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揭秘:高衙內與林娘子不爲人知的故事】(五)

  • 水浒揭秘:高衙內與林娘子不爲人知的故事】(五)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性愛技巧
摘要

水浒揭秘:高衙內與林娘子不爲人知的故事】(五)作者:XTJXTJ2012年/10月/3日發表于第一會所

Bodog博狗25周年欢庆,美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8元

澳门新葡京,体育竞技,真人荷官,百款棋牌,电子竞技王者荣耀吃鸡竞猜,真钱捕鱼游戏,注册免费送158元

水浒揭秘:高衙內與林娘子不爲人知的故事】(五)

作者:XTJXTJ

2012年/10月/3日發表于第一會所

本文爲原創首發

第五章 紅顔毀 霸王硬上弓箭(下)  (國慶獻禮!)

  再說三樓房中,林沖娘子張若貞誤打誤撞,被高衙內騙光身子,一對碩大無

朋的雪白豐奶又被這淫棍緊緊揉成一處,更被其用嘴將兩顆殷紅奶頭強行含在口

中,當真羞得無地自容,知道今日難逃魔爪,止盼貼身丫鬟錦兒聽到呼叫,速尋

官人來救。

  若貞被這登徒惡少強行淫辱乳頭,羞得粉頰紅至脖根,一雙蔥玉小手如搗鼓

般不住捶打高衙內腰側,口中苦苦低聲求饒,已成哭腔:「衙內……嗚嗚……不

要……饒了奴家……奴家是有夫之婦……不要……快快罷手……饒了奴家這回…

…求你……嗚嗚……」

  高衙內長得甚爲高大壯實,又玩女無數,深得強奸之道。他知道一般女子,

只要敏感地帶被他拿實,便即全身酸軟,如板上俎肉,無力脫逃。他平日日思夜

想、夜不能寐的,便是奸得林沖娘子大好肉身,如今這美人婦已成板上俎肉,說

不得,當真要把玩個夠方肯甘休!又聽她那求饒之聲如余音繞梁,不絕于耳,實

是誘人之極,更增情趣,不由性欲勃發,手嘴並用,大嘴直吸得滋滋有聲,令若

貞頓感奶頭一陣陣電擊般酥麻,竟似要被那厮吸出奶水一般。

  「嗚……不要……求你……快放開奴家!求求你……快快饒我……求求你!

」若貞不住低聲告饒,雙手捶打得更是用力,卻又哪里管用!她那嬌嫩小手,對

高大強悍的高衙內,直如撓癢一般,無半點用處。若貞越是緊張,反而越覺渾身

酸軟無力,被男人咬在口中的兩顆奶頭越是堅硬勃起,竟如中魔一般,全身既不

自禁地升起陣陣欲火,下體鳳穴在不知不覺間,已春汁如泉,早成一片汪洋。自

己被這淫棍如此淩辱,反生情欲,這等羞事,更令她又驚又怕,羞不可當!

  那高衙內從未玩過如此美乳,手感嘴感,均是極品!今日設下圈套,終于玩

得此等絕色尤物,一時好不得意,只顧埋頭恣意吸奶!若貞被吸得嬌喘連連,周

身香汗淋漓,再無力氣,雙手也捶打酸了,只得撫住男人肩膀,臻首后仰,任他

吸奶,口中仍嗚咽著低聲告饒:「衙內……莫再這般……嗚嗚……莫再這般……

快饒了奴家……嗚嗚……」。風眼被淚水潤蓋,眼前朦胧一片,心中尚存半根稻

草:「願他只這般吸吮乳頭,莫再生他念,待到官人來時,就有救了!」

  這登徒強人見林娘子停止掙扎,反將臻首后仰,挺起怒聳豐胸,任他吸食,

不由大喜若狂!他右手順勢一攬,摟實若貞的纖細小蠻腰,身子下壓,今她嬌軀

呈一弓形,左手握緊那豐碩右奶的下緣乳肉,不住用力揉捏,大嘴牙齒輕輕叼住

左邊奶頭,擺出個淫蕩之極的姿態。

  若貞一時無計,只求拖延時間,雙手抓緊男人臂膀支住身子以求不倒,身子

盡力后仰,臻首垂向地面,便任他這般叼奶。她咬緊牙關,不屈地挺起豐乳,堅

守住最后的高貴,右手悄悄伸向后腦,摸到那象牙發簪處。

  高衙內尚不知覺,見美婦挺胸獻乳,更是大喜,張開大嘴,對左奶子一陣猛

烈吮吸!

