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中春

  • 園中春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性愛技巧
摘要

  園中春  發言人:OCR  OCR-S系列乃精選故文掃描改寫之短篇系列。  話說宋朝時有個楊太尉,特權怙寵,無所不為,姬妾之多,一時罕有其比。

Bodog博狗25周年欢庆,美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8元

  園中春

  發言人:OCR

  OCR-S系列乃精選故文掃描改寫之短篇系列。

  話說宋朝時有個楊太尉,特權怙寵,無所不為,姬妾之多,一時罕有其比。

  一日,太尉要到鄭州老家,攜帶了家小同行,是上前的幾位夫人與各房隨便的養娘侍婢,多跟他同去。

  餘外有年紀過時了些的與年幼未識承奉的,又身子嬌怯怕歷風霜的,合著養娘侍婢們,也還共有五六十人留在宅中。

  太尉心性猜忌,防范緊嚴,中門以外直至大門盡皆鎖閉,貼上封條,不通出入,惟有中門內前廊壁間挖一孔,裝上轉輪盤,在外邊傳將食物進去。

  內宅中有幾位姿色出眾者,乃太尉籠幸有名的姬妻,一個叫得瑤月夫人,一個叫得築玉夫人,一個叫得宜笑姐,一個叫得餐花姨姨,同著一班侍女關在裡面。

  日長夜永無事得做,無非是抹骨牌,鬥百草,戲秋千,踢氣球,消遣過日。

  然意味有限,那裡當得什麼興趣﹖況日間將就過了,晚間寂寞,何以支吾﹖

  這個築玉夫人原是長安玉工之妻,資性聰明,儀容美艷,私下也通些門路,京師傳有盛名。

  太尉偶得瞥見,用勢奪來,十分籠愛,立為第七位夫人,呼名築玉,靚妝標致,如玉琢成一般的人,也就暗帶著本來之意。

  他在女伴中伶俐异常,妖淫無賽,太尉在家之時,尚兀自思量背地裡將個把少年進來取樂,今見太尉不在,鎮日空閑,清清鎖閉著,怎叫他不妄想起來﹖

  太尉有一個館客,姓任,表字君用,原是個讀書不就的少年子弟,寫得一簍好字,也代做得些書啟簡札之類,模樣俊秀,年紀末上三十歲,曾與太尉後庭取樂過來,極善恢諧幫襯,又如心性鍥貼,所以太尉喜歡他,留在館中作陪客。

  太尉鄭州去,因是途中姬妾過多,恐有不便,故留在家間外舍不去。

  且說築玉夫人晚間寂守不過,有個最知心的侍婢叫做如霞,喚來床上做一頭睡著,與他說些淫欲之事,消遣悶懷。

  說得高興,取出行淫的假具,救他縛在腰間權當男子行事。

  如霞依言而做,夫人也自哼哼卿卿,將腰往上又聳又顛,如霞弄到興頭上,問夫人道:“可比得男子滋味麼﹖”

  夫人道:“祇好略為解饞,成得什麼正經﹖若是真男子滋味,豈止如此﹖”

  如霞道:“真男子如此值錢,可惜府中到閑著一個在外舍。”

  夫人道:“是任生麼﹖”如霞道:“正是。”

  夫人道:“這是太尉相公最親愛的客人,且是好個人物,我們在裡頭窺見他常自火動的。”

  如霞道:“這個人若設法得他進來,豈不妙哉﹗”

  夫人道:“果然此人閑著,祇是塔垣高峻,豈能飛人﹖”

  如霞道:“祇好說耍,自然進來不得。”

  夫人道:“待我心生一計,定要取他進來。”

  如霞道:“後花園塔下便是外舍書房,我們明日早起,到後花園相相地頭,夫人怎生設下好計弄進來,大家受用一番。”

  夫人笑道:“我未曾到手,你便思想分用了。”

  如霞道:“夫人不要獨吃,我們也大家有興,好做幫手。”

  夫人笑道:“是是。”一夜無話。

  到得天明,梳洗已畢,夫人與如霞開了後花園門去摘花戴,就便去相量的地頭。

  行至秋千架邊,祇見絨索高懸,夫人看了,笑一笑道:“此件便有用他處了。”

  又見修樹梯子倚在太湖石絆,夫人叫如霞道:“你看你看,有此二物,豈怕內外隔塔﹖”

