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乱秘史

  • 淫乱秘史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家庭伦理
摘要

  标题:淫乱秘史  ssbook:好像没有完….  ——————————————————————————–

  标题:淫乱秘史

  ssbook:好像没有完….

  ——————————————————————————–

  目录

  一、亲情会

  二、母女情深

  三、人兽情

  四、淫行列车

  五、校园淫乱录

  六、血缘关系

  ——————————————————————————–

  一、亲情会

  宋明,今年三十岁,前些年无事可做,就跑起了买卖,没想到越弄越红火。一次,宋明由于偷税,被税务局叫去,正好遇见高中同学高洁,高洁今年三十一岁,人长的挺漂亮。高洁见着老同学,怎能不帮忙。

  宋明也识趣地送这送那,一来二去,两人就熟了。宋明人也聪明,没几天就认高洁为干姐,跑起买卖也方便。这以后,宋明买卖做大了,弄了不少黄色录像带、画报之类,经常带给高洁看。

  高洁三十出头,劲正大着,一来二去两人就搞上了。高洁自从与宋明搞上之后,宋明更是隔三差五地与她看录像,好在宋明还没有成家,所以两人操穴也很方便。前一阵宋明又弄了一些走私的药物,弄得高洁像个荡妇似的,觉得总是不过瘾。

  这天宋明闲着没事,来到税务局。高洁正在办公室与大伙闲聊,见门一开,宋明伸进头:「大姐。」高洁便走了出去。

  高洁问:「什么事?」

  宋明笑道:「没事,现在忙吗?」

  高洁一听也笑了,瞧瞧左右无人,低声道:「你想拿鸡巴操大姐的穴?」

  宋明点点头。

  高洁一看上午十点半了,便道:「快下班了,我进去说一声就走。我中午还得回家,去你那太远,不如到我妹妹那,我妹夫不在家,家里可能没人。」

  宋明道:「好吧。」

  一会儿,两人走了出来。高洁的妹妹高芳,二十八岁,比她姐姐长得还漂亮。宋明早想操操高芳,一直没有机会,高洁与宋明的事,高芳是知道的。有一次宋明与高洁在高芳家正操到紧要关头,高芳突然回来了,但高芳高洁姐俩感情很好,高芳也没说什么。

  高芳家就在税务局旁边的一个六层住宅,高芳家是顶层。宋明和高洁上了六层,高洁打开了门,进屋后又锁上了门。

  刚要进屋,两人就听“扑哧扑哧”地响。两人是过来人,一听就是操穴声。两人一惊,这是谁?

  这时就听屋里有个女的道:「飞哥,好像门响。」

  男的道:「哪有的事,妳丈夫不出差了吗?让我再好好收拾收拾妳,妳的穴真他妈的操起来舒服。」

  说完,就听屋里“咕叽咕叽”之声大作,男的喘着粗气,女的娇哼连连。

  宋明和高洁一听,女的是高芳的声音,男的一听就不是高芳丈夫王虎的声音。宋明和高洁对视了一下,宋明想:(高芳跟她姐一样,也是个乐子。)高洁想:(原来妹妹也有这个爱好。)

  两人不由的都笑了。

  宋明一拉高洁,两人轻轻走进厕所,高芳家的厕所是带浴盆的,很华丽。

  宋明道:「别打扰他俩,看样子还是刚操起来。」

  高洁道:「那我俩?」

  宋明道:「别闲扯了,快脱吧,想操穴不在这还出去操呀?」

  高洁道:「这厕所里怎么操呀?」

  宋明道:「你没看录像里,站着操呗。」

  高洁一听没话说了,先把税务局的外套脱了,又把衬衣扣解开,把里面的乳罩撸上去,露出两个滚圆的大乳房,两个乳头一颤一颤地,又把内裤和裤袜一起退到脚脖,一叉腿,道:「就这么将就吧。」

  宋明一边把下身脱光一边道:「上衣不脱还行,你把下身脱光吧。」

  高洁又把下身脱光。

  宋明笑道:「来,大姐,给小弟吮吮鸡巴。」

  高洁道:「鸡巴都这么硬了,还让我给你吃鸡巴。」

  说着,蹲下身,用手握住宋明的阴茎,塞进嘴里,吮了起来。

  宋明轻哼道:「哎,大姐,再紧点。」

  高洁听了,两手抱住宋明的屁股,将宋明的阴茎全部含进嘴里,用力吮了起来。

  高洁又吮了一会宋明的鸡巴,宋明道:「大姐,差不多了。」

  说着,宋明两手抱住高洁的头,将阴茎在高洁的嘴里使劲地抽插了两下,便从高洁的嘴里抽出阴茎,宋明让高洁用手扶着浴盆,撅起屁股,宋明站在高洁的屁股后面,先用手摸了摸高洁的阴户,只觉高洁的阴户湿漉漉的尽是淫水,既而用中指捅进高洁的阴道,来回几下,高洁的阴道里就更加湿润了。

  高洁呻吟道:「哎呦,舒服死大姐了,别用手指头捅大姐的穴,快用大鸡巴操大姐的穴吧。」

  于是宋明便把挺起的鸡巴捅到高洁的阴户上,一支手扶助鸡巴,对准高洁的阴道口,向前一挺身,噗地一声,就把鸡巴全捅进去了。

  高洁微哼一声道:「这么操穴是挺刺激,你就猛干吧,把姐的穴操得舒服就好。」

  宋明一边退出大半截鸡巴又使劲地捅进去一边说:「想不到妳们姐俩在一个房间里操穴。」

  高洁道:「你快点操吧,别一会他俩操完了再把咱俩堵在这里。」

  宋明一听也不说话,站在高洁的身后,躬着腰,两手握住高洁的两个大乳房,一边使劲地揉搓着高洁的两个大乳房一边猛烈地把鸡巴抽出捅进。

  高洁两手支着浴盆,摇头晃脑地呻吟道:「舒服死了,弟弟的大鸡巴太硬太粗了,把大姐的穴操的火热火热的,大姐舒服死了。小明,再狠点操大姐的穴,使劲干,下下都把鸡巴干到大姐穴的最深处。」

  宋明一边使劲地将阴茎在高洁的穴里抽插一边气喘嘘嘘的道:「大姐,妳放心,小弟一定把妳操的舒舒服服的。」

  两人边说边就在厕所里好一顿狂抽乱送。

  两人这边操着操着,那边屋门一响,就听高芳道:「飞哥,求求你,先别操了,小妹的穴里泄了不少的精,我到厕所拿块手巾擦一擦,要不都流到地毯上了。」

  男的道:「不行,我非要把妳的穴捣烂再说。以前我追妳,妳对我带搭不理,我今天非操服妳。」

  说完就听一阵叽咕声,高芳娇哼道:「哎呦,我的亲哥,我服,我服了。哥哥,你就让我先擦擦穴,我把你给妹妹我操出的淫水擦干净,妹妹我再叉开两腿,让哥哥操妹妹的小嫩穴,还不行吗?」

  男的笑道:「服了也不行,我就是要操妳的穴。」

  又是一阵大响,高芳气喘道:「飞哥,你这种接火车头的操穴法太厉害,再操就把小妹操死了。不信你摸摸小妹的阴毛都湿了,那都是小妹流出来的淫液。」

  男的道:「那就先歇一会,妳不要去取手巾吗?那妳就爬着去,我在后面用鸡巴在妳的穴里顶着妳,反正今天我的鸡巴就不打算从妳的穴里抽出来了。」

  宋明和高洁在厕所里正操的使劲,一听此话,忙静止不动。

  就听两人真从地毯上爬了过来,高芳边爬边呻吟道:「哎呦,飞哥,你轻点捅,你的大鸡巴都捅到小妹的心上了。」

  高洁一听忙轻声道:「小弟,你快别操了,他俩来了,快把鸡巴拔出去。」

  宋明听了,又将阴茎在高洁的阴道里使劲地抽插两下,把高洁操的又哼叽两声,正要把鸡巴从高洁的阴道里抽出来,厕所的门被打开了。

  高芳趴在地上一边开门一边说:「飞哥的鸡巴怎么这么粗,操得我真是欲仙欲死。」

  一抬头,高芳不禁啊了一声,只见她姐和宋明正搂在一块,下身紧密结合着正看着她呢。

  高芳脸一红道:「你们什么时候进来的?」

  虽然高洁和宋明操穴时被高芳见过,但是高洁因为还有一个男的在一边,也有点不好意思,便想把宋明的鸡巴抽出去,不想宋明却紧紧搂着高洁的腰,将阴茎死死地顶在高洁的穴里,不肯抽出来。

  高洁撅着屁股站在那一边对宋明道:「死鬼,快把鸡巴抽出去。」

  一边对高芳道:「妳俩刚操穴时,我俩就进来了,没好意思打扰,就跑这里来了。」

  正在高芳后面操高芳穴的男的一听厕所里有人,一惊,忘了把鸡巴从高芳的阴道里拔出来,探进头,一看也是一对男女,说话时,那男的还不时地扶着女的屁股,在女的阴道里抽动两下鸡巴,便问:「这是谁?」

  高芳和那男的都一丝不挂,况且那男的鸡巴还在高芳的穴里插着,高芳红着脸道:「这是我姐和她那个。」

  那男的长的英俊,很潇洒,也将阴茎在高芳的阴道里使劲地捅了两下,高芳红着脸回手打了那男的一下道:「啊,还操呀。」

  那男的笑道:「原来是大姐,真是有缘。即是都在干这事,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任飞,是阿芳她们科的医生。」

  宋明这时从高洁的穴里拔出了鸡巴,哈哈一笑道:「有缘有缘,我叫宋明,做买卖的。」

  在一阵笑声中,宋明和任飞握了握手。任飞边和宋明握手,边拿阴茎在高芳的阴道里捅了几下。

  高芳红着脸对任飞道:「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快把那玩意拔出去。」

  宋明和任飞一听哈哈大笑,倒是高洁高芳姐俩相互看了一眼,也笑了。

  高芳道:「也真是的,你俩来也不说一声。」

  高洁道:「我还以为没人呢。」

  任飞道:「既然到这了,都到里屋说吧。」

  说着把阴茎从高芳的阴道里拔出来,高芳这才红着脸从地上站起来,四个人走进了里屋。

  高芳家的卧室地中间放着一个大双人床,一边一个床头柜,靠窗户放着一个写字台。

  高芳最后一个进来的,只见大腿内侧和阴毛上都湿漉漉的,高芳一笑:「真不好意思。」

  宋明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大家碰都碰到了,见都见到了。来,谁也别不好意思,你俩不也没操完吗,接着操。」