  高衙內接著又換至右奶吮吸,如此左右互換,直吸食了有大半柱香時間,享

盡那對大雪乳,端的玩了個痛快淋漓!若貞手拿發簪,只感體內情欲堆積,便要

忍受不住,又見高衙內吮足自己奶子,實是得意到極點,更是又羞又氣。她苦等

多時,未聽見有絲毫官人來救的動靜,已是等無可等,忙壓住體內酸癢欲火,急

喘幾口嬌氣,芳心一橫,突然拔出發簪!盤在腦后的少婦發盤頓時如瀑布般散開

,一頭烏黑高麗的秀發垂向地面。她將發簪指向自己的粉脖,嬌聲哭道:「衙內

……嗚嗚……你再不罷手……嗚嗚……奴家,奴家便死你給看!」

  高衙內突見美人用發簪抵在粉脖上,簪尖已淺入那雪白頸肉,才知她要尋死

。這登徒子強奸過衆多人婦,手段娴熟,便是石女貞婦,落入他手,也食髓知味

,甘心墮落。這林娘子身子極爲敏感,本是易得之女,不想竟性烈如火,倒令他

暗吃一驚。他對這等事極具經驗,也不慌張,忙放開豐乳,換右手樓緊若貞的小

蠻腰,左手拿住若貞的右手腕,溫言道:「娘子天仙般人物,當享盡天仙之福,

又何必如此?你那美乳當真無雙,本爺也玩得夠了,切勿輕生啊!」

  若貞見他語氣緩和,不再那般急色,忙支起身子,右手一掙,雙手如雨點般

捶打男人胸膛,哭得如淚人一般:「衙內既已玩夠……嗚嗚……還不放開奴家…

…嗚嗚……衙內……嗚嗚……求你了!」

  高衙內見美人婦一頭烏黑長發披至腰際,更增秀色,雖淚痕滿臉,卻面帶桃

紅,說不出的美豔誘人,哪里能放開她!他嘿嘿一笑,左手拿緊右手手腕,不讓

她自盡,右手突然沿著翹聳豐臀,越過臀溝,從后直插向她雙腿根處,一把按在

她那濕滑鳳穴之上,入手只感那妙處陰毛叢生,根根盡濕,早成一片澤國!那里

真是淫水濕膩無比,正是急需用手撫慰之時!

  若貞羞處突然受襲,實是大出意外。她那處極爲敏感,便是自己偶爾浴身自

撫,也是一摸便要出水,如今被這淫棍實然襲擊,她立時便「啊」得一聲尖叫,

全聲痙攣,本就春水孱孱的羞戶,頓時閘門大開,汁水急湧而出,淋了那登徒子

一手。她又羞又急又氣,一雙修長雪腿下意識地緊緊夾實男人的大手,右手一軟

,再也拿不住那簪子,「當锒」一聲,簪子掉在地上。

  高衙內見她敏感如斯,淫水之多,前所未有,又得輕松制服美人婦,不由哈

哈淫笑,左手一攬,又將她攬入懷中,令豐乳緊壓自己胸膛,張嘴吻住粉頸,右

手在她玉腿緊夾下,對那處濕膩軟肉一陣猛揉!若貞兩處敏感帶受襲,從未被丈

夫以外男人亵渎過的羞處更是被高衙內拿在手中,不由全身嬌軀亂顫,直羞得哭

叫道:「你……你干甚麽……快快罷手!」

  高衙內淫笑道:「娘子多水多汁,弄得本爺全手都濕了,卻又夾得這般緊實

,叫我如何罷手!想那林沖平日定是虧待娘子,方令娘子敏感至此,想要之極吧

!」

  若貞只聽得氣極敗壞,雙腿仍夾緊大手,不讓他造次,突然一個耳光,向衙

內扇去,哭道:「畜生……淫棍!我家官人來時……定取你性命!還不罷手!」

  高衙內大笑道:「你家官人?林沖那厮早中我計,去西城隱蔽處吃酒,你那

丫鬟便是尋上天去,也尋他不到!」

  若貞聽到這話,當真如五雷轟頂!怪不得錦兒早去,仍不見回轉。她眼前一

黑,知道今日已難幸免,再無希望,不由渾身一軟,跌倒在男人懷中,哇得一聲

,痛哭失聲,告饒起來:「嗚……衙內……你已勾得吾妹……當心足矣……便…

…便放過奴家吧!求你!……嗚……」

  高衙內摟住佳人裸身,見她哭得憐人,下體巨物更是脹得酸痛,不由淫笑道

:「你妹怎及你萬一!今日老天成全,本爺必要了你身子!」言罷低頭吻向那深

深乳溝,右手在她雙腿緊夾下,姆食雙指探出,夾住那敏感之極的陰蒂淫核!