  如霞道:“計將安出﹖”

  夫人道:“且到那對外廂的塔邊,再看個明白,方有道理。”

  如霞領著夫人到兩株梧桐樹邊,指著道:“此處是宅外書舍,任生獨居在內了。”

  夫人仔細相了一相,又想了一想,道:“今晚祇在此處,取他進來一會不難也。”

  如霞道:“卻怎麼﹖”

  夫人道:“我與你悄地把梯子套將來,倚在梧恫樹旁,你走上梯子,再在枝幹上踏上去兩層,即可以招呼得外廂聽見了。”

  如霞道:“這邊上去不難,要外廂聽見也不打緊,如何得他上來﹖”

  夫人道:“我將幾片木板,用秋千索縛住兩頭,隔一尺多縛一片板,收將起來祇是一捆,撤將直來便似梯子一般。如與外邊約得停當了,便從梯子走到梧桐枝上去,把索頭扎緊花丫叉老幹,生了根。然後將板索多拋同塔外陸下去,分明是張軟梯,隨你再多幾個也上得來,何況一人乎﹖”

  如霞道:“妙哉﹗妙哉﹗事不宜遲,且如法做起來試試看。”

  說畢笑嘻嘻且同房中取出十來塊小木板,遞與夫人。

  夫人將秋千索親自扎縛得堅牢了,對如霞道:“你且將梯兒倚好,走上梯去望外邊一望,看可通得個消息出去﹖倘遇不見人,就把這法兒先墜你下去,約他一約也好。”

  如霞依言,將梯兒靠穩,身軀小巧利便,一穀碌溜上枝頭。

  望外邊書舍一看,也是合當有事,恰恰任生外邊游耍過夜,方才回來,正要進房,塔裡如霞笑指道:“兀的不是任先生了﹖”

  “任生聽得塔頭上笑聲,抬頭一看,卻見是個雙髻女子指著他說話,認得是宅中的婢女如霞。

  他本是少年的人,如何禁得定﹖便問道:“姐姐說小生甚麼﹖”

  如霞是有心昭風攬火的,答:“先生這早在外邊回來,莫非昨晚在那處行走麼﹖”

  任生道:“小生獨處難纏,怪不得要在外邊走走。”

  如霞道:“你看我塔內那個不是獨虛的﹖你何不到裡面走走,便大家不獨了﹖”

  任生道:“我不生得雙翅,飛不進來。”

  如霞道:“你果要進來,我有法兒,不消飛得。”

  任生同塔上唱一個肥喏道:“多謝姐姐,速教妙方。”

  如霞道:“待稟過了夫人,晚上伺候消息。”

  說罷了,溜下樹來。

  任生聽得明白,喜不勝道:“不知是那一位夫人,小生有此緣分,但卻如何能進得去﹖且到晚上看消息則個。”

  不說任生巴天晚,且說築玉夫人在下邊看見如霞和塔外講話,一句句多聽得的。

  不待如霞回覆,各自心照,笑嘻嘻的且回房中。

  如霞道:“今晚不寂寞了。”

  夫人道:“萬一後生家膽怯,不敢進來,這樣事也是有的。”

  如霞道:“他方才恨不得立地飛了進來。聽得說有個妙法,肥喏就唱不迭,豈有膽怯之理﹖祇準備今宵取樂便了。”

  築玉夫人暗暗歡喜。

  是日將晚,夫人喚如霞同到園中。

  走到梯邊,如霞仍前從梯子溜在梧桐枝去,對著塔外大聲咳嗽。

  外面住君用看見天黑下來,正在那裡探頭探腦,伺候聲嚮。

  忽聞有人咳嗽,仰面瞧處,正是如霞在樹枝高頭站著,忙道:“好姐姐,望穿我眼也。快用妙法,等我進來﹗”

  如霞道:“你在此等著,就來處你。”

  急下梯來對夫人道:“那人等久哩﹗”

  夫人道:“快請他進來﹗”如霞即取早間扎縛停當的索子夾在腋下,望梯上便走,到樹枝上牢系兩頭。

  如霞口中叫聲道:“著﹗”