  说完,把高洁推倒在床上,骑了上去,一手挽起一条高洁的大腿,把个粗硬的阴茎噗地一声齐根插进高洁那粉红色的阴道,大力抽送起来。

  高洁在下面笑骂道:「死鬼,你不能慢点。」

  转头又对高芳道:「二妹,别不好意思了。啊呦,操得舒服,来吧,二妹。」

  高芳还没吱声,任飞道:「还是大姐爽快,来,阿芳,妳用手支着床头柜,撅起屁股,我还在后面操妳。」

  说着,任飞将高芳摁在床头柜上,让高芳叉开两条大腿,拿着粗大的阴茎对准高芳的阴道,也是噗地一声齐根插进高芳的阴道,操了起来。

  任飞和宋明把高芳和高洁俩操了一会,任飞道:「明哥挺有实力呀,操了半天,速度丝毫未减。」

  宋明笑道:「你俩操了半天了,自然有些累,我和大姐才操,自然有力了。」

  高洁笑道:「瞧这俩小子,边操穴还边讨论上了。」

  又道:「二妹,小飞操得怎么样?」

  高芳边气喘嘘嘘边笑道:「他呀,刚才你们没听见,把我都快操死了。」

  高洁道:「这么厉害?二妹,咱们四人来个连体大战怎么样?我接管一下小飞。」

  任飞道:「既然大姐看得起,我和明兄换一下又何妨。」

  宋明道:「只怕芳妹不让我操她的穴吧。」

  高芳笑道:「那有什么不让操的,你要乐意,随便你操。」

  于是,宋明从高洁的阴道里拔出阴茎,伸手拉住高芳的手道:「来,都到床上来操。」

  任飞笑道:「明哥,看我把芳妹给你顶到床上去。」

  说着将阴茎抽出大半截,使劲地捅进高芳的穴里,把高芳捅的向前一耸,顺势趴在了床上。

  高芳呻吟道:「你想操死我呀。」

  宋明爬了过来,见高芳一抬头,便将阴茎塞进高芳的嘴里,道:「来,芳妹,给哥哥吮吮大鸡巴。」

  高芳抬头正张口呻吟,却被宋明把阴茎捅进嘴里,只觉宋明粗大的阴茎湿漉漉的,咸丝丝的,高芳也不管那许多,把宋明的鸡巴全含进嘴里,用力吮了起来。

  任飞在高芳的后面又抽送了几下,便拔出阴茎,上床爬到高洁的身上。

  任飞道:「大姐,来,也给小弟我吮吮鸡巴,小弟给大姐吃吃穴。」

  高洁笑道:「跟宋明学不出来好。」

  说着用手握住任飞的阴茎,惊讶道:「哇,小飞,你的鸡巴上怎么这么湿。」

  任飞笑道:「那还用问,都是阿芳的淫精呗。」

  高洁道:「小飞,大姐的穴你就放心地操,使劲操,看大姐能不能挺住。」

  任飞道声好,便飞快地抽插起来。

  高洁道:「好粗的鸡巴。」

  那边宋明爬到高芳身上,先一挺屁股,把个粗大的鸡巴完全捅进高芳的穴里,才舒了一口气,在高芳的耳边说:「芳妹,其实我早就想操妳的穴,只是没有机会,今天总算如意以偿了。」

  高芳道:「想操就操,以后我没事时,你只管来操,我总是叉开双腿的。」

  宋明道:「有妳一句话,我就放心了。」

  高芳道:「现在快操吧,操完再说,你看我姐他们都操半天了。」

  只见那边任飞的鸡巴在高洁的阴道里上下翻飞,高洁面色微红,哼哼唧唧,两腿劈的大大的,双手搂着任飞的腰,不断地把屁股向上猛顶。

  宋明笑道:「看妳这骚样,穴里的水又多了。」

  高芳嗔道:「你坏你坏。」

  宋明便把高芳的两腿扛在肩头,让高芳的穴高高向上,把个鸡巴死命地捅了起来。高芳也学高洁的样子,把滚圆的小屁股向上乱耸。

  干了一会,任飞又让高洁跪趴在地毯上,从后面把阴茎插进高洁的阴道,两手把着高洁的屁股,操了起来。那边宋明也让高芳趴在床上,也是从后面插进阴茎,两手握住高芳的两个乳房,抽出送进。

  高芳也是面色微红,香汗淋淋,哼哼唧唧,侧脸问:「大姐,飞哥操的怎么样?」

  高洁哼道:「操的舒服极了,小飞的鸡巴真有劲,每一下都操的我狠狠的。妳呢?」

  高芳道:「也是一样,明哥的鸡巴不次于飞哥。」

  四人便不再吱声,只有气喘声和操穴声交织在一起。

  一会,先是任飞猛地加快了速度,高洁也把屁股向后猛顶,紧接着宋明也猛操起来,高芳的屁股也疯样地向后狂耸。屋里刹时有趣起来,两个男的的阴茎飞似的抽出送进,两个女的也同时耸屁股挺腰。

  只听高洁啊地一声,任飞放慢速度又操了几下,便趴在高洁身上不动了,接着宋明和高芳同时叫了一声,也不动了。

  四人喘了一会,高洁道:「好爽。」

  高芳道:「真得劲。」

  四人相视不由得都笑了。

  宋明先拔出了阴茎,甩了甩,阴茎上全是高芳和自己的精液。

  宋明笑道:「看看,看看,芳妹的淫水多少。」

  高芳脸一红,轻打了一下宋明的阴茎,笑道:「那都是你射的精。」

  侧身抓了一把卫生纸,擦着两人的精液。

  那边任飞也拔出了阴茎,任飞指着自己湿漉漉的阴茎笑道:「看大姐的阴精还不少呢。」

  高洁笑道:「那还不是让你操的。」

  只见高洁的阴道里正往外流着白汤。四人又笑了起来。

  又忙了一会,四人都收拾好了,宋明道:「大姐和芳妹真是一对妙人,说句实在话,芳妹比大姐长的漂亮一点,大姐比芳妹丰满一些,两人操起穴来,真是各有千秋,但我虽操过大姐和芳妹,却不知两人的穴有何区别?」

  任飞笑道:「正是,我也想看个明白,刚才只是操穴,也不曾注意。」

  宋明道:「大姐和芳妹不妨躺在床上,让我和飞兄比比。」

  高芳和高洁一听,不由得一笑:「这两个死鬼,花样还不少。」

  说完,两人上了床,靠在床头,并排坐下,叉开了双腿,宋明和任飞趴在床上,细看了起来。

  宋明先用手摸了摸高芳的阴户,又摸了摸高洁的阴户,道:「外表上差不多,都挺软的。」

  任飞道:「芳妹的阴毛比大姐的长。」

  高洁高芳一看确实,高洁的阴毛密而不长,高芳的阴毛又密又长。

  宋明和任飞又用手对高洁高芳的阴道一顿乱捅,摸两人的乳房,让高洁高芳用嘴吃两人的鸡巴。玩了一会,便停了。

  四人在床上躺了一会,高洁忽道:「今天我们四人碰到一起,也是有缘,又相互操了穴,感情也不错,我看我们四人不如结为兄弟姐妹,日后也好方便。」

  其他三人一听都同意,便结拜起来。

  高洁三十一岁是大姐,宋明三十是二弟,任飞二十九是三弟,高芳二十八是四妹。

  四人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结拜,先由最小的高芳跪下,大姐高洁走过来,叉开腿,高芳用嘴在高洁的阴部一顿舔,然后宋明任飞的阴茎被高芳依次吃过,然后是任飞宋明最后是高洁依次依法施为。

  仪式过后,四人紧抱在一起,以是庆贺。

  高洁看表已是十二点多了,忙先告辞回家,宋明任飞也相继离去。

  ——————————————————————————–

  任飞在市第三医院上班,任飞有个表妹叫陈娜,大学毕业后也在这家医院工作,今年二十六岁,人长得漂亮,结婚才一年。

  这天七点多钟,陈娜穿一套白色连衣裙出门上班。下楼后,陈娜走到前楼,大学的同学吴敏正等着她呢。

  吴敏和陈娜在同一单位,两人是好朋友。由于两人保养的好,看起来像二十二三岁一般。吴敏由于找对像标准高,一直没结婚,陈娜就常常为她介绍对象,所以两人成了知心朋友。

  陈娜一见吴敏就说:「瞧妳打扮的这么漂亮,怎么就找不着对象。」

  吴敏笑着说:「妳总开我的玩笑,我可要揭妳老底了。说,妳老公不在家,昨晚跟谁睡的觉?」

  陈娜笑道:「妳怎么什么事都问,是不是几天没人操妳的穴,妳就着急了?」

  吴敏道:「我才不像妳,一天也得找几个人操穴。」

  陈娜道:「我这叫性欲旺盛。」

  吴敏道:「说真的,我两个哥哥还想操妳呢。」

  陈娜道:「那他们怎么不操妳呢?」

  吴敏道:「我们是亲兄妹,这是乱伦的事,怎么能经常操我呢?」

  陈娜道:「那一星期操妳几回呀?」

  吴敏道:「就星期六操我一次。」

  陈娜道:「操的次数多吗?」

  吴敏道:「也不一定,上个星期六他俩一晚上操我六次,我都有点顶不住了。」

  陈娜道:「今天不正是星期六吗,晚上我去妳家去会会他们怎么样?」

  吴敏高兴地道:「那太好了。」

  到了医院,两人就像两个高雅的医生一样,亲切和蔼,刚才那最见不得人的事,两人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十点多钟,早上的一阵忙碌过去了,大家又恢复了平静。因为没事,陈娜和吴敏在工作处–药剂室闲聊。