  這陰蒂最是敏感,若貞哪里忍受得住,頓時春汁狂湧,只覺鳳穴內空虛無比

,難過之極!她全身亂顫,銀牙咬緊,知道這般下去,定會早早失身此賊!她強

忍片刻,便忍駿不住,大羞之下,不知從哪里生出一股力氣,雙手用力一推,頓

時將高衙內推開!雙手死死護住豐滿之極的雙乳,臻首亂搖,秀發披散,求饒道

:「不要……不要啊……衙內……奴家這身子……是我家官人的……求您……不

要……饒了我……」

  高衙內乍被推開,先吃一驚,沒想到這絕色美婦還有力氣掙扎,但見她秀發

垂腰,雙手護奶,下體羞處卻暴露于他眼前,只一片濕亂陰毛遮擋羞處,甚是誘

人,不由淫笑連連道:「娘子要到哪里去?你家官人救不了你,我來救你,包你

心滿意足,樂此不疲!樂不思蜀!」言罷一步步逼將過來!

  若貞雙手捂實豐奶,步步后退,口中嬌哭道:「衙內……別……別過來……

求您別過來……饒了奴家……」

  高衙內笑道:「我能饒你,卻叫我跨下那大活兒,如何饒你?」言罷,右手

一翻,掀起袍子,扎在后腰,直把個龍槍亮出!

  若貞凝神一瞧,只見他跨下竟未穿褲子,直挺挺豎起好大一根黑柱,如沖天

大炮一般,直沖她面門,足有一尺半長,粗如婦人手臂,偉實雄壯無比。那巨大

黑莖根部陰毛盤結亂扎,有如一堆黑櫻,圍住那巨槍,使之更顯雄渾無匹,忒的

駭人之極。若貞見到這般巨物,遠非丈夫可比,芳心如驚鹿般亂跳,連退數步,

雪白的大屁股已碰到酒桌邊緣。

  高衙內見狀淫笑一聲,猛撲過來,若貞嚇得一閃身,躲了開來,圍著酒桌便

跑!她爲跑快,雙手便顧不得護住雙奶,跑到酒桌對面,雙手支住椅子,小嘴直

求饒道:「衙內……別過來……別過來……求您!」

  高衙內見她俏臉紅似焰火,雙眼淚水朦胧,一對大奶隨著呼吸起伏不定,甚

是誘人,不由笑道:「是不是我這大活兒,驚刹美人兒了?無防,娘子少時便知

它的爽處!」轉念一想,她一絲不持,且由她跑看!言罷故意放慢腳步,追將過

來。

  若貞駭得繞著桌子只顧跑,在她跑時,一對大奶如肥兔般跳躍不停,端的誘

人無比!高衙內一邊緩追,一邊欣賞美人優美跑姿,看那大奶起伏跳躍,飽足眼

福,不覺吞下數口饞液!

  又追了數圈,高衙內再也忍受不住,見林娘子已然慌亂失神,突然住足,反

身追將過來!若貞只顧跑,不料他反轉過來,大急之下待要轉身,蓮花小腳卻踩

在先前脫在地上的云裳上。小腳突被絞纏,她芳心大急,一跤便向前跌倒,雙手

雙腿趴跪在地,一只雪白的翹挺肥臀頓時向后高高聳起,將臀溝間緊夾的羞人蜜

處,全獻于那淫徒眼前!

  高衙內直看得鼻血上湧,他最喜這般戲耍小雞般調戲婦人,見她玉體跪呈,

趴跪在地,也不撲上,只在那肥臀后淫笑道:「好個雪白翹臀,當真世所罕見!