  把木板繩索同塔外一撤,那索子早已陸了下去。

  任生外邊望處,見一件物事拋將出來,卻是一條軟梯索子,喜得打跌。

  將腳試踏,且是結得牢實,料道可登,踏著木板,雙手吊索,一步一步吊上塔來。

  如霞看見,急跑下來道:“來了﹗來了﹗”

  夫人覺得有些害羞,走退一段路,在太湖石絆坐著等候。

  任生跳過了塔,急從梯子跳下。

  一見如霞,同前雙手抱住,摸著臀兒說道:“姐姐恩人,快活殺小生也﹗”

  如霞啐一聲道:“好不識羞的,見人就摸,不要饞臉,且去前面見夫人。”

  任生道:“是那一位夫人﹖”

  如霞道:“是第七位築玉夫人。”

  任生道:“可正是京師極有名標致的麼﹖”

  如霞道:“是他還有那個﹖”

  任生道:“小生怎敢就去見他﹖”

  如霞道:“是他想著你,用見識教你進來的,你怕怎地﹖”

  任生道:“果然如此,小生何以擔當﹖”

  如霞道:“要虛謙遜,造化著你罷了,切莫忘了我引見的。”

  任生道:“小生以身相謝,不敢有忘。”

  一頭說話,已走到夫人面前。

  如霞拋聲道:“任先生已請到了。”

  任生滿臉罐下笑來,深深拜揖道:“小生下界凡夫,敢望與仙子相近﹖今蒙夫人垂盼,不知是那世裡積下的福﹗”

  夫人道:“妾處深閨,常因太尉宴會,窺見先生豐采,渴慕已久。今太尉不在,閨中空閑,特邀先生一敘,倘不棄嫌,妾之幸也。”

  任生道:“夫人抬舉,敢不從命﹖祇是他日太尉知道,罪犯非同小可。”

  夫人道:“太尉昏昏的,那裡有許多背後眼﹖況如此進來,無人知覺。先生不必疑慮,且到房中去來。”

  夫人叫如霞在前引路,一手挽著任生同行。

  任生到此魂魄已飛在天外,那裡還顧甚麼利害﹖隨著夫人輕手輕腳竟到房中。

  此時天已昏黑,各房寂靜。

  如霞悄悄擺出酒肴,兩人對酌,四目相視,甜語溫存。

  三杯酒下肚,慾心如火,於席間摟摟抱抱,任生斗膽去摸酥胸、撈牝戶,夫人也將纖纖素手去戲耍任生胯間硬物,二人共入鴛帷,魚水之樂不可名狀。

  兩人在床翻來覆去,雲雨盡歡,任生道:“久聞夫人美名,今日得同枕席,天高地厚之恩,無時可報。”

  夫人道:“妾身頗慕風情,奈為太尉拘禁,名雖朝歡暮樂,何曾有半點情趣﹖今日若非設法得先生進來,豈不辜負了美辰良夜﹗自此當永圖偷聚,雖極樂而死,妾身亦甘心矣。”

  任生道:“夫人玉質冰肌,但得挨皮靠肉,福分難消。何況親承雨露之恩,實遂于飛之願﹗總然事敗,直得一死了。”

  兩人笑談歡娛,不覺東方發自。

  如霞走到床前來,催起身道:“快活了一夜也夠了,趁天色未明不出去了,更待何時﹖”

  任生慌忙著衣而起,夫人不忍舍去,執手留連,叮嚀夜會而別。

  分付如霞送出後花園中,從來時方法在索上下去,到晚夕仍舊進來。

  如此往來數晚,連如霞也弄上了手,滾得熱做一團。

  築玉夫人心歡喜,未免與同伴中笑語之間有些精神恍,說話沒頭沒腦的,露出些馬腳來。

  同伴裡面初時不覺,後來看出意態,頗生疑心。

  到晚上有有心的,多方察聽,已見了些聲嚮。

  大家多是吃得杯兒的,巴不得尋著些破綻,同在渾水裡攪攪,祇是沒有找著來蹤去跡。

  一日,眾人偶然高興,說起打秋千。

  一哄的走到架邊,不見了索子。

  大家尋將起來,築玉夫人與如霞兩個多做不得聲。

  原來先前兩番,任生出去了,便把索子解下藏過,以防別人看見。

  以後多次,便有些膽大了,曉得夜來要用,不耐煩去解他。

  任生雖然出去了,索子還吊在樹枝上,未及收拾,卻被眾人尋見了。

  道:“兀的不是秋千索﹖何縛在這裡樹上,拋向外邊去了﹖”