  这时内科的医生也是陈娜的表哥任飞来了,见屋里没人,就道:「阿娜,阿敏,好几天没过来了,又想妳们了。」

  陈娜笑道:「表哥也会体贴人吗?」

  吴敏也笑道:「飞哥只怕体贴人都体贴到咱俩的穴里去了。」

  三人一同笑了。

  任飞道:「屋里没人吗?」

  陈娜道:「怎么,现在上班时间表哥你也敢操穴?」

  任飞道:「哪怕什么,没人会看见。」

  吴敏道:「飞哥真是色胆包天了。」

  任飞道:「我实在是等不急了,妳们看。」

  说着指了指裤子,陈娜和吴敏见任飞的裤裆挺的高高的,都笑了。

  吴敏对陈娜道:「妳看飞哥也确实急了,这样吧,咱俩留一个放哨,另一个到里屋去,怎么样?」

  任飞和陈娜都笑着说行。

  陈娜道:「妳和我表哥先进去,我在外面守着。」

  这个药剂室是个串堂屋,外面是办公室,里面是药房。

  任飞和吴敏进了里屋,陈娜把门一关,又用锁一锁,坐在外面看杂志。

  任飞和吴敏进去后,任飞见一排排的装药柜子,也没有合适的地方。

  吴敏道:「有一个写字台。」

  任飞道:「写字台也不行啊。」

  吴敏想了想道:「这样,我趴在写字台上,你在后面站着操我的穴,咱俩都不用脱衣服,不挺方便吗。」

  任飞道:「还是阿敏聪明,这样最好。」

  于是两人转过几个柜子,来到写字台前。

  任飞自己解着裤子,吴敏简单,把裙子往上一撩,把里面的小三角裤袜脱下来,揣进兜里,一撅屁股,两半雪白滚圆的屁股便现在任飞眼前。

  任飞脱下裤子,把手从吴敏的屁股下伸到前面,摸着吴敏的阴部,并把手指捅进吴敏的阴道。

  吴敏这时把上身趴在写字台上,并把两腿叉开道:「飞哥,穴里出水了,操吧,阿娜还等着呢。」

  只见任飞的阴茎像个炮筒,又粗又长,直挺挺的。

  任飞把阴茎从吴敏的屁股下捅过去,两手从吴敏的胯上绕到前面,拨开阴毛,找准阴道口,把阴茎慢慢地捅了进去,然后把两手放在吴敏的胯骨上,说:「阿敏,我要操了。」

  吴敏点了点头,只见任飞屁股往前一挺,两手往后一拉,扑哧一声,阴茎重重地捅到吴敏的阴道深处。

  吴敏哎呦一声,喘了口气。任飞此时也不顾那么许多了,飞快地耸动着屁股,阴茎在吴敏的阴道里快速抽动。

  由于吴敏的阴道里淫水不少,加之还是屁股对着任飞,所以阴茎和阴道的摩擦声和任飞的下腑与吴敏的屁股的撞击声混合起来很响,叽咕叽咕,啪啪啪。

  吴敏兴奋地呻吟着:「飞哥,你的鸡巴真粗,操的小妹穴里好舒服呀。」

  任飞也气喘着道:「怎么样?阿敏,哥的鸡巴操的舒服吧,阿敏,妳的穴也真紧,哥操起来也舒服极了。」

  两人边说边操着。任飞把阴茎往后抽的时候,两手往前推,往里捅的时候,两手往后拉,所以吴敏被推拉得也像在耸动一样。吴敏两手紧握着,满头秀发披散在脸上,仰着头,闭着眼,嘴里不断地哼哼着。

  一会工夫,两人都气喘嘘嘘了。

  任飞一边快速地操着一边道:「阿敏,我快要射精了。」

  吴敏也哼道:「我也快泄了。」

  只见两人更快地捅着抽着,叽咕叽咕声越来越响。只听任飞和吴敏同时啊了一声,阴茎喷出一股白浆,阴道里涌出一股阴精,两人同时抖了几下。任飞又操了几十下,才把阴茎抽出来,吴敏也直起了上身。只见从吴敏的阴道里淌出来的精液,顺着吴敏的大腿往下淌。

  吴敏擦完穿好衣服,道:「飞哥,你等一会,我去叫阿娜。」

  说完满脸幸福地走了。

  一会,陈娜笑着进来了,道:「表哥好手段,把阿敏操的舒服极了。」

  任飞道:「阿娜也趴在这吧。」

  陈娜道:「哼,我知道,阿敏都告诉我了,不知表哥连干两枪累不累?」

  任飞笑道:「才操一个阿敏就累了?笑话,何况阿敏的穴真紧,操起来跟休息似的。」

  陈娜一撇嘴:「那小妹的穴你操起来就不舒服了?」

  任飞道:「那哪能,妳的穴也特紧,跟阿敏的穴各有千秋。」

  陈娜笑了笑,趴在了写字台上。任飞忙掀起陈娜的裙子,退下裤袜,和操吴敏一样,捅进去一刻不停,飞快地抽插起来。

  由于刚射精,所以操了千余下还没有射精,把个任飞累的气喘嘘嘘。陈娜也娇哼连连,香汗淋淋,不时把个娇臀向后死顶。

  又操了一会,陈娜道:「表哥,一会你射精时,就拔出来,射在小妹的嘴里,行吗?」

  任飞气喘嘘嘘地问:「那为什么?」

  陈娜道:「听人说,喝了男人的精液,会年青的。」

  任飞点了点头,又飞快地操了起来。又操了三百多下,任飞道:「阿娜,我快要射精了。」

  说完从陈娜的阴道里拔出阴茎,陈娜忙转过身,蹲下身子,用嘴含住了任飞的鸡巴,吮了起来。任飞自己也用手撸着鸡巴,突然,任飞浑身一抖,一股股精液射出,射到陈娜的嘴里。

  陈娜一边吮着,一边吃着,一会工夫,就把任飞的阴茎舔的干干净净。然后两人同时喘了一口长气,舒服地啊了一声。

  任飞道:「阿娜,妳的嘴吃我的鸡巴,我舒服极了。」

  陈娜道:「表哥如果喜欢,下次我就用嘴给你吸出精来。」

  任飞道:「那太好了。」

  陈娜道:「咱俩赶快穿好出去吧。」

  任飞点头。

  ——————————————————————————–

  下班了,陈娜和吴敏容光焕发,高高兴兴地并肩走着,吴敏问:「今天妳家那位能不能回来?」

  陈娜道:「回不来,还得几天。」

  吴敏和陈娜到了家门口。吴敏的父母在外地工作,吴敏和两个哥哥住在一起,这段时间大嫂二嫂都上夜班,不回家。

  吴敏进门就道:「大哥二哥,你们看谁来了。」

  大哥吴刚,二哥吴亮一看:「呦,是阿娜呀,快进来。」

  陈娜进屋后道:「听说你们把阿敏操的够呛,今晚我和阿敏会会你们二位,不知可好?」

  吴刚和吴亮一听,高兴极了,连声说好。

  吴敏到厨房做饭,陈娜和吴敏一起忙活起来。一会,吴刚和吴亮来到厨房,到了陈娜和吴敏的背后,道:「屋里这么热,把衣服脱了吧。」

  吴敏笑道:「阿娜,看把他俩急的。」

  陈娜也笑个不止。吴刚上前拉开了陈娜的连衣裙的拉链,吴亮也把吴敏的拉开。

  陈娜笑道:「真没招,脱吧。」

  一会工夫,陈娜和吴敏便被脱得一丝不挂。吴刚和吴亮把两人的衣服放回屋里,出来后,两人也脱光了,两人的阴茎都挺的老高,又粗又长。

  吴刚和吴亮进了厨房,便一人一个,摸起陈娜和吴敏的阴部来。

  吴敏道:「二哥,你等一会,没看我正炒菜吗?」

  陈娜也道:「大哥,我切菜呢,别切了我的手。」

  吴刚和吴亮可不管这套,一会揉搓着两人滚圆的乳房,一会抚摸两人雪白的屁股,一会又把手指头插进两人的阴道捅几下。弄得陈娜和吴敏欲火中烧,饭也做不下去了。

  当吴刚把手指头插进陈娜的阴道乱捅,并用阴茎在陈娜的屁股上来回摩时,陈娜一下子趴在菜板上,撅起屁股,扭头对吴刚道:「大哥,快操小妹,小妹挺不住了。」

  吴刚也不搭话,挺起鸡巴对着陈娜的阴道就插了进去,飞快地操了起来。陈娜此时欲火高涨,大声道:「大哥,使劲操,再使劲,把你的鸡巴插到小妹的穴眼里,快操,再快点,啊,哎呦,舒服死了。」

  旁边吴敏和吴亮也转了过来,看着吴刚和陈娜操穴,看着看着,吴敏一把拉过来一个椅子,用手扶着,也撅起屁股,对吴亮道:「二哥,你操我吧,我也憋不住了。」

  吴亮扑哧一声就把阴茎插进妹妹吴敏的穴里,操了起来。

  一时间,厨房里气喘声、摩擦声响成一片,陈娜和吴敏兴奋的呻吟声使得吴刚和吴亮更加没命地操着。

  两人往前使劲一捅,陈娜和吴敏的两片阴唇就往阴道里一翻,两人往外一抽,又带着两片阴唇翻了出来,露出粉红色的阴道。两人的阴茎轮翻操着,扑哧扑哧之声不觉于耳,陈娜和吴敏也不时把屁股向后乱顶乱耸,迎合两人的操穴。

  四人操了一会,陈娜和吴敏不由得淫水大流,把吴刚和吴亮的阴茎涂得像在水里插过一般。

  吴刚一边抽送着阴茎一边道:「阿娜,妳的小穴真紧,夹得我的大鸡巴真得劲。」

  陈娜呻吟道:「那是大哥的鸡巴太粗了,都捅到小妹的穴心了。」

  那边吴敏一手扶着椅子,一手伸过来摸着陈娜的乳房,哼唧道:「我二哥的鸡巴更粗,把我的小穴塞得满满的,都捅到我的子宫里去了。」

  吴亮边使劲地操着妹妹吴敏的穴边对吴刚道:「大哥,咱俩换换,你来操咱妹妹,我去操阿娜。」

  吴刚道:「行。」

  两人便同时抽出阴茎,吴刚让吴敏仰躺在地板上,挽起妹妹吴敏的两条大腿,一躬腰,便把粗大的阴茎插了进去,捅了起来。

  吴亮却让陈娜把手扶在吴刚的背上,站着撅起屁股,从后面把粗大的阴茎塞进陈娜的穴中,四人便似叠在一起似的。

  吴敏在底下呻吟道:「哎呦,哥呀,你要操死妹妹了,狠点操呀,快操快操。」

  说着,用腿夹住吴刚的腰,两手抱着吴刚的背,把屁股向上狂耸乱顶,接着,吴敏大叫一声,道:「啊呦,不好,我泄精了,快活死了。」

  四人呼呼地喘着粗气,谁也不说一句话。

  半天,陈娜才啊了一声道:「好过瘾呀。」

  吴敏道:「我哥还行吧?」

  陈娜道:「那当然,操穴的工夫是一流的。」

  四人都笑了起来。

  吴敏道:「都起来擦擦,该吃饭了。」

  四人立起了身子,吴刚拍了拍陈娜的屁股,道:「阿娜,吃完饭,我让妳看看奇特的操穴。」

  陈娜问:「什么奇特的操穴?」

  吴刚道:「俩打一见过没有?」

  陈娜摇摇头。

  吴敏道:「哥,你怎么又来了,那样人家太累。」

  吴亮道:「累什么,妳每回不都乐巅巅的。」

  陈娜问:「到底怎么回事?」

  吴敏道:「就是我的两个哥哥一起操我,一个操我的穴,一个操我的屁眼。」

  陈娜道:「那倒挺好玩的。」

  一会,四人吃完了饭,一起来到里屋。

  吴刚道:「来,阿敏干吧。」

  吴敏道:「讨厌,又来了。」说着爬上了床。

  吴亮道:「阿娜,你先看看。」

  只见吴刚躺在床上,吴敏骑了上去,分开自己的两片阴唇,把吴刚的阴茎插进自己的穴里。

  吴亮则拿了些凡士林,涂在自己的阴茎上,跪在吴敏的身后,分开吴敏的屁股,把阴茎捅在吴敏的屁眼上,道:「妹妹,使点劲。」

  只见吴敏一使劲,屁眼就张开了。

  吴亮握着阴茎慢慢地将阴茎插进妹妹吴敏的屁眼里,一直插到齐根,吴敏不停地哼哼着:「哎呦,太满了,太涨了。」

  陈娜在一边问:「阿敏,行吗?」

  吴敏呻吟道:「他俩经常这样操我。」

  只见吴刚和吴亮两人一上一下,开始抽插起来。

  吴敏跪趴在床上,承受两个哥哥一上一下两个鸡巴同时的抽送。

  吴亮虽然操的是妹妹吴敏的屁眼,但陈娜看跟操穴没什么区别,只见吴亮的阴茎在吴敏的屁眼里插进抽出,吴敏的屁眼也随着一开一合,下面吴刚把个阴茎向上捅的像捣蒜似的。

  吴敏甩着秀发,高声呻吟道:「哎呦,太过瘾了,太刺激了,嗷,穴里,屁眼里,真舒服。我的亲哥,使劲操,小妹没事,大哥,把鸡巴在穴里再捅的深些,二哥,把你的大鸡巴在妹的屁眼里再干的狠点。啊啊,不行了,泄精了。」