夾緊中間蜜桃,端的是好!」

  若貞聽到那淫語,又羞又急!她知高衙內就在身后,卻再無力起身,四肢勉

強用力,只顧圍著酒桌快速爬行,一對大奶吊垂胸間,不住晃蕩,口中只叫:「

不要……不要!」。高衙內也不著急,一路緊跟那雪臀之后,著意欣賞美人爬姿

  若貞繞桌爬了一圈,突見內室屏風,也不法可想,羞急之間,只想快逃,便

向屏風后急速爬去。

  剛爬進屏風,若貞不由暗暗叫苦。但見內室一張精美大床,床上早備好一套

嶄新的碧綠脆紅大床單,上繡一對赤身男女鴛鴦戲水圖案,卻是一張色床!

  原來今日高衙內一心得到林娘子,便將平日淫玩其妹若芸的陸家主臥房,換

上精致新床,再鋪上誘人床單,只等若貞上鈎。今日一切皆如其意,又見自已期

待良苦的林娘子如今赤身裸體,自行爬至這愛房,怎不叫高衙內心喜若狂!

  若貞苦苦爬至床邊,再無處可逃,急轉過俏臉,盯著高衙內的色眼,兩行清

淚湧出,低聲求饒道:「衙內……不要……不要過來……求您……放過奴家……

不然……奴家便要喊人來救了……」

  高衙內盯著她的肥臀,淫笑道:「娘子若要喊人,便喊無防,若叫左鄰右舍

知道,娘子哪里尋縫鑽去?你不喊時,我代娘子喊人如何!」

  若貞天生面薄,最怕被人說嘴,一時間只求道:「莫喊!求您千萬莫喊!」

  高衙內哈哈大笑,雙手插入若貞腋下,貼耳淫笑道:「娘子今日被本爺奸弄

,已成定局,若要本爺不喊,便放開心懷,應承于我,如何?」言罷雙手一提,

將若貞提將起來!

  若貞只覺一股大力襲來,自己嬌軀便已淩空。知道高衙內力氣甚大,上次在

岳廟被他輕薄強辱時,當真抗無可抗,此時此刻,更是敵他不過。今日自己必然

無幸,反抗也是惘然!突覺男人雙手一松,嬌軀便淩空而下,仰倒在大床,心中

頓時一片死灰,再無掙扎逃跑之意,只嗚嗚哭泣。

  高衙內見她身子全然軟倒在床,已無半點抗拒之心,今日時辰尚早,當好好

把玩一番!想起那日岳廟施暴之時,被林沖沖散了,心中一直恨恨不平。便雙手

!那絕妙蜜處如小花般綻放,全然呈現于這淫棍眼前:只見下體鳳穴嬌嫩粉紅,

緊小密閉,但卻淫水孱孱,早成汪洋大海!大片濕潤濃密的黑亮陰毛也散落兩旁

,再擋不住那誘人羞處!

  若貞早知貞潔定然不保,且今日又受盡這份強奸刺激,全身又不知怎得,竟

然情欲如焚,實是再難忍耐。她心灰意冷,知道反抗全無用處,見自己被這登徒

子強弄成這般淫蕩模樣,不由咬緊下唇,心想:「罷了罷了,早晚有這一天……

只望他快些了結……我便忍住欲火便是,別被他恥笑!」她將芳心一橫,不再哭

泣,暗自堅強地挺起屁股,將那妙處盡獻于此賊!

  正是:云雨欲來色滿樓,硬弓強上難止休!

***********************************

*****************************

  話分兩頭,卻說錦兒出得陸府院門,直奔鄰近小巷,待轉至小巷深處,便見

巷內有好幾家酒肆,一字排開,食客們熙熙嚷嚷,好不熱鬧。宋時酒食文化昌盛

,酒家甚多,無論男女老少,皆以下館吃酒爲樂,是平日生活休閑的首選方式。

  錦兒一見酒肆,便挨個進店尋將開來,卻哪見林沖人影。她心下甚急,后每

過一酒肆,也不進店,止站在門外張嘴呼喚「大官人」。有不耐煩的酒家小二,

走上前來,口中埋怨道:「去去去,哪里來的野丫頭,到處喚『官人』,真是晦

氣。」

  錦兒心中氣苦,一路只顧呼喚。有好心的小二,上前問道:「你這丫頭,怎

個氣急敗壞,只叫你家官人,卻不報其名?你家大官人恁是何人?」

  錦兒不想讓這事鬧得滿城風雨,忙頓了頓,輕聲道:「便是東京八十萬禁軍

教頭林沖。」

  小二道:「原是林教頭啊,東京何人不知,何人不曉啊。卻不早說,丫頭,

本店酒香味美,一定叫教頭常來坐坐。俺這里今日未見林教頭,你可到間壁醉仙

樓問問?」

  錦兒心中直罵:「急死人了,你卻拿我開心。」她轉身直入醉仙樓。那醉仙

樓足有四樓,忙問小二:「喂,可見到林教頭與陸虞候?」小二不耐煩道:「本

店今日生意正火,京城有名的食客衆多,人來人往的,林教頭便來過,小的也記

不清了,你自尋去。」錦兒一跺足,一路尋上四樓,哪有林沖影子!

