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保安金榜“缇”名

  • 小保安金榜“缇”名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摘要

小保安金榜“缇”名  我們見到的明星總是籠罩在耀眼的光環下,可誰了解他們私底下的情形呢?

Bodog博狗25周年欢庆,美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8元

澳门新葡京,体育竞技,真人荷官,百款棋牌,电子竞技王者荣耀吃鸡竞猜,真钱捕鱼游戏,注册免费送158元

小保安金榜“缇”名

  我們見到的明星總是籠罩在耀眼的光環下,可誰了解他們私底下的情形呢?

  一個普通老百姓,能親眼見到美麗性感的電影明星都是幸運,哪里還敢奢望

一品芳澤呢?可是,劉玉田,一個剛滿26歲的社區保安,就得到了幸運女神的

垂青。

  那還是去年夏天的事情了。當時劉玉田在上海一個很高檔的別墅區做保安,

里面住的都是有錢人,當然也包括不少的影視明星了。

  那天劉玉田上夜班,當時已經是夜里四點左右了,劉玉田獨自一人巡邏。本

來保安巡邏都是兩人一組,剛巧那天和劉玉田一組的保安在大排擋吃壞了肚子,

一時又調不出別人替班,隊長看劉玉田是「老人」了,比較放心,就讓劉玉田一

人行動了。

  巡邏到A-08別墅的時候,聽到里面在聲音很嘈雜,劉玉田知道這戶人剛

搬來不久,業主姓嚴。仔細聽了一下,一男一女像是在吵架,說的都是廣東話,

劉玉田一句也聽不懂。

  職責所在,劉玉田立即用對講機向隊長報告,隊長趕過來聽了一會兒,也聽

不明白,感覺就是夫妻吵架似的,就讓劉玉田加強注意,自己走了。

  轉了一圈兒回來,里面還在吵,聽了一會兒,實在是索然無味,正要到別處

看看的時候,里面突然不吵了,很快大門一開,跟著汽車引擎的轟鳴聲大作,一

輛黑色高級汽車開了出來,大門也不關,飛速向小區大門的方向開走了。

  一個女人披頭散發的沖了出來,對著遠去的汽車大聲哭喊著,揮舞著拳頭,

還狠狠地跺著腳。

  汽車並沒有停,連減速都沒有,絲毫不理會女人哭喊,留給她的只有遠去的

紅色刹車燈。

  女人看著消失的汽車,慢慢地沒了聲音,怔立在當地。身上華麗的睡裙薄如

蟬翼,在路燈的光照下,可以清楚地看到豐滿隆起的乳房和紫色的乳頭,和小腹

下面的一抹濃黑…

  劉玉田只覺得腦袋里「轟」的一聲,全身熱血奔流,陰莖迅速充血脹大,在

內褲里面頂得生疼。

  半天,女人都沒有動,好像傻了一樣。劉玉田稍微彎著腰,盡力掩飾下體的

挺起,走過去問道:「您好,請問您需要幫忙麽?」聽到劉玉田的問話,女人好

像剛剛恢複意識一樣,慢慢地轉過身子面對著劉玉田。

含著淚水,長長的頭發雜亂無章,眼神也十分的空洞。

  減壓這樣,劉玉田提高聲音再次問道:「您好,請問你需要幫忙麽?」這一

次有了反映,她的面部表現出了緊張的神色,突然問劉玉田:「哩系邊個?」劉

玉田被問愣住了,人家說的根本聽不懂啊,只好再次問道:「您好,我是物業保

安,請問您需要幫忙麽?」這一下她好像是明白了,「謝謝你,不用了。」一口

廣味兒普通話。

  大概是突然意識到自己正在春光外露,她一低頭,快步向別墅里面走去。

  看著她從劉玉田面前走過,睡裙里面的豐滿乳房隨腳步上下顫動,走過之后

從后面看,豐腴的臀部來回扭動,性感的曲線左右呈現,一股清新的香水味兒一

路灑下直鑽鼻子,很好聞。

  劉玉田總覺得這個女人似曾相識,一邊思索著一邊轉身準備離開。

  「啊-」一聲驚叫嚇了劉玉田一跳,回頭一看,女人已經摔倒在地上了。

  劉玉田趕緊幾步跑過去,想伸手扶她,卻又不敢,只好站在那兒問:「你怎

麽樣?不要緊吧?要不要劉玉田叫醫生?」「不用那麽麻煩啦,你扶我起來就好

了。」她向劉玉田伸出一只胳膊。

  一只散發著女人體香的胳膊伸向劉玉田,珠圓玉潤。劉玉田小心翼翼地握住

她的手腕,輕輕一拉,女人借力站了起來。

  「您怎麽樣?可以走麽?要不要劉玉田扶你進去?」劉玉田實在是不想放開