  吴敏浑身乱抖,口中胡言乱语,把个陈娜看的穴里淫水直流,也上了床,一屁股坐在吴刚的头上,把阴户放到吴刚的嘴上,吴刚顺势用嘴含住陈娜的穴,舔了起来。

  此时,吴刚仰躺在床上,吴敏骑在吴刚的身上,陈娜坐在吴刚的头上,吴刚一边挺腰操妹妹吴敏的穴,一边搂着陈娜的大腿舔陈娜的穴,而吴敏支着床的两手却搂住了陈娜的脖子,把脸贴上去,把舌头伸进陈娜的嘴里,陈娜的两手一边一个握住了吴敏的两个大乳房,揉搓起来,吴亮则在妹妹吴敏的身后,把个大鸡巴在妹妹吴敏的屁眼里狠捅着。

  四人谁也没闲着,又干了一会,吴敏道:「我泄完精了,太累了,你们操操阿娜吧。」

  吴刚和吴亮问陈娜道:「阿娜,妳行吗?」

  陈娜道:「阿敏都行,我没事。」

  吴刚和吴亮便把鸡巴分别从妹妹吴敏的阴道和屁眼里拔出来,吴敏一下就躺在床上,道:「太过瘾了。」

  这回吴亮躺在下面,陈娜便骑了上去,吴亮把刚从妹妹吴敏的屁眼里拔出来的阴茎一下就捅进陈娜的阴道里去了,吴刚在陈娜的后面握着阴茎扒开陈娜的屁眼,慢慢地往里捅着,只见吴刚的阴茎慢慢地进入到陈娜的屁眼里。

  吴敏问陈娜:「怎么样?」

  陈娜哼唧道:「哎呦,太刺激了,就是大哥的鸡巴捅进屁眼里有点疼。」

  吴敏道:「没事,一会就好了。」

  这时,吴亮已经在下面把鸡巴向上捅了起来,吴刚也在后面慢慢地把阴茎插进抽出,陈娜趴在吴亮的身上,仰着头,闭着眼,哎呦哎呦道:「太刺激了,两个哥哥一起操我,真舒服。尤其是大哥的鸡巴在我的屁眼里,弄得小妹屁眼里涨涨的,酸酸的,得劲极了。哎呦,二哥,你在下面再把鸡巴往小妹的穴里深点捅。」

  陈娜的淫语浪声,使吴刚和吴亮听了更加起兴,两人没命地前抽后送。

  只一会,就见陈娜猛地挺起上身,口中叫道:「快干,我要泄精了,哎呦,泄了,完了,我死了,舒服死了。」

  吴亮在下面只觉陈娜穴里一紧,浑身一抖,一股热流直喷阴茎,把个鸡巴烫得好不舒服。吴刚在后面也觉陈娜屁眼里一阵收缩,把吴刚的鸡巴夹得更紧了。吴刚和吴亮刚才操妹妹吴敏半天,把吴敏操的泄了精,又被陈娜泄精这一激,两人同时觉得快感来临。

  吴亮在下面紧紧搂着陈娜的腰,把鸡巴向上狂顶,吴刚在后面死死摁着陈娜的屁股,两眼看着自己的鸡巴在陈娜的屁眼里使劲地抽插。先是吴刚嗷地一声,鸡巴死命的在陈娜的屁眼里捅了几下,最后一下重重地齐根插入,一股股的精液射进陈娜的屁眼里。吴亮这时一边操着一边精液已经射了出来。

  陈娜被吴刚和吴亮的精液刺激得,只觉穴里和屁眼里快感阵阵,欲仙欲死,嘴里只会哼哼了。

  四人歇了一会,吴刚一边拍着陈娜的屁股拔出阴茎一边道:「阿娜的屁眼真是太紧了,操起来舒服。」

  吴亮也道:「阿娜的小嫩穴,也不错。」

  吴敏在一边道:「哼,用完妹妹的穴和屁眼,却夸别人的好。」

  吴刚笑道:「啊呦,妹妹还吃醋了。」

  四人一阵乱笑。

  陈娜翻身躺在床上,道:「今天真是不虚此行,太舒服了。」

  吴亮道:「那么以后欢迎阿娜常来。」

  陈娜道:「那是一定的。」

  只见陈娜躺在那,从阴道和屁眼里流出一滩几人的精液和阴精,把床单弄湿了一片。一番苦战,四人都精疲力尽,陈娜就没有回家,在吴敏家睡下了。

  第二天早晨七点四人才起来,各自上班无话。

  

  ——————————————————————————–

  下班后,陈娜回到家里,见丈夫欧阳公出回来,便像燕子一样扑到丈夫怀里,娇声道:「出去这么长时间,不知又跟哪个姑娘鬼混。」

  欧阳笑道:「瞧妳,总像个孩子,快来吃饭,吃完饭上高原家去。」

  陈娜道:「怎么?刚回来就想那个小骚货了。」

  欧阳道:「妳不想高原?」

  ——————————————————————————–

  「哎呦,你们两口子来了,阿颖,欧阳和阿娜来了。」高原热情地招呼着,高原的妻子赵颖忙从屋里出来,笑迎两人。

  欧阳坐下后,对高原道:「阿娜挺想你的,我也想阿颖了,所以就过来了。」

  高原道:「真巧,刚才阿颖还说挺长时间没见欧阳了呢。」

  赵颖笑道:「我真挺想你的。」

  欧阳道:「想我?妳过来。」

  赵颖走过来,欧阳把手伸进赵颖的裙子,伸进裤袜,摸着赵颖的阴户道:「想我?妳的穴不知让高原操肿了没有?」

  赵颖笑道:「他呀,就想着阿娜,每次操我的穴,嘴里都叫着阿娜的名字。」

  陈娜笑道:「欧阳操我的穴时,也喊着妳呢。」

  四人笑作一团。

  欧阳道:「别等了,我先操操妳的穴吧,省的妳的穴挺紧的。」

  赵颖笑着脱光了衣服,道:「来,咱俩就在地毯上给他俩表演表演。」

  欧阳也脱光了衣服,见赵颖仰躺在地毯上,便跪在赵颖的两腿之间,将赵颖的两条大腿扛在肩头,拿着自己的阴茎在赵颖的阴道口蹭了几下,见从赵颖的阴道里流出一些淫水,便把鸡巴捅进赵颖的阴道,操了起来。

  高原笑道:「他俩还真神速,这会就操上了。来,阿娜,还是老规矩,妳吃我的鸡巴,我捅妳的穴。」

  陈娜笑着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也脱光了,陈娜躺在地毯上,高原骑在陈娜的头上,旁边摆了一堆东西,手里拿着一根二十公分长的粗橡胶棒,捅进陈娜的阴道,快速抽动起来。

  陈娜一抬头,用嘴含住高原的阴茎,一顿吸吮。那边欧阳和赵颖操的正欢。

  欧阳一边用阴茎捅着赵颖的穴,一边道:「阿颖,妳的穴怎么夹得这么紧,把哥的鸡巴夹得这么舒服。」

  赵颖呻吟道:「欧阳,快操,快操死妹妹吧。我的穴里痒得很,再使点劲操,对,哦,哦,再使劲,啊,用你的鸡巴塞死妹妹的穴吧。再插,操快点,狠点。」

  欧阳听着赵颖的淫声浪语,更快地操着赵颖的穴,把个赵颖的穴操的淫水大流。

  那边陈娜一会吮着高原的阴茎,一会用舌头舔着,不时从嘴里吐出来,用手来回撸两下,再放进嘴里吮着。高原呢,两手正握着橡胶棒,像捣蒜一样飞快地捅着陈娜的穴。

  陈娜穴里的淫水把橡胶棒浸的湿漉漉的,使橡胶棒很顺利地在陈娜的穴里插进抽出。一会,只见高原拔出橡胶棒,拿着一根大茄子,将大茄子塞进陈娜的阴道,抽插起来。

  陈娜哼唧道:「噢,哥呀,太粗了,轻点捅。」

  欧阳操着操着,突然一阵快感来临,抱着赵颖的屁股一阵狂捅,把赵颖捅的噢噢直叫:「欧阳,喔,你要操死小妹了,哦哦,哎呦,我的穴,我的穴被你操肿了,哦,好舒服,欧阳,你操吧,把小妹操死也没关系,小妹把穴给你了。」

  说着说着,赵颖只觉得一阵颤抖,一阵快感由阴道深处传遍全身,穴口一开,一股股阴精狂泄而出。欧阳受此刺激,也喷出了一股股的精液。欧阳虽然射了精,但还是不停抽送,一个劲地操着赵颖的穴。赵颖欲仙欲死,只顾喘气了。

  一会,欧阳累的不行,才趴在赵颖的身上。两人的淫液顺着赵颖的阴道往外淌着,把赵颖的屁股弄得湿漉漉的。

  那边陈娜吮着吮着,只觉高原的阴茎一挺,一股股精液射在嘴里,陈娜连忙吃了下去。高原停了下来,趴在陈娜的两腿之间,享受着这份快感。

  欧阳从赵颖的阴道里拔出阴茎,拍着赵颖的屁股问:「阿颖,怎么样?」

  赵颖道:「欧阳,你把我都快操死了,真舒服啊。从今以后,你什么时候要操小妹,小妹决不含糊。」

  欧阳摸着赵颖刚被自己操过的穴道:「妳的穴挺紧,比陈娜的穴强。」

  那边陈娜一听,吐出了高原的阴茎道:「我的穴怎么样,你还不是天天操我。」

  高原仰起头笑道:「怎么?你们三个讨论穴的问题,也不至于吵起来吧。」

  四人站起来坐到了沙发上,互相闲扯着,休息着。陈娜横躺在一个三人沙发上,阴道里还插着那根大茄子,陈娜道:「阿颖,妳再过来给我捅几下。」

  赵颖笑着走过来,握起大茄子,使劲地捅了起来。

  陈娜噢噢地叫着:「哎呦,阿颖,轻点,这可是茄子,不是鸡巴,妳不是要报仇吧?」

  赵颖笑道:「就是,就是。」说着又加劲地捅了起来。陈娜呻吟着,把屁股向上乱拥乱耸。

  赵颖笑道:「你们看看阿娜的淫乱样。」

  欧阳和高原都笑了。

  一会,陈娜便阴精大泄,满足地笑了。四人又聊了一会淫话,欧阳和陈娜便穿衣告辞了。

  