  宜笑姐年紀最小,身子輕便,見有梯在那裡,便溜在樹枝上去,吊了索頭,收將進來。

  眾人看見一節一節縛著木板,共驚道:“奇怪,奇怪﹗可不有人在此出入的麼﹖”

  築玉夫人通紅了臉,半晌不敢開言。

  瑤月夫人道:“眼見得是什麼人在此通內了,我們該傳與李院公查出,等候太尉來家,稟如為是。”

  口裡一頭說,一頭把眼來揪著築玉夫人。

  築玉夫人祇低了頭。

  餐花姨姨十分瞧科了,笑道:“築玉夫人為何不說一句,莫不心下有事﹖不如實對姐妹們說了,同作個商量,到是美事。

  如霞料是瞞不過了,對築玉夫人道:“此事若不通眾,終須大家吵嚷,便要獨做也做不成了,大家就說明白了罷。”

  眾人拍手:“如霞姐說得有理,不要瞞著我們了。”

  築玉夫人才把任生在此塔外做書房,用計取他進來的事說了一遍。

  瑤月夫人道:“好姐姐,瞞了我們做這樣好事﹗”

  宜笑姐道:“而今不必說了,既是知道,我們合伴取些快樂罷了。”

  瑤月夫人故意道:“做的自做,不做的自不做,怎如此說﹗”

  餐花姨姨道:“就是不做,姐妹情分,祇是幫襯些為妙。”

  宜笑姐道:“姨姨說得是。”

  大家哄笑而散。

  原來瑤月夫人內中與築玉夫人兩下最說得來,曉得築玉有此私事,已自上心要分他的趣了。

  礙著眾人在面前,祇得說假話,及至眾人散了,獨自走到築玉房中問道:“姐姐,今夜來否﹖

  築玉道:“不瞞姐姐說,連日慣了的,為什麼不來﹖”

  瑤月笑道:“來時仍是姐姐獨樂麼﹖”

  築玉道:“姐姐才說不做的自不做。”

  瑤月道:“才方是大概說話,我便也要做做兒的。”

  築玉道“姐姐果有此意,小妹理當奉讓。今夜喚他進來,送到姐姐房中便了。”

  瑤月道:“我與他又不熟,羞答答的,怎好就叫他到我房中﹖我祇在姐姐處做個幫戶便使得。”

  築玉笑道:“這件事用不著人幫。”

  瑤月道:“沒奈何,我初次害羞,祇好頂著姐姐的名嘗一嘗滋味,不要說破是我,等熟分了再處。”

  築玉道:“這等,姐姐須權躲躲過。待他到我床上脫衣之後,吹熄了燈,掉了包就是。”

  瑤月道:“好姐姐彼此幫襯些個。”

  築玉道:“這個自然。”

  兩個商量已定。

  到得晚來,仍叫如霞到後花園,把索兒收將出去,叫了任生進來。

  築玉夫人打發他先睡好了將燈吹滅,暗中扯出瑤月夫人來,推他到床上去。

  瑤月夫人先前兩個說話時,已自春心蕩漾。

  適才閃在燈後偷覷任生進來,暗處看明處較清,見任生俊俏風流態廈,著實動了眼裡火。

  趁著築玉夫人來扯他,心裡巴不得就到手。

  況且黑暗之中不消顧忌,也沒什麼羞恥,一穀碌鑽進床去。

  床上任生祇道是築玉夫人,經車熟路,也不等開口,翻過身就弄起來。

  瑤月夫人慾心已熾,猛力承受。

  弄到間深之處,任生覺得肌膚湊理與那做作態度,是有些异樣。

  又久久不見則聲,未免有些疑惑。

  低低叫道:“親親的夫人,為甚麼今夜不開了口﹖”

  瑤月夫人不好答應。

  任生越加盤問,瑤月縛閉口息,聲氣也不敢出。

  急得任生連叫奇怪,按住身子不動。

  築玉在床沿邊站著,聽這一會。聽見這些光景,不覺失笑。

  輕輕揭帳,將任生正在騰動的光屁股狠打一下道:“天殺的,便宜占了,祇管絮叨甚麼﹖今夜換了個勝我十倍的瑤月夫人,你還不知哩﹗”