她的胳膊,暴怒的陰莖更加的疼了。

  「好的,謝謝你。」女人的回答讓劉玉田心花怒放。

  「哎喲!」才走一步,女人就一個趔趄,要不是劉玉田扶著準得又摔出去。

  低頭一看,她光著一雙赤足,好嘛,合著這位急得都不知道自己沒穿鞋就出

來了,這地上什麽沒有哇,讓她擡腳一看,果然腳底有一道口子,大概是被碎玻

璃劃傷了。

  「您還能走麽?」劉玉田問。

  「我試試看吧」她的呻吟中有一絲的痛苦。劉玉田不禁懷疑她的承受能力了。

  果然,受傷的腳才一落地,她就馬上擡起來喊痛了。

  這可怎麽辦?劉玉田爲難了。這里才是別墅的大門口,距離進到屋子里還有

二三十米呢,劉玉田總不能抱著她走吧?沒辦法,劉玉田抄起了對講機準備求援。

  「你要干什麽?」她指著劉玉田的對講機問。

  「小姐,你看你現在也不能走路,我得向物業報告,你受傷了,我擔待不起

的。」「不要,我沒事的,你扶我就好了,我不能給太多人看到現在這樣子的。」

她說得很急迫,臉上也是很緊張的樣子。

  看著她一雙美麗的大眼睛殷切的看著劉玉田,劉玉田只覺得魂兒都飛了,什

麽規章制度,全都忘得一干二淨。

  在劉玉田的攙扶下,女人一蹦一跳的總算是進了屋,二三十米的距離走得跟

長征似的。

  「您這里有沒有藥箱什麽的?我給您包扎一下。」幫著女人斜躺在沙發上之

后,劉玉田問道。

  「沒有啦,我們平時都很少過來住的啦,這里什麽都沒有啦。」女人弱弱的

回答。

  可是不包扎也不是事兒呀,想了一下,劉玉田又問道:「那您這里又沒有酒?

  度數越高越好,可以消毒的。」「有啦,就在那邊的櫃子里啦。」女人指了

一下牆邊的酒櫃。

  櫃子里面花花綠綠的都是劉玉田沒見過的洋酒,看了白天,才找到一瓶中國

酒:茅台!拿出來一看,五十三度,雖然有點浪費不過也沒辦法,再說了,住得

起這地方的人也不在乎一瓶酒了。

  在女人的指點下,他又到衛生間打了半盆溫水,拿了兩條毛巾。先把女人腳

底的泥汙小心的清洗干淨,檢查了一下,里面沒有玻璃碎片之類的東西,然后打

開了茅台酒瓶。

  「小姐,給您消毒一下,會有點兒疼,您得忍著點兒。」他提醒女人。

  「沒問題的啦。」女人回答,貌似很堅強。

  「啊……」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灼燒樣的疼痛還是讓女人忍不住叫出

了聲,雙手下意識地用力抓住了劉玉田的肩膀。

  劉玉田被她抓得生疼,他從沒想到這個看似柔弱的女人竟然會有這麽大的力

氣。

  仔細地清理好傷口,又用干毛巾包好,劉玉田站起身對女人說:「可以了小

姐,應該不會發炎了,不過我還是建議您早晨到醫院去看一下,我這也就是對付

一下,讓醫生看看放心。」「晤該你,哦,謝謝你啦。」女人的臉上浮現出一絲

笑容。「麻煩你把桌上的包包給我好麽?」桌子上有一個精巧的坤包,劉玉田走

拿起來遞給女人。

  女人掏出一個錢包,把里面的先進全都拿出來,數也不數的舉到劉玉田面前

說:「謝謝你幫忙我,這是你應得的,還有,今晚的事情不要將出去,好麽?」

  那厚厚的一疊錢起碼有幾千塊,夠劉玉田好幾個月的工資了,但是他搖搖頭

說:「謝謝您小姐,您的心意我領了,我也不會說出去的請放心,可這錢我不能

要,爲業主服務是我們該做的。您休息吧,我不打擾您了。」報案的態度讓女人

很意外,愣了一下,不過什麽也沒說,微微點了點頭。

  劉玉田走出來,反手輕輕帶上了門。

  站在別墅外面,他回頭看著依然明亮的燈光,滿腦子都是女人性感而誘惑的

肉體,本就不算太軟的陰莖不禁又開始膨脹發硬。趁著天還沒大亮,跑到員工廁

所里,一會兒想著女人豐滿的乳房,一會兒想著和女朋友僅有的那幾次歡好,五

個打一個,痛痛快快地射了出來。

  交班的時候,他什麽也沒說,既然答應了人家自然要守口如瓶,然后就回宿

舍睡覺去了。

  這個純朴的小夥子沒有想到,這次意外竟然會給他帶來一次豔遇,想都不敢

想的豔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