  ——————————————————————————–

  二、母女情深

  赵颖在土产品进出口公司工作,于一个叫陆华的同事处得特别好。陆华今年四十岁,去年丈夫病故,身下有一女孩,名叫婷婷,今年十九岁。陆华虽然四十了,但由于个高,漂亮,丰满,保养的好,看起来像三十岁一样。

  由于昨天赵颖与丈夫同欧阳和陈娜一顿换妻性交,所以今天上班脸上春光明媚。

  陆华见了道:「阿颖,昨天碰到什么事了,把妳乐成这样?」

  赵颖笑道:「太刺激了。」

  陆华道:「什么刺激?」

  赵颖便把昨天晚上的事一五一十地说给陆华,陆华听了,春心激荡,欲火中烧。因为陆华去年死了丈夫,一年多没和人操过穴,平时急了,就用橡胶棒自己解解痒,所以听了赵颖的话,只觉阴道中流出了水,穴中痒了起来。

  两人又说笑一会,陆华道:「我去厕所。」便来到厕所。

  她们单位的厕所很高级,是大单间式的。陆华钻进一间,扣好门上的暗锁,急忙把裤子退了下去,从皮包里拿出两个橡胶棒,把一个橡胶棒对准自己的屁眼,一使劲,扑哧一声,橡胶棒就捅进去了,又将另一个橡胶棒从前面捅进自己的阴道。

  陆华的性欲特别大,每回只捅穴陆华觉得不过瘾,所以陆华又弄了一个橡胶棒捅自己的屁眼,前后一起来,陆华才觉过瘾。只见陆华半蹲着,躬着腰,两手一前一后握着两个橡胶棒,将橡胶棒在自己的穴和屁眼里抽动起来。这一抽动,把个陆华刺激得浑身发抖,忍不住呻吟起来。

  这时,厕所门被人用钥匙无声的打开了,飞快地闪进一个人,门又被锁上了。等陆华发觉时,那人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陆华一时竟呆住了。来人是公司的副经理吴刚,也就是吴敏的哥哥。

  吴刚笑道:「大姐,妳在干什么?」

  陆华的脸顿时红了,急忙拔出了橡胶棒,弯腰要提裤子,被吴刚一把抱住,一顿亲吻。陆华开始还挣扎了两下,后来就停止了。

  陆华道:「你怎么进来的?」

  吴刚道:「我对妳一直很注意,厕所的钥匙是我配的,我实在太喜欢妳了。」

  说着,一支手便放在陆华的阴户上,一阵揉搓。陆华因为刚才的事被他看见,也没有反抗,任吴刚一阵揉搓,而吴刚竟将手指头插进陆华的阴道里,捅了起来。

  吴刚道:「大姐,能让我操妳的穴吗?」

  陆华道:「只求你别把刚才的事说出去。」

  吴刚道:「一定一定。」说着便脱下裤子。

  陆华道:「怎么,就在这?」

  吴刚道:「我实在是等不及了。」

  便让陆华坐在便器上,分开陆华的两腿,露出湿润粉红的阴道,吴刚则跪在陆华的两腿之间。

  陆华见吴刚的阴茎又粗又大,道:「我已经一年多没有操穴了,你的鸡巴这么大,可得轻点。」

  吴刚点头称是。吴刚把陆华一拉,使陆华就屁股尖搭在了便器上,陆华也就自觉地叉开两腿,两手在后面扶着便器,将穴向前挺着。吴刚一挺身,扑哧一声,将阴茎一下子就全部捅进陆华的阴道里去了。

  吴刚一边抽插一边道:「大姐,妳的穴还这么紧。」

  陆华哼道:「那是你的鸡巴太粗了。」

  由于陆华很长时间没有操穴,吴刚的阴茎一插进来,只觉将穴撑的满满的,吴刚的每下操穴都捅到陆华的阴道深处,并且使劲的摩擦阴道带来了很大快感。

  吴刚一边慢捅快抽,一边问:「怎么样,好受吗?」

  陆华呻吟道:「哎呦,舒服,你放心地操吧。」

  说着说着,只觉一阵快感从穴里蔓延到全身,身体一抖,穴口大开,阴精狂涌而出,忍不住啊了一声。

  吴刚的阴茎被一股热流一冲,舒服欲死,大胆地狂抽迭送。由于陆华泄了不少的精,而吴刚的阴茎在陆华的阴道里还快速的抽插,使的叽咕叽咕的操穴声很响。

  陆华在快感中体味了一会,道:「你慢点操,操穴声太大,别人会听见的。」

  吴刚依言放慢了速度,道:「大姐,妳也太不经操了,才操了几下,妳怎么就泄了?」

  陆华一边挺着屁股迎合着吴刚的操穴一边道:我这是太长时间没有操穴的原故。于是两人也不吱声,紧紧地搂在一起,吴刚飞快地抽插阴茎,而陆华也将屁股乱拥乱耸。

  操了一会,吴刚道:「大姐,来,妳转过身去,我从后面操妳。」

  说着拔出阴茎,陆华站起来,转过身去,两手支着便器,撅起屁股,吴刚将陆华穴里流出的淫水擦了擦,将阴茎又插进陆华的阴道里抽插起来。由于吴刚抽插幅度太大,一下子将阴茎全抽了出来,使劲往里一捅,扑哧一声,竟插进陆华的屁眼里去了。

  陆华哎呦一声,道:「你怎么操到屁眼里去了。」

  吴刚笑道:「没事,只要是眼儿,哪都一样。」

  说着扶着陆华的屁股,在陆华的屁眼里抽插起来。

  陆华哼道:「太好了,太有意思了,哎呦,把我的屁眼操的舒服极了,噢,再狠点操,哎呦。」

  听着陆华的淫声浪语,吴刚很难想像陆华已经是四十的人了,四十岁的人还这么淫荡,真是少见。

  吴刚把自己的阴茎在陆华的屁眼里使劲地抽插,只见陆华的屁眼随着吴刚阴茎的一出一进,也一开一合。操了半天,吴刚觉得快感来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捅的陆华前仰后合。陆华也知道吴刚快要射精了,急忙把屁股向后猛顶,这时只觉吴刚的阴茎一硬,一股股暖流射进自己的屁眼里。吴刚也趴在了陆华的背上,将两手伸进陆华的乳罩,抚摸起陆华的两个大乳房。

