发现我在打量他,他告诉我他名叫阿根,我很不客气地称呼他为:“根叔”。跟着的时间,他的眼晴完全呆盯住我的胸部,清楚点说是盯住我两粒已顶了出来的乳头。

拥有我这般美好的身材,他今日总算大饱眼福,紧身t-shirt将波型完全突显出来,加上无穿胸围,两粒尖尖的乳头都已经顶在外面,真正明益街坊买大饱。电梯停在1/f,我跟他走到停车场,开始发觉有点古怪,随即提问:“我地唔系去会所咩?”

根叔回应:“会所无房间比这里更高私隐,来啦,就在这里。”他拿出锁匙打开了一个房间,大门开了、着了灯,清楚看见是一间管理员休息室,放了一张单人床和一些小家俱,我走到床边便提问:“你叫我来这里做咩呀?”

“小姐,我在门外都听到你响屋里面做咩既,依到关埋门你点叫都无人会理你,依样系我向你保证。”

我为了要向投诉人报复,我回应:“咁即系我整污秽这里都可以啦?仲有人帮我搅埋清洁系唔系先?”

“小姐,叫得你来这里就即系可以比你用啦。”

“根叔,咁系咪每次我有需要时都可以黎依到先?”

“哎呀,小姐,如果系我值班,我都可以比你用咁得唔得呀?”

我真想不到他会答应比我长期使用,心想“好…就等我整污秽你这里,咁你耐我咩何!!”

“好啦,我依家就要用,咁你出去啦。”

根叔把门关上,我自己就除鞋跳了上床,一股报复的心态我很快便把全身的衣服脱光。跟着从袋里拿出了按摩棒出来,打开它并直接放在阴道口上。

我站在床上,慕求尽快高潮将汁液狂洒在他的被单上,别看少我,我以往试过极度高潮的。

左手不停用力刺激乳头,不到一会,快感已经令我支持不住,双脚软弱起来令我跪在床上,我发浪的叫着,尽情大叫,自我觉得很兴奋、很放荡,整片阴户全被按摩棒紧压,双腿一酸,松开了按摩棒,第一道水柱已经忍不住射出来,我用手再搓按着阴蒂,不停按压刺激,不一会另一道水柱再射了出来。

我沾沾自喜,努力之下我今天得到了两次高潮,还是有水出的高潮,心里暗笑这里不需要我来换床单,一时兴奋得笑了出来,这正好给根叔一点颜色,好等佢只懂帮住那个投诉我的师奶。

我眼尾望向天窗那边,原来根叔站在天窗外边偷望入来,我即时大叫:“阿叔你咁贱格,小心睇到你心脏病发呀!”

突然身影闪了,跟随大门打开了,还未望清楚是谁,大门已被锁上,一刹那我感到非常惊愕,心头突然一震,根叔快速地跑到床边跪下,双手紧握着我放成m字形的长腿,跟着说:“你比我做一次啦!”

下身凉一凉,跟着觉得有d又湿又暖既东西碰到我的阴户,当时我即时成身软晒,本能将身体往后退缩,不过被根叔紧紧拉住双腿,只有上身能退后丁点。

根叔番手围住我两个大腿紧抱住,现在想缩都缩不到。我望着根叔成个头埋在我的阴户上,快感就不断从下身传到脑神经,我尝试用手阻挡住他的攻势,但力量显然抵不过他的利害,我唯有拉扯着他的头发,但也是无补于事。

“呀……你……做乜……呀……呀?你放开……我呀……”我双腿用力挣扎,根叔无理会我,继续用ᰃ在我的胯下四围游走,一时在阴蒂上面打转,一时在阴道口伸向入面钻探,把我的阴唇向两边分开,用口吸啜我的阴蒂,双手不断抚摸我的大腿,感性上觉得很舒服。