  任生才曉得果然不是,道:“又是那一位夫人見憐,小生還不曾叩見,放肆了﹗”

  瑤月夫人方出聲道:“諮諮甚麼,曉得便罷。”

  任生聽了嬌聲細語,不由不興動,越加鼓扇起來。

  瑤月夫人樂極道:“好知心姐姐,肯讓我這一會,快活死也﹗”

  說時陰精早泄,四肢懈散。

  築玉夫人聽得當不住興發,也脫下衣服,跳上床來。

  任生且喜旗槍未倒,瑤月已自風流興過,連忙幫襯,退下身來,推他到築玉夫人那邊去。

  任生換了對主,另復交鋒起來,正是:

  倚翠儂紅情最奇,巫山暗暗雨雲迷。

  風流一似偷香蝶,才過東來又同西。

  不說三人一床高興,且說宜笑姐、餐花姨姨日裡見說其事,明知夜間任生必然會進內,要去約瑤月夫人同守著他,大家取樂。

  且自各去吃了夜飯,然後走到瑤月夫人房中,早已不見夫人,心下疑猜,急到築玉夫人處探聽。

  房外遇見如霞,問道:“瑤月夫人在你處否﹖”

  如霞笑道:“老早在我這裡,今在我夫人床上睡哩。”

  兩人道:“那人來時卻有些不便。”

  如霞道:“有甚不便﹗且是使得忒煞,三人睡做一頭了。”

  兩人道:“那人已進來了麼﹖”

  如霞道:“進來,進來,此時進進出出得不耐煩了。”

  宜笑姐道:“日裡我說了合伴取樂,老大撇清,今反是他先來下手。”

  餐花姨姨道:“偏是說喬話的最要緊。”

  宜笑姐道:“我兩個炒進去,也不好推拒得我們。”

  餐花姨姨道:“不要﹗而今他兩個弄一個,必定消乏,那裡還有甚麼本事輪到得我們﹖”附著宜笑姐的耳朵說道:“如過了今夜,明日我們先下些功夫,弄到了房裡,不怕他不讓我們受用﹗”

  宜笑姐道:“說得有理。”兩下各自歸房去了,一夜無事。

  次日早,放了任生出去。

  如霞到夫人床前說昨晚宜笑、餐花兩人來尋瑤月夫人的說話。

  瑤月聽得,忙問道:“他們曉得我在這裡麼﹖”

  如霞道:“怎不曉得﹗”

  瑤月驚道:“怎麼好﹖須被他們恥笑﹗”

  築玉道:“何妨﹗索性連這兩個丫頭也弄在裡頭了,省得彼此顧忌,那時小任也不必早去夜來,祇消留在這裡,大家輪流,一發無些阻礙,有何不可﹖”

  瑤月道:“是到極是,祇是今日難見他們。”

  築玉道:“姐姐,今日祇如常時,不必提起什麼,等他們不問便罷,若閒時我便乘磯兜他在裡面做事便了,”瑤月放下心腸。

  因是夜來困倦,直睡到晌午起來,心裡暗暗得意樂事,祇堤防宜笑、餐花兩人要來饒舌,見了帶些沒意思。

  豈知二人已自有了主意,并不說破一字,兩個夫人各像沒些事故一般,怡然相安,也不提起。

  到了晚來,宜笑姐與餐花姨商量,竟往後花園中迎候那人。

  兩人走到那裡,躲在僻處,瞧那樹邊,祇見任生已在塔頭上過來,從梯子下地。

  整一整巾帽,抖一抖衣裳,正舉步要望裡面走去。

  宜笑姐搶出來喝道:“是何閑漢,越塔進來做甚麼﹗”

  餐花姨也定出來一把扭住道:“有賊﹗有賊﹗”

  任生吃了一驚,慌得顛抖抖道:“是、是、是裡頭兩位夫人約我進來的,姐姐休要高聲。”

  宜笑姐道:“你可是任先生麼﹖”

  任生道:“小生正是任君用,并無假冒。”

  餐花姨道:“你偷姦了兩位夫人,罪名不小。你要官休﹖私休﹖”

  任生道:“是夫人們教我進來的,非小生大膽,卻是官休不得,情願私休。”

  宜笑姐道:“官休時套你交付李院公,等太尉回來,稟知處分,叫你了不得。既情願私休,今晚不許你到兩位夫人處去,祇隨我兩個悄悄到裡邊,憑我們處置。”