  吴刚一边抚摸一边道:「大姐怎么保养的这么好,孩子都这么大了,乳房还这么坚挺。」

  陆华笑道:「我就这样。」

  吴刚道:「怎么样,大姐,操的舒服吗?」

  陆华道:「一年不知肉味,一下又操的这么狠,我简直有点欲仙欲死了。」

  吴刚道:「那以后呢?」

  陆华道:「以后就随便你了。」

  两人说着各自穿好了衣服,走了出去。

  自此以后,吴刚和陆华便经常发生性关系,由于陆华家是两室一厅的房子,就和女儿住,比较宽敞,所以吴刚经常到陆华家和陆华操穴。

  这天晚上,吴刚又来到陆华家,陆华迫不急待地将吴刚领进自己的屋里,自己先把衣服脱个精光,仰躺在床上,大叉开两腿,道:快来,解大姐穴中之痒。

  吴刚脱光了衣服,爬上床,摸了一把陆华的穴,见陆华的穴里全是淫水,便笑道:「大姐怎么急成这样?」

  说着将阴茎在陆华的穴口磨来磨去,就是不插进去。陆华急的用两手把自己的两片阴唇扒开,把屁股向上挺起,道:「求你快把鸡巴捅进大姐的穴里吧,大姐受不了了。」

  吴刚这才把阴茎对准陆华的阴道口,用力一顶,只听扑哧一声,吴刚那粗大的阴茎齐根捅进陆华的穴里去了。

  陆华噢了一声道:「好爽。」

  吴刚道:「那我就开始操大姐的穴了。」

  陆华道:「操吧,越狠越好。」

  吴刚便耸起屁股抽送起来,因为吴刚的阴茎粗大,把个陆华磨得快活无比,加上陆华的淫水很多,使穴里滑溜溜的,吴刚抽送起来也不觉费力,只听摩擦声叽咕叽咕很响。

  陆华道:「弟弟缓些抽送,如此声响,莫叫隔壁的女儿听见不雅。」

  吴刚依言缓了抽送,却每一抽送都加了些力气,把个陆华操的哼哼唧唧,尽说一些淫声浪语:「哎呦,再用些力气,弟弟,你就使劲地操吧,大姐舒服的很。」

  吴刚也火气直冒,边操边道:「大姐,不知妳的穴怎么如此柔软,令小弟操起来很顺利。」

  两人就边说着淫话边用力抽送。陆华也挺起屁股,尽是些向上乱耸。

  两人操了一会,只见陆华突然加快了屁股的乱耸,嘴里道:「哎呦,弟弟,好舒服,姐姐要泄精了。」

  说着又猛耸了几下,吴刚只觉陆华穴中一股阴精泄出,把个鸡巴浸得得劲极了,便也忍不住加快用力抽插,抽送了十几下也射出了精液。

  射完精,吴刚顺势趴在了陆华的身上,两人都是一阵气喘。

  吴刚道:「想不到大姐如此可人。」

  陆华也道:「弟弟的鸡巴倒令大姐叹服。」

  吴刚道:「我弟弟的鸡巴比我的还粗,大姐有没有兴趣让我弟弟操一操。」

  陆华喜道:「真的?那我可得试试。」

  吴刚道:「那我明天就把我弟弟领来,跟妳操一操穴。」

  陆华道:「行。」

  这时,吴刚用手摸着陆华的乳头,道:「大姐保养的不错吗,如此年纪,乳房竟还如此坚挺,小弟不禁想吮些奶来。」

  陆华笑道:「吸吮倒也无妨,只是无奶了。」

  吴刚俯身用嘴含起一颗乳头,在嘴里一顿狂吮。

  陆华娇笑道:「怎么样,有奶吗?」

  吴刚又吸吮了一会,吐出乳头道:「虽无奶,倒也有趣。」

  说着起身抽出已经缩小了的阴茎,躺在陆华身边。

  陆华拿过一块布在自己的阴户擦着,道:「小弟怎么射出这么多精来。」

  吴刚道:「大姐的精也不少吗。」

  两人一阵淫笑。由于劳累,两人便搂着睡了。

  次日一早,陆华叫醒吴刚道:「趁婷婷没起来,你先走吧,免得让婷婷看见。」

  吴刚依言而去,约今晚再会。

  一日无话,转眼又到了晚上。

  ——————————————————————————–

  吴刚和吴亮一起来到陆华家,陆华开门将吴刚和吴亮迎进。

  吴刚道:「这是我弟弟吴亮,这是大姐陆华。」

  吴亮道:「早就听说过,幸会。」

  陆华道:「快进屋吧。」

  三人便来到陆华的卧室。

  一进屋,吴刚便搂着陆华亲起嘴来,道:「来,大姐,把衣服脱了吧。」

  陆华还有点不好意思,吴刚便动手把陆华脱得一丝不挂,对吴亮道:「怎么样,看大姐够味吧,看这乳房,看这屁股。」

  吴刚边说边抚摸着陆华。

  陆华脸红红的,笑道:「别乱摸。」

  这时,吴刚和吴亮也脱光了衣服。

  陆华见吴亮的阴茎的确比吴刚的粗一点,也不顾羞耻,上前握住吴亮的阴茎撸了两下,笑道:「小弟好大的鸡巴。」

  三人便一同上了床。

  吴刚道:「大姐,先让我弟弟操妳,怎么样?」

  陆华笑道:「让我尝尝鲜,好吧。」

  说着,仰躺下去,叉开两腿道:「小弟,只管操大姐吧。」

  吴亮嗯了一声,挺起阴茎对准陆华的阴道就捅进去了。

  陆华哼道:「哎呦,好粗的鸡巴。」

  吴亮可不管许多,狂抽迭送,把个阴茎飞也似的在陆华的阴道里抽插着。

  陆华被操的哼哼唧唧道:「真过瘾,使劲操,大姐能挺住。」

  吴亮道:「大姐的穴真紧,真软,舒服。」

  两人边说边操,旁边吴刚看得火起,一下子骑在陆华的头上,将阴茎塞进陆华的嘴里,让陆华吸吮鸡巴。陆华嘴里吸吮着吴刚的阴茎,下面被吴亮抱着屁股狂操,真是下下没根,陆华只觉得吴亮的鸡巴都捅到自己的子宫了,并把阴道撑得紧紧的。

  三人操的快活无比,却不想被隔壁陆华的女儿婷婷听见了。

  今晚婷婷未曾睡觉,正辗转反侧,却听母亲房中哼哼唧唧似有人说话,不由得奇怪,忙轻手轻脚地走到母亲的房门外,侧耳一听,便听见叽咕叽咕之声不觉于耳,还听母亲说什么操穴之类的话。

  婷婷一听就知母亲正和别人操穴,不由得面红耳赤,但少女从未曾经历此事,倒也十分想见识见识。也怪三人大意,竟没有关好房门。婷婷扒着门缝往里一看,只见母亲的房中还点着灯。在母亲的床上,见母亲正躺在床上,一个人跪在母亲的两腿间,扛着母亲的两条大腿,屁股一耸一耸的,一条大肉棍在母亲的穴里抽送着,另一个人则骑在母亲的头上,把大肉棍插在母亲的嘴里。

  婷婷看了个目瞪口呆,忙又接着看起来。只见母亲一边吮着那人的鸡巴,一边把屁股向上乱耸,下面那人操的急了,母亲就吐出嘴里的鸡巴,哼哼唧唧道:「舒服,操的好舒服,哎呦,我要泄精了。」

  只见母亲把屁股没命地向上乱耸,浑身一阵乱抖,嘴里噢噢地叫着。操穴那人也快了起来,婷婷见那大鸡巴在母亲的穴里抽出送进,如捣蒜一般,不禁心惊。却见母亲也把屁股乱耸,嘴里道:「哎呦,好爽,再快些。」

  那人飞快地抽送着,又操了几十下,便忽地停了下来,趴在母亲身上只是喘气,好一会才爬了起来,抽出阴茎,婷婷见那阴茎湿漉漉的,像浸过油一般。

  婷婷不禁想到:什么时候自己的穴也被如此大鸡巴操一番。

  一想到此,脸不由得飞红,只好又看了起来。

  这时,把鸡巴插进母亲嘴里的那人道:「怎么样,大姐的穴不错吧。」

  另一个人道:「真不错。」

  却见母亲笑道:「小弟的鸡巴也真粗呀。」

  把鸡巴插进母亲嘴里的那人道:「该我操大姐的穴了。」

  只见母亲点头应着。说着,让母亲跪趴在床上,撅起屁股,将粗大的鸡巴从屁股后面慢慢地插进母亲的穴里,操了起来。那人抽送得很用力,发出很响的叽咕叽咕声,婷婷才知原来操穴声可以这么大。

  操了半天,又见母亲把个屁股向后猛顶,嘴里哼道:「哎呦,太好了,我又要泄精了,真是乐死我了。」

  那人也紧紧抱着母亲的腰,将鸡巴快速的抽插着。一会,就听母亲和那人同时叫了一声,双双倒在床上,气喘嘘嘘。

  歇了一会,母亲坐了起来,只见母亲头发乱乱的,脸上红红的,一副娇态,裸着身子和那两人坐在一起,随手从床边抓过一团纸,叉开腿,往阴户上擦。

  婷婷见母亲的穴口正往外流着白汤,湿漉漉的,弄得母亲的阴毛和大腿上都是。

  母亲一边擦着一边对那两人道:「看你俩,射出这么多精液来。」

  那两人笑道:「妳不也泄了两次阴精么。」

  母亲笑道:「那还不是让这个操的。」

  说着,一手一个,握住两人的阴茎。

  那两人笑道:「不是它,妳怎么有快乐。来,大姐,妳把我哥俩鸡巴上的精舔干净吧。」

  婷婷见母亲笑道:「尽是伺候你。」说完,便歪下头去,一手拿着一个阴茎,一会吮吮这个,一会舔舔那个,把两个阴茎上的精液吃的一干二净。

  三人又互相摸了一会,关灯搂抱着睡了。

  这边婷婷瞧了一回光景,只觉胯下湿漉漉的,用手一摸,竟从穴中流出些水来,婷婷不禁脸红,也悄悄回房睡了,却怎么睡得着。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起来,婷婷到母亲屋里,竟不见了那两个男人,知道那两个男人已经走了,婷婷装成不知的样子。

  从此以后,那两个男人或一个或两个,夜夜俱来,婷婷夜夜看个仔细,母亲和那两个男人以为婷婷不知,胆子又大了许多,弄出许多花样,把个婷婷看的欲火中烧。看了几日,婷婷知道那两个男人一个叫吴刚,一个叫吴亮,母亲管吴刚和吴亮叫大弟和二弟,吴刚和吴亮管母亲叫大姐。

  这日是星期天,婷婷因夜夜睡不好,便白天睡了。

  也怪陆华胆子大,见女儿睡了,实在没什么事,却又欲火中烧,竟没了些顾忌,将吴刚和吴亮约来,吴刚有事没来,吴亮自己来了,两人便白天操起穴来。

  陆华和吴亮进了陆华的屋,两人急忙脱光了衣服,陆华只一见吴亮的阴茎,也不用什么爱抚,穴里已经流出了淫液,吴亮一手搂着陆华的纤腰,一手摸在陆华的阴户上,手指头嗤溜一下就捅进陆华的阴道。

  吴亮笑道:「大姐的骚水来的倒是挺快。」

  陆华道:「二弟不知,我只一见你哥俩的鸡巴,就不由自主地流骚水。」

  说着,伸手握住吴亮的阴茎,来回撸了起来。吴亮将陆华推倒在床上,分开陆华的两条大腿,将阴茎捅进陆华的阴道,抽送起来。

  两人操了一会,陆华便哼叽起来:「哎呦,好舒服,二弟使劲干,把大姐的穴操烂。」

  吴亮又操了一会,将阴茎从陆华的阴道里抽出来,让陆华趴在床上,翘起屁股,吴亮在后面跪在陆华的两腿间,扒开陆华的屁眼,把阴茎慢慢地捅进陆华的屁眼,一直推到全根而没。

  陆华道:「二弟又操大姐的屁眼了。」

  吴亮道:「穴和屁眼一齐操。」便趴在陆华的背上耸起屁股来。

  陆华只觉吴亮的鸡巴撑的自己屁眼里涨涨的,捅的自己全身酸酸的,很舒服,便说:「二弟,慢点操,多用力,别那么快就射精了,咱俩应操的时间长一点,反正有的是时间。」

  吴亮点头称是,便一下一下地抽送,虽然慢,但每抽送一下,陆华便被捅的往前一耸,嘴里就哼叽一声。吴亮抽送得用力,有时便把阴茎从陆华的屁眼里抽了出来,吴亮便又顺势一捅,捅进陆华的阴道里,接着操,操着操着,又将阴茎捅进陆华的屁眼里,陆华一会被吴亮操穴,一会又被吴亮操屁眼,直觉舒服异常,两人便细水长流地操了起来。

  再说婷婷睡了一会,也睡不着,眼前尽是些陆华与吴刚和吴亮操穴的影子,想着想着,便在床上脱了裤袜,用手在自己的阴户上好一阵揉搓,揉了半天,不甚过瘾,便伸了一个手指头对准自己的阴道捅了进去,来回抽送。

  由于这几日婷婷天天这般,处女膜早已破了,此时手指头在阴道里捅来捅去,倒也觉得爽快。只捅了几下,婷婷毕竟少女初春,再也抑制不住,啊了一声,只觉阴道深处一紧一热,一股阴精便泄了出来,弄得婷婷满手尽是,倒也过瘾。

  婷婷用纸擦干了阴户,又摸了一会穴,便起身下床,睡意全消,穿好衣裤,走出屋,想到客厅闲坐。

  路过母亲房前,只想看看母亲,便推门而入。

  怎料一进母亲房中,却见母亲趴在床上,全身赤裸,另一男子也是如此,却跪在母亲屁股后面乱耸,母亲正自哼哼叽叽,婷婷不禁叫了一声。

  此声一发,陆华和吴亮齐齐一惊,抬头见婷婷满脸通红,陆华自也脸红了起来。吴亮操的正自起劲,忽见婷婷至此,见婷婷容貌甚美,也自呆了,忘了阴茎还插在陆华的穴里。

  三人一动不动,都很惊讶。

  过了一会,陆华才平静下来,回头拍了一下吴亮,道:「二弟,还不把鸡巴拔出去。」

  吴亮一听,忙一缩屁股,从陆华的阴道里抽出阴茎。

  婷婷见那阴茎上湿漉漉的如淋水一般,知是母亲陆华的骚水所致,脸上更红了。

  陆华站起身来,披上了衣服,道:「婷婷,妳怎么不睡?」

  婷婷道:「睡不着。」

  陆华道:「为何?」

  婷婷脸一红,细思了一会道:「我这几天天天见母亲与人幽会,思之不属,故而难眠。」

  陆华惊道:「莫非妳早已看见?」

  婷婷点头无语。

  陆华叹道:「天意如此,不知妳有何想法?」

  婷婷脸一红,道:「每次我见母亲如此,尽都快活无比,我只想试试而已。」

  陆华一听道:「如此,我也没有意见,妳我母女二人都是一样,咱俩就同时而乐吧。」

  婷婷一听笑了一笑,吴亮闻言欣喜若狂,寻思:这母女二人都是一般的漂亮,各有千秋,如一齐操穴,我吴亮可乐死了。

  陆华此时道:「婷婷,这是妳二叔,叫吴亮。」

  婷婷红着脸道:「二叔你好。」

  吴亮忙道:「妳也不错。」

  婷婷一听脸更红了,陆华道:「即是如此,我三人今日就同体而乐吧。二弟,我母女二人便让你随便操。等大弟来了,我们四人同时操穴,就更过瘾了。婷婷,让妳大叔、二叔都操妳,妳干吗?」