  她急下樓來,將巷內酒店尋完,仍不見林沖,正無法可想處。旁邊有好心的

路人,見她跑得甚急,問道:「姑娘尋人嗎?」

  錦兒忙道:「正有急事尋我家大官人林教頭,他今日和陸虞候外出吃酒,你

可知他去處?」

  那人道:「原是教頭家人。我見教頭平日除這里處,還常到鼓樓吃酒,你可

去那里尋他。」

  錦兒大喜,忙直奔城東鼓樓。

  可歎林教頭早被陸謙那厮引至城西樊樓,那樊樓又在西城偏僻處,錦兒這一

趟正好跑反!

    正是:時不待人急似火,欲尋人處無處尋!

***********************************

*****************************

  回到陸府三樓內室。林沖娘子張若貞一絲不挂,早被那高堅高衙內分開雙腿

,強行弄成一字形!她失身在即,加之香穴盡濕,真個春色撩人!這高衙內早知

錦兒必尋不到林沖,又見林娘子放棄抵擋,聳起雪臀,將那妙處挺聳于自己眼前

,便想好好把玩這絕代佳人!眼前看到那花朵般豔麗的鳳穴,鼻中聞到那香濃的

春液味道,直入脾肺,不由色火上湧!

  他再也按耐不住,雙手狠狠向兩旁壓下那修長雪腿,低下頭來,色嘴猛然吻

向那妙處,張嘴便吸那洶湧蜜液,入口止覺香甜無比,實是爽到極致!

  若貞此時正仰躺在床上,側過臻著,咬緊下唇,堅強地挺起翹臀,只等他把

那醜惡巨物肏入!失身便罷,只求他快些了結。不想他竟有這一手!

  她那羞處本就敏感之極,便是用手一摸,也會出水,被他用嘴這麽一吸,原

來堅強的心態頓時無影無蹤,無地自容!即便是林沖平時,也從未舔吸過那里,

如今那處竟被高衙內著力吮吸,頓時便覺下體如融化了一般,身子軟成一團,銀

牙顫抖,再也咬不住下唇,雙手不自覺地抓緊男人頭發,按向自己羞處,想讓他

穩住大嘴,不要四處亂吸!她只覺羞處如火化般,愛液竟流個不停,小嘴顫抖地

嬌叫道:「衙內……您作甚麽……不要……不要這般……真羞死奴家了……求你

……啊啊啊……好癢……快……奴家實是受不了了……快饒了奴家!」

  她剛嬌嗔完畢,想是那高衙內聽到如此動人的求饒聲,心氣更盛,更加大口

吸食不斷湧出的春液,猛吸數口,突然張嘴輕咬那陰蒂淫核,一陣猛吸!

  若貞平日端芳賢淑,與林沖在房事上也只是淺嘗即止,怎經得起高衙內這色

中高手的恣意調弄。那淫核是她最敏感部位,從未被林沖探試過,卻被這淫棍恣

意吮吸咬食,頓時魂飛天外,竟用力將肥臀高高向上挺起,雙手死死按住男人腦

袋,屁股不住搖晃,小嘴張口叫起春來:「啊啊……不要……呃呃……求您不要

……好癢……好難過……求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不

要……啊啊……哦哦……哦哦……噢……哦哦……哦哦……癢死奴家了……啊啊

啊啊啊!」

  高衙內聽到這般激情的叫床聲,更是欣喜如狂!但覺那極緊極窄的鳳穴微微

一張一合,一股股春汁蜜液如洪水般隨著鳳穴的張合急湧而出,竟流滿了整個肥

臀,而后順著臀峰,流在床單之上,竟將床單滲濕好大一片,如此多水的婦人,

縱是他玩女上百,也從未見過!心中那份得意,直上了云天!不由更加用力猛吸