虽然我不停反抗,但渐渐不敌佢既攻势,身心受不了性侵带来的兴奋,皮肤已起上鸡皮,成身发软再无力反抗、底线已经被攻破,我决定失守啦。根叔随即把双手从双腿间松开了,转移到我上身,不停搓摸我一对大胸脯,手指就不断在乳头上打转。之后佢将我成个身翻转,要我像小狗般跪拜在床上,腰支被抱紧,双手只能让我扒在床上,一双雪白的34d因地心吸力而下垂,根叔知道自己已经完全控制了我,便眼定定的望着我的胸脯,这刻真的感觉得丑,要俾阿叔玩弄自己的身体。无奈下阴的汁液却不断从阴道流出,现在只好闭目静待阿叔发落。

我听见根叔把裤子除下,我偷看露了出来的阳具,哗,可不少呵!佢伸手荖起我一对乳房,把它们搓圆按扁,并跟我说:“小姐,妳好索呀,对波又圆又大,最重要够晒坚挺,真系好好荖呀!”佢一口含住我的乳头又啜又咬:“妳对乳头好硬㖞!系唔系好舒服呀?今日俾我搞到妳,真系短十年命都肯。”

老实说,我也感觉好舒服,亦好想佢继续下去,我口里当然没有回应,难道我跟他说:“系呀,我依家都好想要呀!”根叔对手不停地搓揉住我这双巨乳,咀巴就转攻我下身,他用舌尖分开了我的阴唇,整条舌头不断赖我粒阴蒂,我全身震了一震,汁液又再次倾泻出来。

“小姐,妳都好敏感㖞!我见到你d淫水流紧出黎,等我帮妳啜左佢先。”

我听到下身传来的吸啜声,很大声,自己亦忘情地呻吟起来:“呀……呀……唔好…咁啦……你……好核突……呀…伸番条ᰃ出…黎…呀……呀……唔好舔呢度…呀………顶…顶…唔顺啦……呀”

见到我咁大反应,根叔更买力狂攻我阴蒂:“好!等你一个女人仔咁淫荡⒐,比我帮下你手啦!咁你自己咪唔洗搅自己咁麻烦啰。”佢自言自语后就继续埋首我下面,不久感觉到有手指响阴道口同阴蒂之间捽来捽去,之后一下就插左入去,不停出出入入,温中带柔。而佢就企起身望住我,个样好似响度欣赏紧我一样。刺激得我全身不停扭动,胸前一双乳房抛来抛去。

我忍不住将自己左手伸向胸前,慢慢配合节奏咁搓揉起来,阿叔的手指温柔地抽动令我感觉好舒服,加上自己出手配合,到了这个地步我已很想他尽快把阳具插入来。

我闭目好好享受身体带来既舒畅,一会儿,觉得下身既快感越来越强烈,阴道内壁,难道是g点不停地收缩:“呀……呀……好痛……痛呀……慢……慢d呀……噢……噢……”

“小姐,妳下面好窄㖞!仲会夹实我d手指,一阵你潮吹之后,比我用细佬入去玩吓好吗!”

“呀……好……好似……得喇……呀……呀∼∼呀∼∼”大叫之后,我下身剧痛,全身酸软之后我的汁液再从阴道内喷射出来。

被高潮弄得软弱无力的我敞在床上喘气,阿叔抽起那条已经变硬的阳具,骑在我身上,双手把我对乳房包住那条东西,慢慢在乳沟间前后移动。佢伸手承托住我个头,要我望到佢的阳具在我的乳房中间不断变大、变大、再变大……

他的动作越来越大,变大了的阳具已经顶到我下巴底下,很可怕。

“小姐,快d帮我舔下个龟头,来,快d。”

当每次阳具顶到下巴的时候,我都要舔佢个龟头一下,后来索性把阳具整条放上来要我用口啜,看见佢个样彷似升仙般享受,我知道好戏来了,佢跪系我下面,用阳具在我的阴道口上下磨擦,我只好尽量张开双腿,因为我现在真的很需要,我已经进入欲火焚身的状态,希望阿叔的阳具可以满足到我,插入d、快。

“噢……好紧呀!正呀!”根叔磨了一阵就把他部份的阳具插入来,不过只系插了一半,可能太耐无被阳具插过,阴道内璧仍然绷得紧紧的。我见他出入了好几下还是未能入晒,但我已痛得大叫救命。

佢尝试用力一插,希望直插到我子宫,哗!!好痛:“呀……好痛呀!……慢慢…黎…啦!”