  婷婷道:「那感情好了。」

  说到此时,陆华和吴亮将本就披着的衣服甩了下去,两人光光的抱在一起,陆华道:「婷婷,妳也把衣服脱了吧。」

  婷婷便也脱光了衣服。吴亮见婷婷白白的身子,阴户上的阴毛也没几根,与陆华密密的阴毛相差甚远。

  陆华见婷婷也脱光了衣服,便道:「一起上床吧。」

  三人便一同钻到床上。

  陆华道:「刚才二弟没有操完,不妨先操婷婷吧。」

  婷婷红着脸点头,躺在床上。吴亮一俯身就骑了上去,由于婷婷是第一次操穴,很是害羞,将两腿并的紧紧的。

  吴亮便把婷婷的两条雪白的大腿掰开,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婷婷的阴户自然向上露出,吴亮对婷婷道:「二叔便操了。」

  见婷婷点头,吴亮一挺屁股,只听扑哧一声,吴亮那粗大的阴茎便插入婷婷的阴道里,婷婷低哼一声,陆华道:「别怕,舒服吗?」

  婷婷觉得吴亮的阴茎粗大异常,塞满自己的阴道,抽送起来磨得自己快活无比,就点头道:「舒服。」

  这时吴亮也不应声,只是发狂般的抽送,把个婷婷操的浑身乱抖,口中呼呼直喘,呻吟连声。

  陆华见了火起,在边上不住观看吴亮的阴茎与婷婷的阴道磨擦,只见婷婷毕竟年小,阴道也不甚宽松,加上吴亮的阴茎粗大,往里一送,婷婷阴户上的两片阴唇便被操了进去,往外一抽,便又翻转出来,同时带出许多阴精来。

  陆华知道婷婷泄了精,只是头一回,不好意思张口呼快。

  吴亮又加力抽送了几下,婷婷快活欲死,再也忍不住,张口呻吟道:「哎呦,二叔,把侄女的穴捅烂,啊,好舒服,哎呦,二叔,你的鸡巴怎么这么硬,侄女的穴让你操,给你操,你随便操,一生一世都这样操,噢,我又要泄了,噢噢,快了,哎呦,泄了。」

  只见婷婷猛地向上一挺屁股,嘴里噢噢地叫着,吴亮感到从夹得很紧的阴道里,一股热流急泄而出,冲击着自己阴茎的头部,有一股难言的快感。

  吴亮见婷婷泄完精后,屁股又向上耸了几下,便喘息起来,便又轻轻抽送几下,婷婷体味了一会,道:「我已经叫二叔操出精来,妈,让二叔操妳吧。二叔,你把鸡巴拔出去,接着操我妈吧。」

  陆华看的早已火起,吴亮便拔出阴茎,忽地一下,从婷婷的阴道里涌出一滩阴精,婷婷忙拿纸擦着。

  吴亮一转身,将阴茎对准了陆华的阴道,只见陆华的阴道口水淋淋的,吴亮笑道:「哎呦,可把大姐骚死了,婷婷,妳看妳妈,从穴里流出这么多淫汤。」

  婷婷伸过头来一看,不由得笑了。

  陆华挺着屁股道:「快,二弟,别说了,操大姐的穴吧。」

  吴亮便把阴茎捅进陆华的阴道里去了。由于陆华看了半天,欲火已炙,吴亮也操了半天婷婷的嫩穴,所以两人没操几下便同时泄了。

  三人喘息了一会,渐渐气匀了。

  吴亮道:「婷婷初次操穴,便就如此狂泄,倒也有趣。」

  婷婷红着脸道:「前几日我见你们操穴,我穴里也淌出些淫汤来。」

  陆华道:「婷婷,咱母女俩今后就和妳大叔二叔在一起,天天操穴,妳干吗?」

  婷婷笑道:「那多好呀。」

  吴亮两手放在陆华和婷婷的阴户上,一边摸一边道:「妳母女俩长得像,穴也差不多,只是婷婷,再多操几次,想来阴毛也该密了。」

  说着,又把母女俩放倒,一头扎上去,用嘴先含住婷婷的穴,用舌头在婷婷的穴口一阵乱舔,婷婷吃吃地笑着,微微地哼着。

  吴亮吃了一会婷婷的穴,又转头含住陆华的穴,一顿乱舔乱吻,把个陆华也舔得哈哈笑。三人在床上便你吃我的阴茎,我吮你的乳头,你撸我的鸡巴,我吃你的穴地玩了起来。

  玩了一会,婷婷道:「二叔虽然操过我,但二叔却没在我穴里射精,不如二叔先操我妈,等快射精时,再操我怎样?」

  其实吴亮和陆华互相玩了一会,又已火起,听婷婷一说,陆华道:「既然婷婷想体味妳二叔射精的滋味,那就再操一遍吧。」

  吴亮便让陆华母女俩并排趴在床上,都翘起屁股,吴亮将阴茎从陆华的屁股后面插入陆华的阴道,搂着陆华的腰,操了起来。

  由于吴亮刚操过陆华母女俩的穴,一时射不出精来,一阵狂操,倒把陆华操的噢噢直叫,屁股向后乱顶,又是一顿阴精狂泄。

  吴亮的阴茎被陆华的阴精一烫,又粗大了许多,吴亮知道这一粗大也快要射精了,便抽出湿漉漉的鸡巴,骑在婷婷身后,婷婷早已将个雪白滚圆的小屁股高高翘起,吴亮把带着陆华阴精的鸡巴又捅进婷婷的穴里狂操起来。

  由于吴亮的阴茎粗大了许多,把个婷婷的穴塞得满满的,一抽送,操穴声叽咕叽咕响的很大。只操了几十下,婷婷便也跟陆华一样,屁股向后乱耸,口中噢噢直叫,屁股猛地向后顶了几下,又是阴精狂泄。

  吴亮觉得快感来临,抱着婷婷的小屁股死命地狠操起来,婷婷哎呦哎呦地乱叫。只见吴亮将阴茎抽出大部分,跟着猛沉屁股,扑哧一声,鸡巴完全捅进婷婷的穴里,把个婷婷捅的向前一耸,趴在床上,而吴亮也趴在婷婷的身上不动了。

  婷婷只觉吴亮的阴茎在自己的穴里一挺一挺,一股股热流向自己穴中深处射去,好不快活。

  半天,吴亮才气喘着从婷婷的穴里拔出阴茎。三人又歇了半天,才起身下床穿衣。

  吴亮道:「操了半天的穴,我都饿了,咱们做点饭吃吧。」

  陆华笑道:「你吃了半天我母女俩的穴,还饿吗?」

  吴亮笑道:「我吃妳们的穴,也没吃进肚里,不顶饿。」

  婷婷笑着掀起自己的裙子,里面也没穿裤袜,挺着自己的小嫩穴道:「二叔就把我的小嫩穴吃了吧。」

  吴亮笑道:「看婷婷这个小骚货,还浪得很呢。」

  陆华搂着婷婷道:「我娘俩不骚,你能操上我娘俩,美死你。」

  三人说笑着进了厨房,动手做饭。饭菜好了以后,三人便在客厅里吃起来。正吃着,忽听有人敲门,陆华开门一看,是吴刚来了。

  吴刚一看吴亮和陆华竟与女儿一起吃饭,不禁奇怪。

  只见陆华对婷婷道:「婷婷,这是妳大叔,叫吴刚。」

  婷婷甜甜地叫了一声:「大叔。」

  吴刚更是奇怪,却听陆华笑道:「大弟,刚才你没来的时候,你这侄女已经和二弟操过穴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四人就是一家人了。」

  吴刚还不太相信,眼见婷婷十分漂亮天真,如能与她操穴,那倒是十分高兴,却见吴亮道:「婷婷,妳过来。」

  婷婷依言走了过去,吴亮道:大哥你看。说着将婷婷的裙子掀了上去,露出婷婷那没有几根阴毛的小嫩穴,用手在婷婷的阴户上摸了起来。

  婷婷也叉开了两腿,搂着吴亮的脖子,边让吴亮摸着,边笑着问吴刚:「大叔,你看侄女的小嫩穴还好看吗?」

  吴刚一看,自是欣喜异常,走了过去,伸手在婷婷的穴上摸了几下,笑道:「好侄女,妳的小嫩穴没让妳二叔操肿吗?」

  陆华笑道:「婷婷的穴没被操肿,倒是差点把二弟累死。大弟你没看见,刚才二弟抱着婷婷的小屁股那个狂操,没把腰晃折了就不错,我这老穴二弟都看不上眼了。」

  吴亮笑道:「大姐就是损我,大哥你知道,我要不把大姐操的舒舒服服的,她能放过我吗?你还别说,刚才我操婷婷的时候,大姐穴里那个骚水流的,把个大姐可浪坏了。」

  几人聊着淫话,吴刚欲火就上来了,笑道:「既然二弟捷足先登了,我也没有办法,我也得操操婷婷的小嫩穴,也好过过瘾。婷婷,让大叔操操怎么样?」

  婷婷让吴刚和吴亮的两支大手摸的阴道里骚水又流了出来,觉得穴里痒痒的,便道:「大叔既然想操侄女的穴,那还等什么?」

  吴亮笑道:「看婷婷骚成什么样,有人要操穴,急忙就答应。」

  婷婷笑道:「二叔就是得便宜卖乖,刚才操侄女的时候,急的跟什么似的,怎么刚操完侄女的穴,就翻脸了。」

  四人都笑了起来。

  陆华道:「婷婷,既然大叔要操妳的穴,妳就撅起屁股让他操,妈给妳照着点。」

  吴刚也等不及了,就让婷婷两手支着桌子,弯下腰,撅起屁股,吴刚把婷婷的裙子掀了上去,由于婷婷里面什么也没穿,一个滚圆雪白的小屁股就露了出来,吴刚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去,挺着粗大的鸡巴笑道:「看我怎么操婷婷。」

  陆华笑着走过来道:「来,我帮帮忙。」

  说着,用手将婷婷的屁股分开,吴刚一手扶着自己的鸡巴,一手将婷婷的两片阴唇分开,道:「婷婷,大叔要操了。」

  婷婷哼道:「大叔,你操吧,侄女的穴里痒的很。」

  陆华笑道:「看这孩子,骚水都流出来了,来,妈把妳大叔的鸡巴给你捅进去。」说着,扶着吴刚的阴茎,对准婷婷的阴道口,吴刚一挺腰,噗哧一声,就将粗大的阴茎齐根插进婷婷的阴道里去了。