  任生笑道:“這裡頭料沒有苦楚勾當,祇隨兩位姐姐去罷了。”

  當下三人輕手輕腳,一直領到宜笑姐自己房中,連餐花姨也留做了一床,三人翻雲覆雨,倒鳳顛蠻,自不必說。

  這邊築玉、瑤月兩位夫人等到黃昏時候,不見任生到來,叫如霞套燈去後花園中隔塔知會一聲。

  到得那裡,將燈照著樹邊,祇見秋千索子朝向塔裡邊來了。

  原來任生凡是進來了,便把索子取回塔內,恐防露在外面有人瞧見,又可以隨著尾他蹤跡,故收了進來,以此為常。

  如霞看見,曉得任生已自進來了。

  忙來回覆道:“任先生進來過了,不到夫人處,卻在那裡﹖”

  築玉夫人想了想,笑道:“這等,有人剪著去也。”

  瑤月夫人道:“料想祇在這兩個丫頭處。”

  即著如霞去看。

  如霞先到餐花姨姨房中,見房門閉著,內中寂然。

  隨到宜笑房的,聽得房內笑聲哈哈,床上軋軋震動不住,明知是任生在床做事。

  如霞好不口饞,急跑來對兩個夫人道:“果然在那裡,正弄得興哩。我們快去炒他吧﹗”

  瑤月夫人道:“不可﹗昨夜他們也不捉破我們,今若去炒,便是我們不是,須要傷了和氣。”

  築玉道:“我正要弄她兩個在裡頭,不期她們先自留心已做下了,正合我的磯謀。今夜且不可炒他,我與他一個見識,絕了明日的出路,取笑他慌張一回,不怕不打做一團。”

  瑤月道:“卻是如何﹖”築玉道:“祇消叫如霞去把那秋千索解將下來藏過了,且著他明日出去不得,看他們怎地瞞得我們﹖”

  如霞道:“有理,有理﹗是我們做下這些磯關,弄得人進來,怎不通知我們一聲,竟自邀了去﹖不通,不通﹗”

  手提了燈,跑到後花園,溜上樹去把索子解了下來,做一捆抱到房中來,道:“解來了,解來了。”

  築玉夫人道:“藏下了,到明日再處,我們睡了。”

  兩個夫人各自歸房中,寂寂寞寞睡下了。

  那邊宜笑、餐花兩人摟了任生,不知怎生狂蕩了一夜。

  約了晚間再會,清早打發他起身出去。

  任生前走,宜笑、餐花兩人蓬著頭尾在後邊悄悄送他,同到後花園中。

  任生照常登梯上樹,早不見了索子軟梯,出塔外去不得,依舊走了下來,道:“知那個解去了索子,必是兩位夫人見我不到,知了些風,有些見怪,故意難我。而今怎生別尋根索子弄出去罷﹗”

  宜笑姐道:“那裡有這樣粗索吊得人起、墜得下去的﹖”

  任生道:“如等我索性去見見兩位夫人,告個罪,大家商量。”

  餐花姨姨道:“祇是我們不好意思些。”

  三人正騰膳間,忽見兩位夫人同了如霞趕到園中來,拍手笑道:“你們瞞了我們幹得好事,怎不教飛了出去﹗”

  宜笑姐道:“先有人幹過了,我們學樣的。”

  餐花道:“且不要鬥口,原說道大家幫襯,衹為兩位夫人撇了我們,自家做事,故此我們也打了一場偏手。而今不必說了,且將索子出來,放了他出去。”

  築玉夫人大笑道:“請問還要放出去做甚麼﹖既是你知我見,大家有分了,便終日在此還礙著那個﹖落得我們成群合伙喧哄過日。”

  一齊笑道:“妙﹗妙﹗夫人之言有理。”

  築玉便挽了任生,同眾美步回內庭中來。

  從此,任生晝夜不出,朝歡暮樂,不是與夫人們并肩疊股,便與姨姐們作對成雙,淫欲無休。

  只笑那楊太尉,全然不知園中春色﹗

  ~終~

澳门新葡京,体育竞技,真人荷官,百款棋牌,电子竞技王者荣耀吃鸡竞猜,真钱捕鱼游戏,注册免费送15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