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自遠方來∼3P同樂

  • 有朋自遠方來∼3P同樂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性愛技巧
摘要

午後的陽光從窗簾縫隙透進來,在房間有些昏暗的牆上形成一串耀眼跳躍的圖案。我和情人小謝懶懶地躺在床上,共享下午這美好的時光。除了

Bodog博狗25周年欢庆,美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8元

午後的陽光從窗簾縫隙透進來,在房間有些昏暗的牆上形成一串耀眼

跳躍的圖案。我和情人小謝懶懶地躺在床上,共享下午這美好的時光。除了

雙休日、節假日或有別的特殊安排,我們每天中午都這樣親密地呆在一起。

    算起來,我們在外租用公寓,已經有一年半的時間了。在這一年半里,

我們總是聚少離多,能在一起的時候,我們常是如此的依依不捨。

    睡醒一覺,已經是下午兩點半,往常這個時候,我們早已坐在辦公室

裡上班。但今天不知為什麼,我們都毫無去意,只想慵懶地呆著。

    女人的腦袋依偎在我胸前,光潔滑膩的身體蜷縮在我懷裡,睡意朦朧

的臉龐熱乎乎的,帶著淡淡的緋紅,我的手在她背上的皮膚輕輕掠過,又愛

撫她略顯淩亂的柔軟長髮。這個30多歲的女人總是那麼叫我迷戀。

    被窩裡瀰漫著從女人下身散發出的精液氣味,那是午睡前我在她陰道

裡激情狂射的精液。每次做愛後我都不允許她去清洗,讓自己的精液充盈女

人陰道,那感覺真好。輕輕捏玩情人的雙乳,堅挺顫動的肉球在我掌心被玩

得變形,聽著她嬌滴滴的呻吟,心裡湧上一種對獵物征服的快意。

    我擺在床頭櫃上的手機響了,一接聽,高興得縱身起來,哈哈,阿柳

打來的!

    阿柳是我的鐵哥們,屬於那類從小撒尿玩泥巴,一起快樂成長的朋友。

只是,大學畢業後因為各自工作在不同的省份,互相來往少了些。但,兒時

的友誼往往是牢不可破的。

    阿柳任某市房地產公司老總已有十多年的歷史,風流倜儻的他玩的女

人不計其數,但奇怪的是他居然沒有玩過3P,並且對玩3P一直神往。

    阿柳告訴我:他乘4點多的飛機,晚上抵達我們這座城市。

    放下電話,我捧起小謝的臉蛋狂吻,嘴裡快樂地胡言亂語:「噢,我

的小騷貨,等我朋友來了,我們兩個男人一起日你,和你玩3P……」

    和情人在床上魚水之歡時,我總是以最粗俗的民間語言侮辱她,她早

已習慣我這一切,並把這視為男歡女愛的另類語言。

    「你胡說什麼呀,我才不呢……」女人撅起小嘴,滿臉羞澀。

    我知道,我真要玩,她不會真反對的。一年多來,我帶她玩過好幾次

3P,那種銷魂的感覺肯定叫她銘記於心。

    阿柳晚上抵達,不巧的是,恰好這天我值班,我們無法見面。

    第二天,也就是11月3號,下午4時許,我藉故離開單位,小謝開車

來接我。女人身著灰黑色裙裝,裡面的白襯衣點綴著領口,端莊嚴肅中帶著

幾分嬌媚。

    很快來到阿柳入住的翠湖賓館,在大堂裡,一個高大魁梧的身影早在

等候,相隔多年後,我與阿柳再次相聚。

    阿柳是北方人,但在南方長大,算是北方的人種南方的智慧,北方漢

子的堂堂儀表,加上南方男人的精明強幹,很是令眾多女子為他動心。阿柳

估算,他操過的女人不會少於500個,當然,這僅僅是良家的,妓女嫖了多

少,恐怕連他也算不清了。

    寒暄片刻,我帶著阿柳和情人,來到翠湖賓館附近的一家茶館,要了

個包房。這家茶館位於翠湖沿路的背街小巷,門前綠樹掩映,非常清靜,價

格也公道:包房費60元,附帶茶水點心,客人可以使用房間到淩晨1點。只

要客人不按門鈴,服務員輕易不會來打擾。在我和小謝認識不久的時候,曾

在這包房裡操過她。

    阿柳不明就裡,見我帶著情人,便表現得很正人君子,三人一塊喝茶

聊天,內容全是些工作家庭之類的話題。我向阿柳暗示小謝是「同道中人」,

阿柳仍不明我意,聊天談話依然正規。

    本來,我是想讓阿柳與小謝先認識一下,如果彼此能夠接受,我們兩

個男人便與小謝在包房裡親摸調情,可阿柳根本不懂我的良苦用心。多年不

見,再好的朋友也有難溝通的時候,包括女人問題。

    一晃2個小時過去了,買單的時,趁小謝到衛生間,阿柳責怪我:

「原來以為你可以找一個陌生女人來玩,你卻把『小』(情人)帶來,弄得

我哥倆說話都不方便!」

    我哈哈大笑說:「怪你聽不懂我話中之音,小謝本是同道中人,可以

一起玩得啊……」

    「啊!和你情人玩?」阿柳驚愕張大嘴巴。

    我點點頭。

    「不好吧?不行不行,我實在拉不下面子。」阿柳直搖頭。

    「沒事的……」我笑著正要解釋,小謝進來。

    已經沒有時間實施我的第一步計劃了。

    這晚,本市業務對口部門宴請阿柳,我們也不客氣,以阿柳朋友身份

參加晚宴。

    心裡一直想成全兩男一女激情的好事。10點多晚宴結束,我邀請阿柳

:到我們的小家看看。

    我們的公寓接近城郊,是一個單位新建成的職工住房,大院內住戶不

多,花草林木鬱鬱蔥蔥,到了夜裡,空氣中瀰漫著夜來香的濃郁氣味,花園

周圍隱約透來幾戶燈光,更顯靜謐。

    我們的住房在三樓,進屋是寬敞的客廳,緊鄰客廳是大小兩間臥室,

外帶一個衛生間。我和阿柳在沙發坐下,小謝忙著燒水泡茶,盡極主婦之誼。

    一杯茶還沒喝完,女人的手機響了,估計是她丈夫打來的,我示意阿

柳別吱聲。小謝走進臥室,隱約聽出她在搪塞什麼。等她出來,我問:「是

不是他(丈夫)打來的?催你回家?」

    少婦點點頭,表情有點嚴肅。怕她回家被丈夫教訓,我說:「那你先

走吧,別鬧得不愉快。」阿柳在旁邊也附和著,催小謝先走。

    「不,我再陪陪你們,一會送你們回去。」女人語氣很堅定。看她堅

決的摸樣,我們沒再說什麼。

    三人坐在沙發上,我居中,阿柳在我左側,小謝在我右邊。有女人在

旁邊,阿柳仍然放不開,一支接著一隻地吸煙,東扯西拉,聊得不是很暢快。

    很想讓阿柳放開點,我便把話題扯到我的色情作品上,阿柳對我當小

謝的面談這些很驚奇,悄聲問:「你的這些事小謝都知道?」

    我笑著點頭,叫小謝到客廳對面打開電腦,讓阿柳欣賞欣賞我的作品。

坐在電腦前,看著《黃色的歲月》,阿柳漸入佳境。

    看著阿柳入迷的背影,在阿柳背後不遠處,我抱住女人,伸手進領口

一把揪住乳房,捏定奶頭不放,一臉壞笑。

    奶頭是少婦身體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她趴在我懷裡,身體衝動的發抖,

眼望阿柳的背影,想呻吟又不敢叫,可憐巴巴地小聲央求我把手拿出來。

    輕輕含著她的耳垂,悄聲對她耳邊嘀咕:「一會我叫阿柳,對你吻摸

不做?」女人搖搖頭悄聲道:「我只想和你做……」

    身體已經癱軟,我的色夫人還嘴硬。

    看完幾篇作品,阿柳回頭關切道:「時間晚了,小謝請先回吧,我們

哥倆單獨聊聊天。」

    「不,過一會我送你們。」女人仍然堅持著。我知道,少婦想玩。

    阿柳起身,我關閉電腦,大家一塊走向沙發。我有意放慢腳步,讓阿

柳先坐下,又側身摟住跟在我後面小謝的腰肢,少婦緊邁兩步到我面前,我

順勢一推,把她按到沙發中央坐下。女人緊挨著我,坐到阿柳和我中間。

    少婦半個身子依偎著我,一副小鳥依人的溫存模樣,我輕輕摟著她的

肩膀。三人無言,氣氛有些尷尬。小謝抽身起來,從面前的茶幾上捧起茶杯

遞給阿柳,又將我的茶杯送到我嘴邊:「你們喝茶……」抿著茶水,大家心

理似乎放鬆一些。

    一隻手撫摩女人套著外裝的肩膀,忽然心裡一動,隨口道:「衣服那

麼厚,你不熱嗎?」

    「不熱……」女人低下頭。

    「一定熱了,我幫你把外衣脫了。」放下茶杯,我的雙手移到少婦胸

前,熟練地解她領口的扣子。

澳门新葡京,体育竞技,真人荷官,百款棋牌,电子竞技王者荣耀吃鸡竞猜,真钱捕鱼游戏,注册免费送15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