  婷婷微哼一声,吴刚道:「婷婷,怎么样?舒服吗?」

  婷婷哼叽道:「哎呦,舒服,大叔的鸡巴真粗呀,捅的侄女的穴里痒痒的,涨涨的,得劲极了。」

  吴刚一边抽送一边笑道:「婷婷这小嫩穴就是跟妳妈的穴不一样:紧。」

  陆华笑道:「你这个死鬼,操了老娘的穴,反倒怪起老娘来了。」

  说着一推吴刚,吴刚往前一使劲,捅的婷婷往前一耸,嘴里哎呦一声,吴刚笑道:「看,大姐,把婷婷操疼了吧。」

  陆华笑道:「操疼就操疼,那也是我自己的女儿。」

  那边吴亮看着吴刚操婷婷的穴,阴茎又硬了起来,也脱了裤子,挺着鸡巴,让婷婷两手抱着自己的腰,将阴茎插进婷婷的嘴里,让婷婷吸吮自己的鸡巴。

  陆华则蹲下身子,两手握住婷婷的两个小乳房,揉搓起来。

  三人一起将婷婷弄得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后面吴刚把阴茎捅的像捣蒜一样,在婷婷的穴里飞快地抽插着,操的婷婷不时把吴亮的阴茎从嘴里吐出来,哼叽几声,再把吴亮的阴茎含进嘴里吸吮。

  吴亮的阴茎被婷婷的小嘴吸吮的又粗又硬,见陆华正一手摸着婷婷的小嫩穴,一手揉搓着婷婷的小乳房,便将阴茎从婷婷的嘴里抽出来,笑道:「大姐在这过干瘾哪,来,把屁股撅起来,让小弟操操穴。」

  说着拉起陆华,让陆华也用手支着桌子,哈下腰,撅起屁股,吴亮便将粗大的阴茎捅进陆华的阴道里操了起来。

  吴亮刚将阴茎捅进陆华的阴道,陆华就哼叽起来,扭头见吴刚将婷婷操的一耸一耸的直哼叽,便对婷婷道:「婷婷,以后妈和妳天天就让妳大叔、二叔操穴,妳干吗?」

  婷婷边呻吟边道:「那感情好,大叔、二叔的鸡巴都这么粗,操的婷婷舒服极了,婷婷愿意天天让他们把婷婷的小嫩穴操肿。」

  吴刚一边使劲地操婷婷的穴一边笑道:「婷婷真是天生的尤物。」

  婷婷哼叽道:「哎呦,大叔你轻点操,侄女的穴要肿了。」

  陆华笑道:「婷婷,没事儿,妳妈天天让他们这么操,穴都没肿,妳别怕。」

  四人正说笑间,吴刚突然道:「哎呦,婷婷,妳的小嫩穴夹的大叔的鸡巴太紧了,大叔太舒服了,大叔要射精了。」

  说着,猛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抱着婷婷的小细腰将屁股向前猛耸,只见吴刚的阴茎在婷婷的小嫩穴中飞快地捅进抽出,把婷婷捅的前仰后合,嗷嗷直叫。

  吴刚边操边道:「哎呦,来了,射精了。」说着,猛地操了几下婷婷的穴,便趴在婷婷的背上,用两手握住婷婷的两个乳房不动了。

  婷婷只觉吴刚的阴茎一挺一挺地,一股一股的精液射进自己的穴里,婷婷觉得舒服极了。

  那边吴亮正慢慢地操着陆华的穴,见吴刚射精了,道:「大哥,怎么样?婷婷的穴还行吧。」

  吴刚道:「婷婷的小嫩穴简直舒服极了。」

  陆华一听笑道:「怎么?操了大姐的穴,就觉得大姐的穴不如女儿的紧了?」

  吴刚笑道:「大姐的骚穴和婷婷的小嫩穴都不错。」边说边又将阴茎在婷婷的穴里捅了几下,才抽了出来。

  只见吴刚的阴茎上湿漉漉的尽是婷婷的阴精和自己的精液,便道:「婷婷,给大叔把鸡巴舔干净了。」

  婷婷笑道:「遵命,大叔。」说着,哈下腰,抱着吴刚的屁股,将嘴凑上去,含住吴刚的鸡巴,吮了起来。

  那边,吴亮正操着陆华的穴,见婷婷哈下腰去舔吴刚的鸡巴,撅起滚圆雪白的小屁股,只见婷婷的两腿间湿漉漉的尽是淫液,并且从阴道口正往外流着吴刚的精液,便笑道:「来,大姐,妳看婷婷的穴里正流着精液,妳给舔舔吧。」

  陆华笑道:「大姐的穴正让你的大鸡巴操着,你还不知足,还让大姐的嘴也闲不着。不过也没辙,谁让婷婷是自己的女儿呢。过来,婷婷,让妈把妳的穴舔干净吧!」

  婷婷依言把屁股凑过来,嘴里却仍含住吴刚的阴茎不放,用力地吮了两下,才吐出吴刚的阴茎,哼道:「妈,女儿的穴里尽是大叔的精液,妳吃女儿的穴,女儿可不好意思。」

  陆华笑道:「什么好意思不好意思的,咱娘俩现在一起都叫你大叔、二叔操了,妈吃吃妳的穴,舔舔妳大叔的精液,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瞧妳大叔、二叔那样,一会还得让妳舔舔妈的穴呢。」

  说着,抱着婷婷两条雪白的大腿,把嘴凑过去,伸出舌头,舔起婷婷的穴来。

  由于刚才吴刚在婷婷的穴里射了很多的精液,所以婷婷的阴道口尽是流出来的吴刚的精液,陆华将嘴凑上去,伸出舌头,探到婷婷的阴道口,在自己女儿的穴口舔了起来,将女儿婷婷阴道里流出来的淫汤浪液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

  只见吴刚在前面站着,婷婷抱着吴刚的腰,正用嘴吸吮着吴刚的阴茎,陆华则在女儿婷婷的身后,抱着女儿婷婷的腰,把嘴埋在女儿婷婷的两腿间,舔着女儿婷婷的穴,吴亮却不紧不慢的在后面一耸一耸地操着陆华的穴。

  一会,陆华仰起头,笑道:「我已经把婷婷的穴舔干净了。」

  婷婷也吐出吴刚的阴茎道:「妈,我也把大叔的鸡巴吃干净了。」

  吴刚笑道:「好,你娘俩已经完成任务,婷婷妳先歇一会,妳妈还没叫妳二叔操完,咱俩先歇会,看二叔操你妈。」

  说着,吴刚和婷婷赤身裸体地坐在凳子上,看着吴亮使劲地操着陆华的穴。

  陆华又把手支在桌子上,撅起屁股,身子被吴亮操的一耸一耸的,嘴里哼哼叽叽的道:「哎呦,太舒服了,二弟,使劲操,把大姐的穴操的舒舒服服的,再使点劲,把鸡巴往大姐的阴道深处捅。」

  吴亮一边使劲地操着陆华的穴一边笑道:「婷婷,妳看妳妈这样,妳说妳妈骚不骚。」

  婷婷笑着站起来,一手揉搓着母亲陆华的两个大乳房,一手揉搓着母亲陆华的阴户道:「二叔,你轻点操我妈,你看你的大鸡巴也太粗了,把我妈的穴操的流了这么多的淫液,弄得我一手都是。」

  吴亮笑道:「婷婷,那是妳妈太骚了。」说着使劲操了陆华两下,问道:「大姐,妳说是不是?」

  陆华被吴亮操的往前耸了两下,哼叽道:「哎呦,是,是,我太骚了,哎呦,舒服死了我了,二弟,再使点劲操。」边说边将屁股向后猛顶。

  吴亮这时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把个阴茎飞也似的在陆华的穴里抽插着。

  婷婷边用手夹着吴亮的阴茎,防止吴亮的阴茎从母亲陆华的穴里抽出来边笑道:「哎呦,二叔,你慢点操我妈,看你的大鸡巴这么捅我妈的穴,我还真有点害怕。」

  吴亮笑道:「婷婷,这妳就不懂了,二叔我越这么操妳妈,妳妈就越高兴,妳说是不是,大姐?」

  陆华被吴亮操的气喘嘘嘘的道:「二弟说的没错,婷婷妳别怕,妈就这么让你二叔操,穴里才舒服呢。哎呦,二弟,再加快点速度,大姐我要泄精了。」说着陆华将屁股向后乱顶乱耸,嘴里嗷嗷直叫。

  吴亮也觉得快感来临,将自己的大鸡巴死命地往陆华的穴里操着。

  两人狂操了半天,只见吴亮抱着陆华的腰将屁股猛耸了两下,便趴在陆华的背上不动了。陆华只觉吴亮的阴茎一挺一挺地,向自己的阴道深处射出一股一股的精液,自己同时也不禁浑身颤抖,快感传遍全身,只觉穴口一开,阴精狂泄而出。两人不约而同地叫了一声,双双瘫倒在凳子,气喘嘘嘘地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四人歇了半天,才渐渐喘匀了气。

  陆华笑道:「真是过瘾,两位老弟的鸡巴太粗了,把我操的真舒服,婷婷,妳觉得妳大叔、二叔的鸡巴怎么样?」

  婷婷笑道:「那还用说,妈,不瞒妳说,刚才大叔、二叔把我操的我都快休克了。」

  吴刚笑道:「妳娘俩的穴都一样的好,操起来都一样的舒服。」

  吴亮笑道:「只是婷婷的穴叫小嫩穴,大姐的穴叫大骚穴。」

  陆华笑道:「怎么?大骚穴你就不操了?只看好我女儿的小嫩穴了?」

  吴亮笑道:「那不能,大姐的穴还是骚水挺多的,挺紧的。」

  陆华看了一眼婷婷,只见婷婷叉着两条雪白的大腿,坐在凳子上,两腿间都是湿漉漉的淫液,并且还正从穴里往外流着吴刚的精液和婷婷自己的淫液,白白汤汤的,陆华道:「还真跟大弟和二弟说一声,婷婷才十八岁,就让你们两个色鬼给操了,我这么大岁数了无所谓,婷婷还小,咱们四个以后操穴的日子还长着呢,你们两个这么操婷婷的穴可不行,每回都把精液射在婷婷的穴里,日子长了,婷婷还不怀孕哪。」

  婷婷听了,脸就红了,道:「妈,那怎么办哪,我还想和大叔、二叔操穴呢。」

  吴刚笑道:「看看婷婷,骚成什么样?不过大姐妳放心,没事。以后咱四人操穴,我和二弟要操婷婷的时候,可以带避孕套操,要不就操婷婷操的快射精的时候,再把鸡巴捅进大姐的穴里操大姐,把精液射在大姐的穴里,大姐妳看怎么样?」

  陆华笑道:「大弟想的真周到,我看可以。」

  四人又聊了一会淫话,互相摸玩了一会,才穿好衣服,把菜饭又热了,重新吃起饭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