“哗!你真系好紧㖞…我屌唔到入去……我屌……”佢每讲一个「屌」字,就再用力插我一下,渐渐越插越深,我亦开始慢慢适应,快感开始越来越强。

我用双手撑起上身,双脚就放在根叔的膊头上面,我一低头就看到大阳具响我下面出出入入,自己一双乳房上下摆动、抛来抛去,佢跟住用双手抓住我对乳房。

“呀……呀……快d……入d……入d……呀呀……好正呀……”我忘情地发癫咁呻吟。因为我差不多六年无比男人插过,依一刻真系好想好想要呀!

“呀……呀……呀……快d……唔好停……呀……呀……呀……呀……好high……好high……我又……呀……呀……”

佢一见我讲野就加快速度,加大力度,搞到我讲唔到落去。而且我亦越来越high,唔想停下来,佢就突然加速,搞到我即时要用双手抱住佢条颈借力“呀……呀……呀……呀……呀……呀……”我除了大嗌之外,就真系咩都讲唔到。

“系咪好正呀?大声d叫啦!。妳睇下妳对波,系咁荡来荡去,帮妳荖吓对波啦!”

根叔快攻了我几分钟后,就改变了节奏,每一下都将佢的东西抽到阴穴门口,再一下狠狠插到尽头。之前快攻都已经痛哭大叫,但这刻就真系顶唔到,因为每一下插到尽头时都好high,每一下都觉得自己个阴道被填尽每处空间,子宫被那东西插到最深时刺激得收缩起来,收紧住彷佛要吸住那个龟头一样,唔想比佢走。

“呀……呀……呀……好痛呀……呀……你好大力……咁插入呀……呵……细番……d…力…呀……呀……”

“噢……噢……你下下都吸住我条野,正呀!小姐……等我今日尽力满足妳先。”

虽然很痛,但快感直冲大脑,根叔再渐渐加快速度同力度,我凶怕很快又会再来高潮,我闭目享受,将身体完全放松晒来迎合佢。

“呀……你好…快…同大力呀……我痛呀…呀……”

“噢……正呀!噢……噢……我要插爆妳…先得……”

佢用尽气力加快咁抽插着我十多下,最后一下顶到最入最深,跟着我感觉到一股暖流注入了我体内,我同时打了几个冷震,应该是高潮来了。

根叔射完之后将我放开,上身压在我身上。我感到他下体的东西还留在我体内,我推开他转身敞下来,把身体向前移开,他那东西便从阴道内掉了出来,热腾腾的精液就从阴道口沿住皮肤流到床上。

我仍气喘如牛,六年来未曾尝过一次这么痛快的性爱,我背着根叔,他好像坐回床边,我的喘气声慢慢停了,房间内的气氛变得死寂,根叔转身跪在我面前,用一幅诚恳的面容望着我,我似一条死鱼翻着眼看着他。

“小姐,对唔住呀,系我做错,但系你唔好报警呀,我系家庭支柱,有个囡囡唔可以坐监嫁,求求你啦!”

我心想,你现在才识知错迟唔迟d呀。但是自己亦要负上部份责任,怪就怪自己一时野性先招来横祸,幸好根叔无使用兽性的粗暴来对我,否则我会报警备案,我说:“你啰埋d衫番出去啦!我以后真系唔想再见到你呀……”就这句话说完之后,根叔拿起所有衣服鞋袜走出了房间,还跟我把门关上。自此之后,我再无见过根叔,而这件事亦帮我对男性改观,在往后的日子我决定接受男士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